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不伦恋情 再与女婿及他邻居发生关系

    发布时间:2019-10-27 00:01:18   


    女儿去年搬到苗栗后,我们一家人隔段时间会去苗栗玩一天,因为他们家只有二十坪多一点,我们去不好住,所以都是当天就回来。阿春偶尔也会带女儿一家人回来转一转吃个饭,就这样来来去去,我和阿春之间并没有机会单独相处,他也很守信用和本份,见面表现得就像我们从未发生过关系一样,倒是我自己心里有鬼,常常偷偷的回忆着去年他在我们家和我翻云覆雨的那件事。

    这次事情发生在上个月,要从中秋节前十天的那个礼拜天9月11日下午说起。阿春和女儿带着一岁多一点的外孙从苗栗回新竹家里来玩,女儿说有事要麻烦我,我问她什么事?她说公司分两梯次去三芝热带屿研习,一梯次活动两天,她分配到下礼拜六9/18、礼拜日9/19,因为9/18阿春要加班,而褓姆那两天有事,所以小外孙那两天没人可以带,她问我可不可以帮她照顾两天?我说我餐厅那边花钱请人代两天班就可以了,阿春立刻说代班的钱他来出。

    我问她是我过去苗栗,还是他们把外孙送回来?女儿说:“都可以。如果妈过去苗栗的话,那就礼拜五阿春下班来家里接妈一起到苗栗,礼拜天下午我回到家再送妈回新竹。”

    我说:“那么麻烦干嘛?我自己坐火车回新竹就好了。”

    女儿说:“另外一个方法,如果送回来的话,就是礼拜六一早,阿春上班前把小孩送过来,晚上下班再把小孩接回去自己照顾,这样你只要请人代一天班就好。”

    此时我心里另有盘算(心想机会来了),我故意问阿春有没有什么意见?他说如果一大早送小孩来,怕会把小孩的作息打乱。我没等他说完,急忙说:“这样还是我去苗栗好了!”

    我顺便问老公要不要一起去?老公笑笑(我感觉是诡异的表情)说:“我刚好要值班,你自己一个人去好了。”(因为女儿结婚后,老公就有事没事的拿些岳母女婿的乱伦文章给我看,其实我心知肚明他在想什么,但我也不动声色,只暗暗欢喜他要值班)于是我们就这么说定礼拜五阿春下班来接我。

    女儿他们吃完晚餐离开后,我坐到老公旁边,轻松揶揄的问他:“刚才你说到要我自己一个人去苗栗时,你在偷笑什么东西呢?是不是你心里又想看我会不会和女婿上床啊?跟你讲过几次他是女儿的老公,我不可能和他发生关系,你也不要再暗示我什么,我多次配合你一起出去搞3P已经很勉强了!你还想看我和女婿搞乱伦,你真的很变态啊!

    我警告你,你要再这样,我明天就不跟你出去联谊了(一个礼拜前老公就告诉我9/13安排了联谊,是我们一年前玩过3P的单男,带他的男性网友一起来玩4P。对于老公的安排其实我内心是很期待的,然而表面上我总是装得很勉强,事后老公有时会问我的感觉,但我也从不对那些联谊对像有任何评语,只说你高兴就好!我要让老公真的相信我是勉强配合他的)。”

    老公此时嘻皮笑脸的说:“我的好老婆,你可别误会了,我知道你不可能和他发生关系,我也没那个意思,我也不会再有那种想法了,这样可以了吗?今天碗我洗,你快去洗澡吧,明天一早七点半就要出门呢!”

    我也笑着说:“最好是这样,不然的话要你好过!”那晚我整晚没睡好,一方面是下礼拜要去苗栗,对可能将要发生的韵事有所遐想,另一方面是对明天的4P有所期待。(这是我的毛病,每次第二天有节目,我当天晚上都会兴奋得睡不着。)

    第二天9/13我已经排好了休假,两位帅哥一位29岁,叫小彭,是一年前和我们玩过3P的,在新店某电脑公司任职程式设计师;另一位27岁,叫小鲍,在内湖一家电脑公司任职绘图工程师。他们都请早上半天假,所以老公和他们约好九点碰面。

    当天一早我们就从新竹开车到淡水红树林捷运站,和两位年轻帅哥会合后,接着进入附近米○○汽车旅馆。那天老公带了三台数位相机,三个男生说好一人一台随意照,两位年轻帅哥也充份配合地让老公尽情拍照(当天所拍的相片,随后在【诗情画意】贴出),那天老公可是拍照拍得够爽了。

    9-12三个小时的休息,不用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感和满足,说真的,我被他们操得腿都软脚了。离开汽车旅馆送两位年轻帅哥去红树林搭捷运,我们经过八里从西部滨海公路慢慢开回新竹,在永安渔港休息吃了中餐,回到家因为前一晚没睡好,我倒头就睡,一直睡到老公叫我起来煮晚饭。

    之后头两天,我的心情特别愉快,一直遐想着要如何设计和阿春再度发生关系,可是接下来几天却是让我的心情洗足了三温暖,因为凡那比台风的到来,气像一直预报周六左右会直扑台湾东部,我心里好怕女儿公司周六的活动会取消,让我遐想甚久想和阿春上床的计划泡汤,于是我不停地打电话给女儿问她情况。

    礼拜五下午她来电说:因为凡那比台风预计偏向台湾中南方向,所以公司周六的活动照常举行,要我准备一下,等阿春去接我,并要我们先不要吃晚贩,到了苗栗再一起出去吃,我说:“干嘛要出去吃浪费钱?在家随便吃吃就好了。”女儿说是有人要请客啦!我问是谁那么好心?女儿说:“是我们邻居张大哥。”

