•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母亲在我房间偷看色情文章

    发布时间:2019-10-16 00:02:51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啊……!是我看情色文章一周年了,哈哈!”

    我马上开了部计算机登上情色文章纲页,今天又有好多人啊!我毫不犹豫的挑上一篇火热母子乱伦的文章!

    回想起我爱上情色文章,快将一年了,记得我和情色文章相识的第一天,就是我和前女友雯雯分手的时候,当时最令我心痛,因为我用的私家阴户不见了,以后叫我怎么过?我心情极度差,情绪又低落,每天躲在房间望着部计算机,我知道雯雯不会再出现我计算机萤光幕上,可是,我还是不死心苦苦等待,突然上天赐了我一道曙光,萤光幕上出现了四个大字= 情色文学!

    我好奇打开网页一看, 来是情色文章成人版!难道是上天指示我的雯雯会在里面?

    我很有耐性一篇一篇慢慢的看,虽然找不到雯雯,可是里面的内容,却让我乐而忘返,不知不觉中我的鸡巴挺起了!

    我发现这哪是什么文章嘛?它简直是在写咒语∶“摸你鸡巴,摸你鸡巴!”

    我提醒自已∶“我不可以随便冲动的呀!怎对得起雯雯呢?”

    最后,我还是忍受不了那几篇,刺激香艳的乱伦文章!

    在这么多咒师(作者)合力之下,终于让我的性欲战胜理智!

    结果咒师(作者)的咒语,让我把裤子脱了,还要我损出了五亿!

    自从那次开始,我迷上了情色文章,不管我是在上课,踢球,逛街也好,感觉上情色文章里的内容,随时都会发生在我身上!每当我乘搭列车的时候,就等着女人来非礼我!

    晚上和母亲吃了饭后,我便回房间做功课,母亲出去买明天用来拜祭父亲的东西。

    我做完了功课后,马上开了计算机,没多久我又被那些咒语吸引了,加上还有其它咒师(作者)不停的向我施咒,结果我又失身在一篇母子乱伦文章中!由于我踢了球身体很疲倦,加上又刚刚泻了,我竟然忘了关上计算机,在床上睡着了!

    突然我感觉身旁站了一个人,我偷偷睁了眼楮一窥!“哇…!我的妈!”

    真的是我的妈呀!我想起计算机还没关上啊!萤光幕还是情色文学的版面,心想这次可要被母亲骂了!

    可是母亲没有想骂我的举动,或许她以为我睡着了!她在集精会神的看着计算机莹光幕!突然我见母亲好象很紧张,难道她也被咒师(作者)下了咒?我把眼楮窥向萤光幕一看,是我刚才失身的母子乱伦篇!

    我见母亲的手紧抓着身上的裙,发现母亲的睡衣,里面没有带着脑围,而那两粒乳头挺了起来,刚好那个角度让我偷看到母亲用手按着乳房,手掌不停的揉着乳头,两条腿张张合合的!

    母亲突然向我这边望了过来,我马上把眼楮闭上,她上前仔细的在我脸上看了一会,跟着转身坐在计算机椅上,再一次把视线投在萤光幕上!

    母亲继续看着情色文章,她的手开始慢慢摸向自已的乳房,下体的两腿张张合合,她不停的望过我这里来,我不敢移动身子,继续假装扮睡着了。

    母亲最后被咒语困住了,她浑大的乳房随着她的 吸,一起一伏的摆动,母亲的手从衣角伸了进去,在她乳房上打圈的揉,另一只手从裙底伸进里面,摸在她的阴尸上,母亲把头向后仰着,手部的动作不停的加快,由于身体摆动着,裙也被她手部的动作掀了起来!

    我看见母亲把手伸进内裤里面,在她阴唇上,用手指挑逗着阴蒂,而中指插进阴道,两腿八字形的张开,就在母亲高潮的一刹那,她把头望过我这边来,这突如其来的一着,我来不及闭上眼楮,我和母亲的眼楮对望了!

    母亲∶“小强!闭上眼楮,不许偷看!”

    我假装闭上眼楮,母亲将阴道里面的手指,加快了速度,她的臀部不停的摇动来佩合手指的抽插,最后母亲也跟着“啊………!”的一声,结束了这场游戏!