    其实她说的张大哥比我小四岁,正值年青力壮,是苗栗在地的客家人,我的老乡,也是女儿她们电子工厂的主管,经济能力好像还不错,不知为何离婚,一个人同住在女儿家同社区的楼上,他常常会到女儿家泡茶或和阿春喝个小酒。

    我们认识是半年前我们去女儿家玩,刚好他在女儿泡茶,因为同是客家人,年纪又接近,所以大家聊得蛮愉快的。大家都知道客家人碰到一起都会用客话聊个不停,包括我们回娘家,老公也习惯了我们聊客语的时候他就静静地在一旁看电视喝茶。

    后来我们去女儿家又和张大哥一起吃过两次饭,他和阿春酒量都不错,老公不怎么喝酒又要开车,所以喝酒都由我代表。而我是有点酒胆但酒量不怎么样,以高粱酒计算,半杯就满脸通红,讲话开始大声;一杯就心跳加速,开始闹酒又唱又跳,再多喝最后半杯我就会当场出丑,倒头就睡给大家看;如果最后半杯喝急一点又多一点的话,那可就落到不省人事,就像老公说的,被人玩了都不知道了!就如96年贴文《老公设计我喝醉让人玩》文中所描述一样。

    那两次和张大哥喝酒都是在女儿家,我都只喝了半杯,因为我的个性比较豪爽,喝了酒更是开放,大家嘻嘻哈哈的相处愉快。以我熟女的直觉,感觉得出来张大哥蛮欣赏我的,以另一个角度说,他应该是把我当成他追求的性爱对象。其实我对他印象也蛮好的,长得普通,170左右,体格壮壮的,主要人很客气有礼貌。

    我稍微看得出他对我有那种企图,虽然我对性方面很开放,也有好几个性伴侣,但我也不是来者不拒,追我的人我也是经过筛选的。而我的处理模式都是被动的,我可不要背负主动勾引男人的责任,所以我不会主动去招惹男人,但如果张大哥他来追求我,我应该是不会拒他于千里之外。

    想是这么想,但以我们的关系来看,应该没什么机会可以交往得上。一个月前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他就一直强调下次我们去苗栗一定要告诉他,他要请我们吃一餐饭。

    女儿继续说:“他听说你一个人要来我们家,便一定要安排请你吃个饭,跟你喝个小酒。”

    我说:“那么客气干嘛?又不是很熟,才见过几次面吃过两次饭而已,把他推掉好了。”(其实我是言不由衷,心想到女儿家没事也无聊,就算张大哥没有追求我的企图,但有人请客聊聊天,热闹热闹也好!)

    女儿说:“我有叫阿春去推,可是阿春说我们和张大哥走得很近,平时张大哥又很照顾我们,他说怎么推得掉?对了,阿春说张大哥请吃饭的事不要让爸知道,怕爸爸会误会张大哥为什么请你吃饭。”

    我说:“他想太多了吧!吃个饭而已,你爸才没那幺小气,我不说就是了,免得他操心。”

    (不能怪我老公那幺小心,只能说他不了解他的岳父表面道貌岸然,心里却是不折不扣的性开放先锋,他不知道我们是换妻的支持者,他不知道他岳父一直想要我和他发生关系,他不知道他的朋友如果上了我,他岳父也不会吃醋。

    但我不了解阿春为什么特别交代不要让老公知道吃饭的小事,我在猜张大哥和阿春对于我的事,是不是有什么男人之间的秘密,不然……等会儿车上问问他好了!虽然礼拜一才玩过了4P,说真的以现在我的生理需求与心理状况,我真的不止希望和阿春重温旧梦,也希望张大哥能对我进攻,我更不排斥他和阿春俩设计一起上我。嗯,一切等阿春来接我时问他就知道了。)

    我给老公打了电话,告诉他女儿要我去苗栗再一起吃晚餐,他说没关系,家里不用准备,他在外面吃碗牛肉面再回来。阿春五点十分打电话来说他十分钟就到,要我在楼下等他,本来想随便穿一套休闲服就好,现在因为要出去吃饭,所以我刻意选了一件紧身短裙和V字领T恤再套上一双高跟露趾拖鞋,这样除了可以展示我自傲的一双长腿,还露出一点乳沟,够性感了!

    这是和老公出门参加联谊时的标准服装,在平常的生活圈子里我也很少这么穿,怕熟人看到讲话。我还带了一套休闲服准备回来时穿给老公看,免得他看我穿那么性感会多想;另外再带一件丝质、超薄、无袖、低胸、胸口和下摆都带有蕾丝边的黑色短睡衣和一双黑网袜以备不时之需。

    走出社区大门时,社区保全大哥说:“S小姐,穿这么性感去哪里啊?”保全大哥和我们都很熟,我笑着说:“性感什么哝,老查某了还性感!要去苗栗女儿家,女婿要来接我。”

    我在楼下路边等候阿春时,好几个路人经过,眼睛都直往我的大腿窥伺着。一会儿阿春的车子就来了,我上车打了招呼,坐下后稍微把短裙拉高一点比较舒适,低头一看,两条腿整个露出来,几乎要看到内裤,他说:“刚才远远看到路边站着一位长腿性感辣妹,正想开过来欣赏一下,没想到车开过来才看到原本是妈,我以为看错了呢!哈哈!爸爸有看到你这样穿吗?”

    听到他这么称赞,我心里暗爽的笑着说:“怎么!没看我这样穿过,吓一跳吗?我现在年纪大了,以前年青时我也是很敢穿的,这还不算什么。不过在你爸面前我就尽量保守一点,他还没下班,所以没看到我穿这样出来(其实我如果每天都这样穿,老公会更高兴),放心吧!”

    我们沉默了一下,我看见阿春的眼睛偶尔会往我的大腿瞥一下。车子一面开着,在上新竹交流道前,看到路边一排的槟榔西施个个都穿着透明内衣,我指着她们对阿春说:“你看看她们穿得那样,我这样和她们比,根本能算什么?”我想到要问他的事:“对了,晚上张大哥请吃饭的事,玉琴(女儿)说不要告诉她爸爸,是为什么?”

    车子转上了高速公路,阿春说:“表面上我是告诉玉琴说你一个人来苗栗,我们就安排外人请你吃饭喝酒,怕他心里不爽,所以张大哥请吃饭的事玉琴也同意不要告诉爸(当然玉琴也不了解她爸是一个闷骚型的性开放者,我们也不愿意让小孩知道这些事)。其实我是另有顾忌,上次和张大哥一起喝酒时,因为我们用客家话聊得很高兴,后来爸先到旁边看电视,我觉得他有些不高兴,为了避免爸多想,所以我想不要让他知道比较好。”

    心想原来是这点小事,这时我挑逗的把左手伸到阿春的右上臂,轻轻抚摸两下又拍了两下,我说:“你想太多了,其实你爸他表面有点严肃,事实上他的脾气很好,他也不会管别人的闲事,我平常出门做什么他也很少管,我们都很信任对方。”

    他打断我的话说:“我还没说完,还有一件是关于张大哥的事比较麻烦,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妈说。”

    听他这么说,心想跟我猜测的有点相近了,应该是他们两个男人间的秘密。我说:“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我又伸出左手轻轻放在他的右边大腿上拍了拍,我看到他的胯间有点反应,中间鼓起一块,若是坐在外公的车子上,此时我已拉开他的拉链,掏出他的老二,低头开始吹起喇叭来了。

    看来阿春对我的挑逗是有反应的,他深深吸了口气说:“我现在说的事希望妈不要告诉玉琴,我不想让她知道!你知道,我和张大哥做邻居有七、八年之久了,三、四年前我们分别离了婚(原因我没细问),我们两人就常常在一起吃饭喝酒,偶尔也会去去那种有小姐陪酒的卡拉OK唱唱歌,所以我们俩的交情是没话说的,他的人还不错,也不会乱来。

    我和玉琴结婚后,他也没有再约我去唱歌,上次你们来和他吃过饭隔几天,有一天他找我去他家喝茶,他异于平常的模式说有一件事要问我,并要我帮忙,我说:‘就凭我们的交情,有什么事需要那么严肃的?’他说:‘那我就坦白说了,我很欣赏你岳母,我觉得她个性很豪爽,人也很好相处,而且身材也不错,很有成熟女人的韵味,我哈她已经哈了很久,本来我想自己主动追求她,和她做朋友,可是对你不好意思,所以想先跟你说透过你来帮忙。’

    我乍听之下觉得很吃惊,他就算喜欢你,可以瞒着我去追求你,你们怎么交往都和我没关系,可是他怎么能找我帮忙,因为我可是你女婿,那不变成女婿帮岳母拉皮条了?我在回答他这个严肃的问题之前,心里做了几点分析:

    第一、站在我们是好朋友的立场,他已经单身很久,身理、心理的空虚确实值得同情,想找个异性朋友也很自然,如果帮他介绍女朋友我是很乐意的,可是他偏偏看上的是我的岳母,教我好为难。

    第二、站在妈的立场,他会事先告诉我,表示他不会冒失的主动追求你去制造麻烦,跟这样有分寸的人的人交往,应该是不会纠缠不清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第三,站在玉琴的立场,玉琴现在的工作是去年景气不好时张大哥特别帮她安排的,张大哥又是玉琴的主管,在公司很照顾她,这一点不但我们欠他一个大人情,而且以后还要仰赖他照顾玉琴。

    经过面面考量,最后我答复他说:‘这种事我身为女婿的怎么能帮忙拉线?要是给我老婆和岳父知道了,不杀了我才怪!我也不知道我岳母有没有那么开放可以接受这种事,不过我看我岳母对你印象也不错,我最多只能找机会安排说你要请她吃饭,然后看她如何反应,她如果欣然接受就有点希望,后面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你看这样如何?’

    张大哥听我这么说也觉得有道理,他说就等我安排了,所以上礼拜五我们约好你要来苗栗,我和玉琴从新竹回到苗栗,我就去找他告诉他这个讯息,他听了很高兴,要我一定要安排让他请吃饭。事情就这样,不过最后还是要你决定晚餐要不要接受他邀请,接不接受都没关系,让他自己判断你是不是婉拒他的……那个……”

    我说:“那个……什么?那个……追求啦!”他尴尬的笑笑说:“是啦,你别生气哦!我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先告诉你,让你当事人自己来处理,会不会好一些?他还在等我的电话。”

    这时车子正要进入造桥收费站,我想,虽然我心里很期待他来追求,我的生理很需要多些人来满足,和张大哥是愉快相处过,我对他印象也不错,这种机会我怎么舍得放过?但这次的目标主要是和阿春重温旧梦,我要怎么样能让两个人都到手,还要让他们觉得我是被动的?