    第二天,我起床肩马上把情色文学的网址删掉,我怕母亲会秋后算帐。

    我见了母亲向她说了声早安后,匆匆的吃了早餐便上学了。

    我也没心上课,老师说什么我也不知道!脑海回味着母亲昨晚的情景,我一直在想,为何母亲早上不骂我呢?是不是我赶着上学,她等我放学回家才骂呢?

    我心里虽然害怕,但我很同情母亲的遭遇,自从父亲死了后,母亲都是一个人过生活,也许她太久没性生活,昨晚才会一时失控,在我房间里手淫,唉……

    可腺的妈妈!

    放学回到家里,母亲正在浴室冲凉,我走进房间,发现母亲动过我的计算机,我开了部计算机接收邮件,我发现收到一封自已寄给自已的邮件,我好奇打开来一看,里面写着∶小强,昨晚的事你不用担心,母亲不会骂你,我知道你已经长大了,对异性产生好奇,不过你可要留意功课,知道吗?还有,你可以留下情色文学的网址,放在(我的最爱)里吗?我觉得这个网页很有趣!谢谢!

    我好开心!母亲不反对我看色情文章了,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看啦!我早就说过情色版是母亲们最好的教材,情色版万岁!

    晚上吃过饭后,我和母亲在厅看电视,我不敢和母亲谈话,把头望着电祖机,母亲好象也不知道想和我说什么?终于还是母亲开口间我冲凉了吗?

    我点头的回答说∶“我冲好了!”母亲一直偷望我,好象有话要说,但又没说出来,我了解母亲是一个性子很急的人,果然没多久她开始坐立不安了!

    母亲也许想和我谈昨晚的事,可是她又不知道怎样开口?她变得急躁了,在厅里走来走去的,我只能装着看电视,别无它法!

    就这样我们此没说话的渡过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我和母亲去拜祭我父亲。

    母亲一直望着父亲石碑上的相片,心中的千言万语,让眼泪一一流露出来。

    我递了一张纸巾给母亲,脆弱的她终于忍不住抱着我,哭了!

    我看见母亲头上有几根白发,知道母亲这几年一个人过得很辛苦,回头望着石碑中的父亲,心想谁比较幸呢?

    我一手摸着母亲的头发,另一只手搭在母亲的肩膀,而我的胸膛却紧贴着母亲那丰满的乳房上,那浑大的乳球,软中带有弹性不停在我胸上揉擦着,我的脑海中,浮起母亲昨夜自慰的情景,下体的那根条状物,慢慢的涨了起来,“哇……”

    硬了!

    我的欲火开始高涨,不长气的手经不起引诱,也从肩膀上滑到母亲的背后,轻轻向我胸膛这边推着!

    我把头倚在母亲的肩膀,嗅着母亲身上传来的体香,想起自从我和雯雯分手后,鸡巴也好久没碰过女性了,有一句话说得没错,(鸠硬没亲戚),我的鸠在我不愿意的情况下,自已伸长顶在母亲双腿间!

    正当我最兴奋的时候,母亲∶“啊!”的一声别起来,把我推开!

    来我不知不觉中,大胆的把手摸在母亲浑浑的臀部上!

    我陶醉在母亲肉体上的时刻,被母亲这么一喊,我如梦初醒!心中一惊鸠一缩,讲了一个笨蛋说的话∶“我睡着了!母亲……对不起!”

    母亲本来脸上一惊的青,变成一羞的红,那知我这句话给她脸上带来了一怒的黑!

    (后来母亲告诉我, 来她生气是我美人在抱,竟然睡着了,这表示她没有吸引力了,她怎能不生气呢?)

    母亲也没骂我接着说∶“走吧!回家了!”

    晚上我和母亲吃过饭后,想起我和母亲中午在坟场发生的事!

    我于是大胆的问∶“母亲!为什么您今天在坟场,会哭得如此伤心呢?”

    母亲∶“今天我在坟场见到你父亲的相片,想起昨晚看到你计算机上的情色文章,一时感触!所以才会忍不住哭了起来。”

    我有点害怕问∶“母亲!父亲和色情文章有关系吗?”

    母亲见我一直的追问,脸上红着的问∶“小强!你真的想知道吗?”

    我说∶“我当然想啊!他是我父亲啊!”

    母亲∶“那好吧!我说给你听,不过你不可以笑我!”母亲开始脸红了 .我说∶“我不会笑的,您放心!”我好奇的要母亲快点讲。

    母亲昨告诉我, 来父亲以前是一名作者,后来经济不景气,为了寻找好的出路,发现情色文学有很多热情的读者!(你们是吗?)于是他便投身进入情色界!