    我故意“唉~~”长叹了一声说:“事情怎么会这样?你先打电话答应他的邀约,我再想想要怎么处理。”他拨了电话给张大哥,问他晚上安排在哪里吃饭(这应该是他们的暗语,表示我同意邀请了),然后他又说:“我知道了,我们大约再十五分钟就到了。”他挂了电话对我说:“张大哥很高兴,他会到我们家等我们。”

    后续该怎么处理,此时我大概已有了腹案,我问阿春:“我虽然不是很随便的女人,但也不是老古板,不然也不会和你发生关系了。(哈哈!)刚刚听了你的分析,我想为了玉琴的工作,我可以勉强接受他的追求,和他交往到什么程度我就不保证了。这等于是帮你们夫妻的忙,可是不能让玉琴和别人知道。我想问一下,你和张大哥这么麻吉,我们俩的事你没告诉他吧?不然他怎么会想要追我呢?”

    他急着说:“没有啦!我发誓没说。”我说:“男人不是都很会吹嘘吗?巴不得人家不知道自己有多会把马子!”他说:“我才不会这样。”

    我说:“好,那我再问你,张大哥那么夸我、那么哈我,你对我都没有那种感觉,或是还想和我再续前缘的感觉吗?”他说:“当然会想,刚刚去接你时看到你那么性感,都忍不住硬起来了。去年那次经验更让我很难忘怀,可是我又不敢多想,因为上次你说只此一次,然后回归正常关系,所以我都信守约定。”

    我说:“很好!那这一次我帮了你们夫妻的忙,你要怎么谢我呢?”他说:“随便妈说,只要做得到的,我都可以答应。”

    我心里好想跟他说:‘明天女儿不在家,晚上约张大哥过来一起玩3P。’但究竟我的身份不可能这样要求,于是我说:“有你这样答应就好!我再问你最后一件事,如果我真的和张大哥发生了那种关系,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吃醋?会不会看不起我?”

    阿春说:“第一、我不会看不起你,因为你是为了我们夫妻而勉为其难答应的。第二、成年人的事要自己负责,你觉得愿意这么做、值得这么做,就大胆去照自己意思做,但婚外关系一定要保守秘密,并约定不能影响互相家庭与正常生活,这样才能持久与完美,就像我们俩的那一次。第三、我会吃醋在心里,但不会想不开的,因为有些事是没法改变的。”

    他又说:“妈今天穿这样,张大哥不知会怎么想,说不定认为你是特别为他这样打扮的呢!他一定盯着你的腿猛看!”我笑笑,没说话。

    车子很快下了交流道,没多久就到了他们社区,一路上天气都还好,不像有台风的样子。

    进了女儿家,张大哥和女儿已在等我们,我们打了招呼,我过去抱起外孙。这一抱,我的裙子自然往上缩了上去,果然如阿春说的,张大哥眼睛一直偷偷瞄着我的大腿。

    女儿说:“妈!这裙子不是我的吗?”我说:“家里还留有很多你以前瘦的时候穿的衣服,现在我和你妹穿刚好,等你瘦下来再还你。”女儿对着阿春说:“要瘦难啊!你们看我妈身材那么好,哪像四十五岁的人!”

    就这样打了一会屁,张大哥说:“走吧!可以出发了,大姐喜欢吃土鸡(我感到很窝心,之前一起吃饭时我说过喜欢吃土鸡,他有在听我说话,而且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今天我特别找了我们工厂附近一家客家餐厅,他们的白斩鸡很有名!”

    我们一家人坐张大哥的WISH到了餐厅,他说知道我喝高粱会头痛,所以带了一瓶绿牌威士忌(又一次的感动在心里),他叫了几道菜都不错吃,因为想到这两个男人都已经在我手掌心里,我的心情就感觉很好。

    谈笑划拳之间,我也多喝了点,虽然很想要多喝点High一下,但在晚辈前面总不好太风骚,而且女儿明天要出门,他们两个也都要上班。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觉得脸红心跳,有点茫舒舒的。在回家途中,我除了谢谢张大哥并邀他明天晚上过来女儿家吃饭,他也欣然接受了。回到女儿家已经九点多,我洗了澡换上女儿的睡衣,和他们聊了一会我就先睡了。

    第二天一早,女儿和阿春一起出门,我在家带小外孙。怀着愉快的心情,我心中盘算着,本来预计明天下午坐火车回新竹,这两天除了今晚一起吃饭,剩下的时间要怎么分配来和两个帅哥分别单独相处?

    中午时间,女儿家的电话响起,我接起来一听是张大哥打来的,他先问我昨天的菜怎么样?我说很好吃也谢谢他!他说他下班会到昨天的餐厅带半只白斩鸡过来,要我不用准备很多东西,我说这样我就炒个米粉,再炒两样小菜就好。

    他又说:“晚上想喝什么酒?你喝了酒,脸红红的变得很可爱!”我嗔道:“那我没喝酒就不可爱了?”他说:“都可爱,是我不会说话。对了,我想可不可以要你的手机号码?”我说:“要我手机号码要干什么?”他说:“一个是我们认识蛮久了,觉得我们相处得很好,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能单独和你一起聊聊和请你吃饭。我知道你都是上早班,如果有你电话,我们可以约约,我偶尔请半天假,中午到新竹找你,开车载你出去玩。”

    我说:“到新竹找我,你不会觉得有点远吗?”他说:“不会远啦!能请到美女出游是我的荣幸,再远都都值得。”

    此时我脑筋一转说:“那不如这样,本来我准备明天中午坐火车回新竹,如果你有空,就麻烦你送我回去,我们可以看到哪里逛逛顺便一路聊聊,吃过中饭你再送我回家,这样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其实我这么要求,一方面是要测试他的诚意有多少,如果他很爽快答应,表示有诚意,明天我就设计让他上我;如果他找理由推掉,那就算了,我的电话也不用给他了。另一方面,今天晚上就可以专心的和阿春独处一晚,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了。如此不是一箭双雕,时间分配得正好。)

    如我所料,他立即兴奋地答应我的要求,他说:“可以,可以,没问题,我们可以走滨海公路看看海,一路慢慢往新竹开。那我们几点出发?”