    他踏进了情色界之后,觉得,要在情色文学界立足,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主要是情色界分了好多层次,有的读者要色味浓,有的追求好的剧情,有的要感情交集甚至能有灰色地带,总之不像其它文学品一样,单写一种系列。

    父亲很努力的追求完美,他把写色文当成是一种厨艺,尽量写出各种各样的菜式,无论是什么乱伦,武侠,爱情,科幻,鬼神类种种,都要写出色香味俱全,最后,他成功了!

    母亲也是经过一个朋友而认识你父亲,后来知道他是一位色情文学的作者,后来试试看他的作品,结果就有了你(小强)了,最后我也和你父亲结了婚!

    我听完后好奇又问∶“那母亲昨晚在我房里……你……在……”我突然不敢说。

    母亲红着脸说∶“昨晚我见你房里有灯光,想进来把灯熄了,谁知道你计算机开着色情版,我不知道 来网页也会有情色文章,于是好奇的一看,谁知道我这一看,发现文章里的内容,和你父亲给我看的第一部作品很相似,所以才会看得入神!”

    我问∶“母亲!是那一部作品?”

    母亲害羞把头低下小声说∶“母子淫乱记!”

    我说∶“ 来母亲背后有这个故事,难怪母亲昨晚会…在我房里…”

    母亲脸红羞着说∶“小强!别讲出来……!羞……!”

    我马上闭上嘴,改口说∶“我现在知道母亲您为何要我留下网址了!”

    母亲∶“小强!谢谢你!你可别把这个秘密告诉你朋友!”

    我说∶“我当然不会讲给别人听,对了!父亲还有说过什么吗?”

    母亲听我说了后,好象心中有所犹豫似的,不过我了解我母亲的性格,她一定会敝不住会而讲出来。

    终于母亲说∶“你父亲的心愿是想你和他一样,做个情色文学的强作者!”

    我听了后说∶“什么?父亲要我写色情文章?”我的天啊!只有父亲想儿子做状元,那有父亲要儿子投身色情业的?

    母亲很认真的说∶“是真的!你父亲确实是这样讲,这也是他的心愿之一,因为他一直说,不看色文的人,永远不子解情色界的天空,外面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看情色文学的人,才是庸才!”

    我开始对写作有兴趣了,我又问母亲∶“你听父亲这样讲,您有什么看法?”

    母亲∶“我很认同你父亲的说法,你父亲也说,写上一百篇以上的色文,才算是真正成熟的作者!好多作者写不到五十篇就写不出,也没有耐性的写下去,你父亲完成了三百部的文章,他那时候的年代,还是用手抄写,不像现在用计算机那么方便!”

    我听了后来本有兴趣写的,听到要写一百篇以上,唉…谈何容易?神经病!

    最后我问母亲∶“您想我写情色文章吗?”

    母亲喜出望外的说∶“你不会带有色眼镜看这一回事吗?”

    我说∶“我当然不会啦,更何况我父亲又是一名作者!”

    母亲口中叹了一句∶“那就好!你父亲在天之灵,听了一定会很高兴!”

    我见母亲那么的尊重父亲,我问∶“母亲您觉得父亲的人好吗?”

    母亲好奇的问∶“你怎么会这样问,你父亲当然好啦!他一见你出世就买了保险给我们,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人,要不然我们母子俩日子怎过?”

    看文章我会,但要我动笔嘛,我可不会呀!

    我向母亲说∶“母亲!我不会写啊!这怎能完成父亲的心愿呢?”

    母亲∶“为什么呢?”

    我骗母亲说∶“母亲!因为我没有性爱经验,所以不会写!”

    母亲看着我说∶“你不是有一个女朋友吗?”

    我说∶“我和雯雯早就分手了!”

    母亲∶“那你们以前没有……什么……吗?”

    我问∶“有什么啊?母亲”

    母亲∶“你们……没…做爱……吗。?”

    我说∶“我们没有啊!我和她只是很正经的拍拖,最多是牵牵手!”

    母亲笑着说∶“想不到我的小强那么的纯情……哈哈!”

    我说∶“您说我怎会写呢?”

    母亲∶“你可以看计算机上的文章,一边看一边学嘛!”

    我说∶“母亲!我还没见过女人真实的裸体?那会有灵感呀?”

    母亲想了一想说∶“这也是!没灵感又怎能写到好文章呢?要不然你去交女朋友吧?或者看性爱电影,也许对你会有帮助!”

    其实我那没做过爱呢?我只是觉得和母亲讨论这个问题,心里好刺激,想起文章中的乱伦,如果能借此机会和母亲做爱,总好过打飞机嘛!

    下定了决心后,我仔细看母亲神态,她好象在考虑一些什么的?

    我告诉母亲,我没有碰过女人的身体和做过爱,又怎么能写出其中的感觉呢?

    万一我真的交上女朋友,就没有时间写文章了?何况,女人的内衣裤我都还没碰过!唉……母亲……我看父亲的心愿,我很难替他完成了!“

    我假装哭了,把头搭在母亲的肩膀上。

    母亲见我突然哭了,以为我是想到不能完成父亲的心愿而伤心,便抱着安慰我,叫我不用急,慢慢学!有心的话迟早回都会写出文章的。

    我被母亲两个乳房顶着心口,那种感觉又令我想起,下午在坟场的情影,我从母亲的衣领口窥见,母亲体内那白色的乳罩,和两个丰满的乳峰,母亲穿着乳罩,硬生生在两个乳房的中间,驾起了一条乳沟,这和雯雯相比之下,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我发觉母亲的乳房推向我这边来,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我的鸡巴挺了起来,在我的短裤起了一个小帐篷,母亲看了脸上红着,把我推开问我是否有感觉?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只是点点头!

    母亲开心的说∶“还好!我仍有吸引力,你没睡着!”

    我大胆的向母亲说∶“母亲!我下午是骗您的,我并不是睡着,而是我不知怎么会冲动,失去控制去侵犯您,对不起!”

    母亲∶“其实我也猜对一半了,只是我不好意思说出来,幸好!我身上还有吸引力,能吸住你这位纯情的男孩!我去冲凉了,你看看文章吧!”

    我答了一声是,便走进自已的房间。

    我在房间里默默的看着文章,忽然我闻到一阵很清香的味道,回头一看, 来母亲已经走到我身旁,母亲拿了一张椅子和我坐在一起看文章。

    我被母亲这个举动吓了一跳,那有母亲和儿子一起看色文?我不知所措!

    我用眼角偷偷的看了母亲,母亲换上了睡衣,可惜,她穿着乳罩!

    母亲这时候挑了一篇换妻记,我们便一起看!

    母亲要我留意文章的用词,剧情的安排,故事的高潮,和结尾的手笔!

    而我却只注重脱衣服的一段,和插进去的高潮,当然我也很用心的看,尤其是那些很多小数点旁边的字,我是很用心看上好几遍。

    母亲又挑了另一篇文章,她要我特别留意看的时候,记下自已心里的感受,母亲告诉我那是非常重要,她要我把文章中的主角,当成是我自已,那以后我才能写出文章的灵魂。

    母亲挑选了一篇最要命的母子乱伦篇,这题目我感兴趣,母亲也很聚精会神的看,她还说这一类是父亲最拿手的,要我一定要好好捉到文章中的灵魂,我听了后心想,是我的灵魂给它捉了吧!

    我开始被文章的挑起了欲火,鸡巴挺起了,我来想用手遮住我的丑态,可是我一只手要操动画面,所以我不能把整个鸡巴遮住。

    母亲也看到脸红和双腿不停的摆动,她真的动情了,难道这又是父亲的作品?

    最后,我们看完了,母亲问我感觉怎样?我不知道怎样回答她?

    我告诉母亲,我看了好兴奋!母亲听了后,要我三天内写一篇给她看。

    我说∶“母亲!我真的写不到呀,根本就没有灵感,也不知道做爱的感受是怎样?怎能把握到文章的灵魂呢?如果您坚持要我写,恐怕写出来的只是作文,一定不会是文章!”

    母亲听了后点点头,她说要一个没做过爱的人,去写做爱的故事,那也真是很难,于是她又叫我继续看文章。

    就这样我和母亲看了好多篇,我就惨了!我的鸡巴好难受,我想套动它,可是母亲在旁边,怎能套呢?我相信母亲也不会好受!

    母亲回头问我∶“小强!你现在心里感受怎样?”

    我答∶“我……不知道……怎对您说…您是我母亲!”