    我算算时间,我原本预计吃过中饭回家,再加上旅馆休息的三小时,加上路程一小时,应该早点出发时间比较充裕,于是我说:“那就八点出发好了,我直接到停车场找你,这样会不会太早?”他说:“八点不会太早,我们上班习惯早起了,那我们就说定了,晚上见!”

    我说:“送我的事你不用提起,晚上吃饭时,我会跟阿春说我要提早回去工作地点看看,你就配合演戏说要送我好了。还有,这事不要让玉琴知道,我们突然间走得那么近,怕她会往歪处想。就这样,晚上见了!”

    下午陪小外孙睡了一会儿午觉,起床后就把晚上要弄的菜洗好、切好来,等他们都到了再炒一炒就行了。天气闷闷的,我去冲了个凉,心想晚上要穿什么衣服?是有点想穿我带来的那件睡衣卖弄一下风情,但究竟是和两个男生公开吃晚餐,不是一对一的约会,我怕穿得太暴露反而会让他们觉得奇怪。最后决定就穿身上这件女儿的普通睡衣吧!反正后续的节目都已经安排好了,不需太急。

    我们大约六点半开始用餐,阿春准备了啤酒,我们三个人好像各怀鬼胎的一边闲聊一边喝着酒,刚开始喝没多久我就对阿春说:“对了,明天你在家吗?我想早上就回新竹,我这两天找的这个代班的,是第一次代我的班,我有点不放心她,想早点回去看看她早餐做得怎么样,你明天早上送我去火车站就好。”

    还没等阿春答话,张大哥就赶紧说:“干嘛坐火车哪?我送你回去,明天我休息。”我说:“让你跑那么远,怎么好意思呢!我还是坐火车好了。”他说:“没关系,送你回去我顺便到竹东看看我姑妈,我也很久没去新竹了。”

    阿春看着我们一搭一唱的什么也没说,当然他对我演的戏应该是心里有数,因为我的做法,已很明显的表明了我愿意为了女儿,给张大哥机会了。我也语带感激的说:“那就麻烦你啰!下次来苗栗再换我请你。”他说:“讲这样太见外了,我和阿春就像兄弟一样,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而且今天也算你请客了,来,喝酒吧!”

    喝了酒,张大哥问我几点要出发?我说:“就八点好了,我会直接到地下停车场搭车。”戏演到这里,事情都安排好了,我们继续喝酒聊天。我已声明因为昨天喝多了些,所以今天少喝点(其实我知道喝多了,等下和阿春的那个节目就没搞头了)。

    大约喝到八点半时我想也该结束了,但又不好意思赶人,于是就找了借口说要先帮小外孙洗澡,不陪他们喝了,阿春说:“你辛苦了!”我笑笑,然后带着小外孙去洗澡(此时我心里决定等会找机会穿上我的性感睡衣,秀一秀给张大哥看,让他今晚不好睡)。

    帮小外孙洗好澡,我故意把衣服喷湿,抱着小外孙出来,帮他穿好衣服,我把小外孙抱给阿春说:“我的衣服都湿掉了,我也顺便去洗个澡。”便拿了我的性感睡衣进入浴室。

    洗好澡,我里面什么也没穿,套上性感睡衣,照了照镜子,镜子里是风韵犹存的熟女,半露的乳沟和蕾丝里的半个乳房,我自己都感到迷人,裙摆的蕾丝边刚好盖住我的私处,太引诱人了!

    我大方的出了浴室,走向阿春,两个男生突然哑然无声,相视笑了笑。我弯下身,露出我的双峰,他们俩没放过机会,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双峰,我完全不去看他们,自顾自地对着小外孙说:“走,阿婆冲奶奶给你吃。”然后背过身,故意弯着腰背向他们俩,翘起我那傲人的翘臀,牵着小外孙走向厨房,我相信他们一定盯着我的股沟,目送我进入厨房。

    冲好奶出来,我请他们自己自便继续聊,我就带小外孙进入小客房(他们的公寓只有两间房,客厅餐厅共用,主卧大一点,客房小一点是和式房间,房门就对着客厅,但餐桌的位置看不到里面)喂他吃着奶。没多久他们也结束了,听到张大哥对阿春说要跟我打个招呼,然后轻轻走过来,此时我斜躺着喂小外孙,脚对着门口,听到他过来,我故意把睡衣下摆往上拉了拉,摆出撩人的姿态,没穿内裤的屁股露出一半,他说他要回去了,明天早上在停车场等我,我跟他笑笑,挥挥手。

    阿春在门口送走他后,把餐桌收拾好,然后走过来小客房,我立即盘坐起来盖住该盖的地方。阿春笑着说:“张大哥完了,今晚他难睡了!”我说:“是怎样,发生什么事了吗?”他阿春说:“张大哥说你这件睡衣太性感,迷死他了,害他刚刚老二已经硬了起来,喝也不下去才提早结束的。张大哥开玩笑说要回家打手枪了。”