    母亲∶“我们现在是想完成你父亲的心愿,我要你成为一个出色的作者,你不用怕,母亲不会怪你,我为你准备了录音机,你可以把你的感受录下来,这是给你日后做的笔记!”

    我说∶“那我讲了!我现在很需要发泻,心里好热!”

    母亲脸红的问∶“那你下面呢?有什么感受?”

    我说∶“我下面好硬,挺了起来,很想用手套动它,让它把火泻出来!”

    母亲∶“母亲站在你前面,你现在最想做什么?”

    我说∶“母亲!我不敢讲呀!”

    母亲叫我别怕,把真正的感受讲出来,母亲不会怪我!

    我说∶“我见了母亲的乳房很性感,很想摸摸它!”

    母亲∶“还有呢?继续讲,别怕!”

    我说∶“母亲!我没做过爱,我不知要什么?我想我要您的阴尸,想插进去吧,可是,怎样插我不会啊!我也不知道插进去的滋味好受吗?我现在的想也是用猜的,您说我怎样写文章嘛?何况,女性的反应是怎样,我也不知道?您说是吗?”

    母亲∶“女性的感受如何?你不会问我吗?我也是女性啊!”

    我说∶“母亲!我可以问您现在的感受?您也会回答我吗?”

    母亲∶“我当然会啊!我们现在是做笔记嘛!”

    我说∶“母亲!那我问你了……你的感受和想要什么?”

    母亲∶“我现在体内的欲火高涨,浑身发热,很想做爱,很需要!”

    我说∶“我不是很懂发问这一类的问题,要不然您自已把感受讲出来吧!”

    母亲脸羞闭上眼说∶“我现在的阴尸全湿了,布满了淫水,很想有人和我做爱,插进我阴尸,下面很痒很难受!”

    我说∶“万一没有男人,女性会做什么?”

    母亲瞪了我一眼说∶“小强!你真是……昨晚你不是见到了吗?唉……没有男人的时候,我会用手指抚摸阴尸的阴蒂,把手指插进去,或用假阳具…!”

    我说∶“ 来如此……那女性没有男人在身旁,自已会多久做一次?”

    母亲说∶“那不一定的呀!”

    我说∶“那母亲您呢?您可别骗我呀!”

    母亲很害羞又小声的说∶“我…一……个月……两次…!”

    我说∶“母亲!对了!我不认识女人的乳罩和内裤的款式啊?”

    母亲∶“是呀!我倒忘了这一点!怎辨呢?没理由带你去商场看!”

    我说∶“母亲!您房间里不是有吗?”

    母亲∶“什么?我房间里的…那好吧,到我房间看吧!”

    我走进母亲的房间,母亲打开了一个柜,拿出了很多的胸围和内裤给我看。

    我拿在手上仔细的看,母亲很有耐性。教我什么是前扣和后扣,什么是乳杯的,还教我看女人的内裤!可是我看了很久,觉得母亲的内衣裤都是旧款式

    我问母亲∶“母亲!男性脱女性的乳罩,会有什么感觉?”

    母亲脸红的说∶“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男性!”

    我说∶“母亲我不知道该去那里试好?您可以让我试试脱您的胸围吗?”

    母亲听了后,脸上泛红羞着,忙把头低下却看到我挺起的鸡棍,嘴巴偷偷的笑,母亲 了一口气,抬起头望向我!

    母亲∶“小强!我看只有我才能帮你做完这个笔记了,不过,你可要答应我日后尽量去完成你父亲的心愿,知道吗?”

    我说∶“母亲!您放心,我答应会认真的写作,我从未骗过您,放心吧!”

    母亲听了后把头转过去小声的说∶“你把灯调暗一点,我让你脱我衣服!”

    我高兴极了,马上把灯调暗后,走上前站在母亲前面,而母亲不敢望着我,我感觉得到母亲很紧张!

    我问∶“母亲可以开始了吗?”

    母亲点点头说∶“记着!今天的事你不可以告诉任何人!开始吧!”

    我说∶“我知道了,母亲!”

    我提起双手把母亲睡衣上的钮扣,一粒一粒慢慢的解开,当解到第三粒,我见到白色胸围和浑白的乳球,我心里好紧张,母亲也闭上双眼,把头转向另一边不敢望我,我尽量不去碰到乳罩,免得母亲会害怕而中断这游戏,最后我把母亲睡衣上的钮扣全解开了!

    这时候母亲上身上只有一个乳罩,我见到她丰满的乳房,心中叹了一句,真美啊!