    我故作轻松的说道:“有那么严重吗?我是因为那件睡衣打湿了才换上这件的,我可没有想什么性感不性感,而且又不是没穿!”此时小外孙已吃完奶坐了起来,阿春也在门槛坐下来继续说:“其实男人对全裸的女人和有一点遮掩的女体感觉完全不一样,男人喜欢隐隐约约带有神秘感,如果你这件是半透明的再配上吊袜带、高跟鞋就更完美了。”

    我说:“那你觉得我穿这样性不性感?有没有像张大哥被电到那种感觉?”他说:“当然有被电到,因为没看你这样穿过。你这件睡衣只能算比较性感的睡衣,虽然露度有够,但是透明度不够,如果再透明一点、再短一点就像情趣内衣了,那就更性感迷人了。”

    他不知其实我也有几套情趣内衣,也拍过一些情趣内衣的照片,可是我对那些不好穿的小奶罩和丁字裤倒不是那么喜欢,我觉得那只是满足男人视奸的另一种方式,我反而喜欢直接了当的脱光了拍照,脱脱穿穿多麻烦。不过我对他的看法倒是有点好奇,心想既然小外孙不睡也没搞头,我们就继续聊吧!

    我说:“你是说街上那些情趣用品店里挂的那些暴露的衣服吗?唉呦!那种店我们这种年龄的人怎么敢进去,吓死人了,我怎么会有那种衣服?你好像对那些很有研究,说给我听听吧!”

    他说:“其实网路上贩卖的情趣用品琳琅满目,什么东西都有,可以说是很普遍的东西。我们家也有一些,是我和玉琴好奇一起上网买的,玉琴在家也会偶尔穿来玩玩,她还会趁我不在家时穿来自拍,等我回来她再把照片秀给我看。”

    我知道女儿从以前就很自恋,在她无名小站的相簿里除了生活照,她也放了很多她的自拍照,但都是穿得很保守的和大头照,所以我没想到她也会玩性感自拍。我正还想问下去,这时阿春说:“你要不要到客厅看电视?我想先去洗一下澡。”

    我带着小外孙到客厅,在中间长沙发坐下,两腿一起抬上沙发,侧着身摆出一副撩人姿态。阿春洗好澡出来,穿着运动短裤和背心,展现出他健美的体格,他在我左侧单沙发坐下,眼睛从我的脚往上看过来,看到我臀部的股沟。

    我继续刚刚的话题,我问他:“刚刚说到玉琴自拍,那你有帮她拍照吗?”他说:“那倒没有,我不像爸(岳父)有那种癖好,我对拍照没什么兴趣,她都自己拍,不过如果你想穿玉琴的情趣内衣,我倒是愿意为你拍照。”我说:“免了!免了!我才懒得脱脱穿穿呢!”

    接着我用手指一指旁边的PC说:“那些相片能看到吗?”他说:“那些比较露的相片,她都锁在她自己的笔电里面,客厅这台电脑等于是公用的,客人来也会借用,相片放在里面太危险了!不过那些自拍都是她怀孕前拍的了,之后她胖起来就没拍过了。”

    没能看到女儿的自拍有点遗憾,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明天我要张大哥送我吗?”他说:“知道啦!你是帮我们忙,给他追求你的机会,我想你应该不是要回餐厅的。”我说:“知道就好,我可是为你们夫妻牺牲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今天暂时取消,今天晚上你就好好服侍我吧!”说到这我躺下去,平躺在沙发上:“来,坐过来先帮我按按脚和腿。”他笑笑说:“是!大姐。”

    这一次我放得很开,表现得也很主动,不像去年,我为了维持岳母的尊严,采取多年前被公公奸淫的那次模式,不动也不叫,让他觉得我是很勉强配合他,也让他看不出我淫荡的一面,让他在事完后觉得我是一个保守的岳母,也让他这一年多来没有做出非份之举。

    阿春侧坐在我脚边,轻柔地抓起我的右脚,放在他的右大腿内侧,睡衣下摆自然地往上缩起,我的阴部已经完全暴露出来,我看到他的胯间已经鼓起一支小雨伞。他的两只手合掌握住我的脚,轻轻的左右揉搓,他看着我的阴部说:“记得上次看到你的毛修成细细的一条,很整齐,看起来很干净,今天不一样,毛比较多,最近都没修了吗?”

    我说:“这一年多变化很大,你岳父比较少要我让他拍照(当然我不好意思说老公一个礼拜只找我一次),所以修毛的机会也少了,我自己也没那么爱修,就让它自然长长了。”

    他把手伸到我的阴部轻轻的在阴毛上来回抚摸一下,说:“我觉得还是修过比较好看。玉琴的毛也很多,上次我们发生关系之后,我问玉琴怎么不把毛修一修,她说干嘛要修,会越修越粗,我说上网看那些模特儿都是刮得光光的,感觉不一样,她说我又不是模特儿,你别闹了!”

    这时我的阴穴已经瘙痒难过,感到穴口湿漉漉的,淫水潺潺往外渗出,很想要他将已经硬挺挺的大老二快点插入我饥渴的骚穴中。这时小孙子跑过来趴到我身上,我坐起来,一只手握了握阿春的大老二,对他说:“好了,好了,我先哄他睡吧,等他睡着了我们再来,你先去你房间里等我。”

    我抱着小孙子进了客房,过了十来分钟,小孙子睡着了,我到浴室把下体冲洗了一下,为了讨好他,我用浴室里的刮胡刀把阴毛两边刮了一下(我不敢刮得像上次只留像钢笔般细细的一条,那样老公一定会起疑),让它整齐的形成一倒三角形,然后带着还没消退的欲火来到女儿房间。

    阿春只穿着一件运动短裤,露出他强壮的上身躺在床上看电视,床中间铺着一条大浴巾(阿春想得很周到,因为我的淫水很多,如果流到床单上,明天女儿回来察觉还得了)。我们都没说话,他静静地看我走向他,他的老二这时仍没有翘起来。

    上次我们进入最后一步性交前讲了很多话,并约定只此一次,下不为例,事过一切恢复正常关系与生活,谈好条件后我们才进行性交。在性交过程中我也一直保持被动和保守的态度,并没发挥我的爱好和专长--吹箫(被我吹过喇叭的男人十个有八个都会赞赏我的吹功了得,另外两个是上网约出来联谊3P,从头到尾都说不到几句话的那种年轻宅男)、舔蛋和屁眼、女在上位前后左右摇摆大声淫叫、肛交,今天由我主动,我决定什么都不用先说,有什么话等我享受完了期待已久的性爱再慢慢说。

    我走过去,站在床尾对他说:“今天都听我的对吧?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知道吗?”他笑笑点点头。我面对着他,先用两手抚摸了一下自己的乳房,然后摇摆着臀部,抓起睡衣下摆慢慢地往上掀起睡衣,然后脱掉,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我一只手摸着乳房,姆指和食指轻轻捏着乳头,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阴毛说:“我把毛修了一下。”他微笑一下,说了声:“好看!”

    经过我的挑逗,这时他的老二已经全部硬挺起来,成了一把小雨伞,我望着他的老二对他说:“把裤子脱掉吧!”他翘起臀部,两手把短裤脱下丢在一边,那只又硬又长稍往上翘的老二真是壮观。

    他把两条腿往我的方向并拢伸直,刚好碰触到我的大腿,我感觉心跳加快、口干舌燥。我伸出双手把阿春的双腿分开,我在床边跪下,弯下身,叫他往下移一些,他把硬挺的老二移到我嘴边,我埋头轻轻含着他的龟头舔舐,然后一进一出的吸吮着,同时用手抚弄着他的睾丸,吸吮了一会后,就听到他开始“嗯……嗯……”的哼着。

    接着我抬起头,叫他把屁股往上顶起,两腿往后抬高,我先舔舔他的蛋蛋,他好像没什么感觉,我舔到他的会阴时他颤抖了一下,我舔到他肛门时他又开始“嗯……嗯……”的哼出声来,当我用力把舌头往他肛门里顶入的时候,他忍不住叫道:“啊……好棒的感觉啊!嗯……嗯……好,好……”

    我的阴穴已经瘙痒难耐,急需有东西来安慰,穴里湿漉漉的淫水已往穴外流出,我把他的双腿压下,将我的屁股挪到他脸部上方,我们形成女上男下的69式。我的阴部比常人略为凸出,肥肥的阴唇和暗色紧缩的肛门都展示在他眼前。

    这时我继续舔着他的龟头,将他的龟头深深插到我的喉咙深处,同时用力快速地进进出出套弄着。他用双手扶着我的屁股,我感觉他热热的舌头在我的屁眼和阴蒂之间上下来回舔着,发出“啧啧”的吸吮声。最后他的嘴停在我的穴口,把整根舌头深深伸入我阴道中快速挑动着,他用鼻子顶着我的屁眼,一下一下的往里面加压并左右扭动。

    我被他弄得浑身酥麻,这时我已无法分心再继续吸他的老二,我趴在他小腹上,手握着他的老二。随着他舔来舔去,我的子宫也感到一阵一阵的收缩着,我的口中“唉呦……哀呦……”的叫着,手也没停下来帮他打手枪。

    没一会儿我感觉子宫一阵收缩和痉挛,我达到第一次高潮,我没让他察觉,我顾不及形象放荡的哀叫着:“唉呦……哀呦……”我再次把他的老二含入口中深深插进我的喉咙。他忽然急促的叫道:“停一下!停一下!别舔了,我快出来了!”我的淫穴还没享受被他大老二插入的滋味,我也怕他这时射出来,于是立刻停止动作,转过身侧躺在他旁边。

    我的一只手轻轻握住他那根又粗、又长、又硬的大老二,笑着说:“怎么,受不了吗?”他的手伸过来抠着我的阴蒂,我忍不住轻轻“嗯”了一声,他说:“你的舌头太厉害了!我从来没有被舔到这么爽过,我不知道吹喇叭可以吹到快射出来,太棒了!”

    不像去年第一次我们两个人都比较保守,这次彼此都自然多了,进行到这里都没有一点别扭的感觉,我想我也该赞赏他一下,便说:“你舔得也很好,我也感到很刺激(我不想告诉他已被他舔到高潮,免得他得意忘形)。你和玉琴也常口交吗?”(这问题我内心挣扎了一下才提出,因为我并不该窥探女儿的秘密,但好奇心战胜了我的理智,而且我想比女儿大十三岁又是再婚的,阿春也不会在意或难以启齿。)

    他果然直截了当的回答说:“口交是常常有,她很喜欢让我吃她下面和奶头(这点倒是像老妈我,但不知有没有像老妈一般很容易被舔到高潮?),她也很喜欢吃我的下面,可是她的舌功和你比简直差太多,从来没有像今天被舔到这么爽,你怎么没教她一下?”