    我再把母亲的睡裤轻轻的拉下,哇……!一条白色通花的小裤,包着那涨起的阴尸,我把睡裤往下一拉,见到内裤上已经有一片水积,我把鼻子往母亲的内裤上一嗅!

    母亲被我这个动作,不禁的啊了一声!叫了出来。

    我站起来望着母亲身上的胸围,我就快要疯了,是前扣的!

    “母亲!您的胸围是前扣!我怕可能会碰到您的乳房!”

    “没关系!刚才你不是说想要摸的吗?”母亲。

    “是啊!”我答。

    “那你就摸…吧!别望着我的脸……!”母亲又把脸转开了。

    我心里好兴奋,此刻我提起发抖的十指,把母亲双乳之间的前扣解了!

    母亲的身上,即刻呈现两个雪白的乳球和两粒深红色乳头,我把手掌按在乳球上面,手掌在乳头上,慢慢的抚摸着,母亲 吸很急,双手紧握自已的大腿,而她两条腿也不停左右的摇摆!

    “母亲……我………可以……试试……拥………抱……您吗?”我紧张的问。

    母亲直接用身体回答我,她把双手环抱着我,我也把双手拥抱着她!

    突然,我的鸡巴顶住到母亲的阴尸了,我拼命的把鸡巴,推过去母亲的阴尸上磨擦,而母亲不但没有躲避,反而回顶了我几下,我听到母亲在我耳进轻轻的“嗯”了一声!我知道母亲动情了,我在她耳边说∶“母亲!您可以摸摸我下面吗?”

    母亲把她的手从我的短裤边沿伸了进去!触到我那火烫的鸡巴!

    我的鸡巴碰到母亲冰冷的玉手,给我带来了无比的舒服!母亲还把手指伸到鸡巴下面,抚摸我的罩丸,兴奋充血的鸡巴,在母亲手里不停的跳动!

    母亲问我∶“小强!你的感觉怎样?”

    “母亲!我很舒服!不过那条短裤束缚着不好受,我想把它脱了!”

    母亲随手往下一拉,我整条鸡巴弹了出来,我马上把鸡巴靠向母亲的阴尸,龟头在母亲那条小内裤上顶着阴尸,我是多么想能顶破那条内裤,插进母亲那条暖暖的小啾. “母亲!我把您的内裤脱下,好吗?”

    “嗯”母亲了一声!

    我蹲下身体双手在母亲的内裤上,轻轻往下一拉便脱了,母亲阴尸芳草上,都被淫水浸湿了,终于我得意忘形之下,用手指在芳草上一扫,母亲的身了随着我的动作,抖了一下,双眼直瞪着我!

    我站起来再次拥抱着母亲,在她耳边说∶“母亲!您下面果然很湿!”

    我把刚脱下的内裤,凑在鼻子上嗅,母亲害羞把它抢了回去。

    母亲还在我的臀上,轻轻拍了一下!我用下午的方法,用手把母亲的臀部,推向我的鸡巴,而我的鸡巴在母亲阴唇上,拼命的磨擦!

    我见母亲的身体放软了,心想是时候了!

    “母亲!我扶你到睡床上好吗?”

    “为什么要睡在床上?”母亲问“为了父亲!”我只答了一句最简的话母亲听了后默默爬上床,我的欲火已经高涨,也立刻扑向母亲身上!

    在床上,我拥抱母亲的身体,刚好鸡巴在下面顶着她的阴尸,我用两条腿趁母亲不防范之下,把母亲的两腿分开,让鸡巴顺着洞口的张开,趁滑润而插了进去!

    母亲被我这一插,啊的一声!如梦初醒!

    母亲马上把双腿一夹,谁知这一夹,让我的鸡巴增加了快感,而牵引出我的兽性,耳朵听不到母亲的 叫!我身体拼命的推动,狂操母亲那夹紧的小穴,母亲的脸发呆的望着我,可是她的下体,却很有节奏的佩合我的抽插!

    母亲终于忍受不住我的抽插,她也不管什么矜使了,快感让她 出美妙的叫床声∶“啊……嗯。啊…好。强…快。大力。啊……嗯……我……来……了…啊…!”

    最后,经过两百下的狂插,我终于都忍不住,把一股强而滚烫的精,喷在母亲的阴尸里!母亲的阴尸,久未尝试过被喷精的快感,这一下让她再一次接受高潮的降临!

    “你说你没做过爱?你骗我!”母亲。

    “母亲!我是您的儿子,我见您昨晚在我房间手淫,我了解您身上那空虚之苦,所以我想让您满足,为了赶走您身的空虚感,所以我就将计就计了!”

    “什么将计就计?”母亲问“其实您特地把情色文学的网址,写在我计算机上,要让我无意中发现!昨晚您知道我是在装睡,还在我房间里手淫给我看,对吗?”

    “全被你猜着了,那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母亲问“您是为了性需要?”我答母亲∶“我不是单单为了性需要!我是见你和雯雯刚分手的那一天,你伤心的哭着回家,我怕你会有所失落感,于是把情色文学的网址,输入你计算机里面,本来我是想可以借助文章的诱惑,让你发泻生里的需要,不会因为失落感而做出傻事,那知道你玩过一次之后,便终日躲在房间里玩,因此我怕你久而久之,会对异性产生抗拒,所以才会要你去写色文,分散你的注意力,不会太过于沉迷手淫上!谁知道,我却落在你的圈套里,真是黄雀在后呀!”

    “那父亲的故事是真的吗?”我问“是真的!我没有骗你”母亲说“谢谢您!

    母亲!“我感激母亲对我的爱护,我上前望着母亲的脸,母亲也望着我,她把眼楮闭上,伸长了嘴巴等着我去吻她,这一个身体语言太妙了,表示她不会怪我,还接受了我!

    我马上吻着母亲的珠唇,母亲把舌头伸进我嘴里面挑动着,我再一次被她挑起欲火,这一次,我不需要用脚去分开母亲的双腿了,因为她已主动的张开了!

    经过这一次的突破,我搬到母亲的房间里睡,而我的房间,变成我和母亲的书房和做爱室!

    我和母亲都热爱写色文和做爱,做爱室也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用具,神仙椅,假阳具,手扣,马鞭等等……当然也有不少性感内衣裤和睡衣!

    我和母亲为了父亲的心愿,和答谢各位前辈的文章,终于我和母亲一起动笔开始写色文。

    【全文完】


    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

    “啊……!是我看情色文章一周年了,哈哈!”

    我马上开了部计算机登上情色文章纲页,今天又有好多人啊!我毫不犹豫的挑上一篇火热母子乱伦的文章!

    回想起我爱上情色文章,快将一年了,记得我和情色文章相识的第一天,就是我和前女友雯雯分手的时候,当时最令我心痛,因为我用的私家阴户不见了,以后叫我怎么过?我心情极度差,情绪又低落,每天躲在房间望着部计算机,我知道雯雯不会再出现我计算机萤光幕上,可是,我还是不死心苦苦等待,突然上天赐了我一道曙光,萤光幕上出现了四个大字= 情色文学!

    我好奇打开网页一看, 来是情色文章成人版!难道是上天指示我的雯雯会在里面?

    我很有耐性一篇一篇慢慢的看,虽然找不到雯雯,可是里面的内容,却让我乐而忘返,不知不觉中我的鸡巴挺起了!

    我发现这哪是什么文章嘛?它简直是在写咒语∶“摸你鸡巴,摸你鸡巴!”

    我提醒自已∶“我不可以随便冲动的呀!怎对得起雯雯呢?”

    最后,我还是忍受不了那几篇,刺激香艳的乱伦文章!

    在这么多咒师(作者)合力之下,终于让我的性欲战胜理智!

    结果咒师(作者)的咒语,让我把裤子脱了,还要我损出了五亿!

    自从那次开始,我迷上了情色文章,不管我是在上课,踢球,逛街也好,感觉上情色文章里的内容,随时都会发生在我身上!每当我乘搭列车的时候,就等着女人来非礼我!

    晚上和母亲吃了饭后,我便回房间做功课,母亲出去买明天用来拜祭父亲的东西。

    我做完了功课后,马上开了计算机,没多久我又被那些咒语吸引了,加上还有其它咒师(作者)不停的向我施咒,结果我又失身在一篇母子乱伦文章中!由于我踢了球身体很疲倦,加上又刚刚泻了,我竟然忘了关上计算机,在床上睡着了!

    突然我感觉身旁站了一个人,我偷偷睁了眼楮一窥!“哇…!我的妈!”

    真的是我的妈呀!我想起计算机还没关上啊!萤光幕还是情色文学的版面,心想这次可要被母亲骂了!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