    我笑着用力捏了一下他的老二说:“你爱说笑!妈妈怎么教女儿这种事?”我松开手,人躺下去,对他说:“你从上面来吧!”他翻个身跪在我两腿之间,我往下看去,他硬挺高翘的老二直对着我湿润的淫穴,他弯下身,一手扶着老二用龟头在我的穴口来回磨蹭着,沾了淫水的老二左右摇摆的磨着我湿润的淫唇,我已经无法再忍受了,用半哀求的口气说:“快插进来吧!人家已经想得受不了了。”这会他才把粗大的老二送进我的淫穴里。

    阿春慢慢地往里一直插到了底,再次被这只又长又粗的老二插入的我整个阴道塞得满满的,我感到一阵酸、痒、涨的刺激感,不由自主地发出“啊~~”的叫声。接着他用忽浅忽深的方式不停地一进一出抽插着我的淫穴,“唉呦……唉呦……好啊!好啊!”我忍不住地淫叫。很快地我又达到今天的第二次高潮,我强忍着没让他察觉我高潮的反应,他继续用力地一进一出抽插着。

    他的喘息声越来越大,我的淫叫声也没间断,过了一会,他突然加快速度,而且更用力地往深处插着我的淫穴,发出“啪!啪!啪!啪!”的响声,我知道这是他要出来的前兆,我也感到无比刺激与兴奋,这时他大叫着说:“啊~~我要出来了!”我也喘吁吁的说:“你射吧!没关系。”

    此时我的双手用力地抓住他的腰,我的阴部也用力地随着他插入的动作一下下地往上回顶着。在一阵猛烈抽插下,他猛然停止了动作叫道:“啊……啊……啊……出来了~~大姐……好棒啊……”我感觉到他的龟头一阵颤抖,一股热流喷入我的子宫,塞满我的阴道,我的阴道也在一阵痉挛下达到今天第三次高潮。

    我放下了双手,感到一阵轻松,四肢一摊说:“好棒喔!很久没这么刺激过了!”他没有立即抽出还没软掉的老二,停在原来姿势对我说:“大姐,我也感到很刺激。以后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可以约你出去吗?”说完他才抽出老二,躺在我旁边等我的回答。

    其实他问的问题我早已经想过了,我有几个考量:一、对他来说,除了女儿(正常推测),我是他另一个满意的性对象,他会想继续和我约会,算是正常。二、对我来说,虽然喜欢和他做爱,但以我现在的交友状况,说真的多他一个不算多,少他一个也不算少,以我们俩的身份也没必要再自找麻烦私下相约,万一东窗事发,老公这边还好说,女儿那边就难以收拾了,我也怕会出事。

    我很正经的对他说:“这个问题我已经想过,虽然和你在一起很刺激,但我觉得两次都是天时地利,让我们可以没有顾忌的在一起。可是如果私下再相约,第一电话会留下通联记录,第二相约见面可能被熟人碰到,事情曝光就麻烦了。以后像今天这种机会还有的是,我们等有这种机会时再把握时光好好快乐一下,其它时间我们就回归正常生活,不要把事情搞得太复杂。”

    他点点头表示同意了。我到浴室冲了个澡,回到客房和小外孙一起睡了。


    女儿去年搬到苗栗后,我们一家人隔段时间会去苗栗玩一天,因为他们家只有二十坪多一点,我们去不好住,所以都是当天就回来。阿春偶尔也会带女儿一家人回来转一转吃个饭,就这样来来去去,我和阿春之间并没有机会单独相处,他也很守信用和本份,见面表现得就像我们从未发生过关系一样,倒是我自己心里有鬼,常常偷偷的回忆着去年他在我们家和我翻云覆雨的那件事。

    这次事情发生在上个月,要从中秋节前十天的那个礼拜天9月11日下午说起。阿春和女儿带着一岁多一点的外孙从苗栗回新竹家里来玩,女儿说有事要麻烦我,我问她什么事?她说公司分两梯次去三芝热带屿研习,一梯次活动两天,她分配到下礼拜六9/18、礼拜日9/19,因为9/18阿春要加班,而褓姆那两天有事,所以小外孙那两天没人可以带,她问我可不可以帮她照顾两天?我说我餐厅那边花钱请人代两天班就可以了,阿春立刻说代班的钱他来出。

    我问她是我过去苗栗,还是他们把外孙送回来?女儿说:“都可以。如果妈过去苗栗的话,那就礼拜五阿春下班来家里接妈一起到苗栗,礼拜天下午我回到家再送妈回新竹。”

    我说:“那么麻烦干嘛?我自己坐火车回新竹就好了。”

    女儿说:“另外一个方法,如果送回来的话,就是礼拜六一早,阿春上班前把小孩送过来,晚上下班再把小孩接回去自己照顾,这样你只要请人代一天班就好。”

    此时我心里另有盘算(心想机会来了),我故意问阿春有没有什么意见?他说如果一大早送小孩来,怕会把小孩的作息打乱。我没等他说完,急忙说:“这样还是我去苗栗好了!”

    我顺便问老公要不要一起去?老公笑笑(我感觉是诡异的表情)说:“我刚好要值班,你自己一个人去好了。”(因为女儿结婚后,老公就有事没事的拿些岳母女婿的乱伦文章给我看,其实我心知肚明他在想什么,但我也不动声色,只暗暗欢喜他要值班)于是我们就这么说定礼拜五阿春下班来接我。

    女儿他们吃完晚餐离开后,我坐到老公旁边,轻松揶揄的问他:“刚才你说到要我自己一个人去苗栗时,你在偷笑什么东西呢?是不是你心里又想看我会不会和女婿上床啊?跟你讲过几次他是女儿的老公,我不可能和他发生关系,你也不要再暗示我什么,我多次配合你一起出去搞3P已经很勉强了!你还想看我和女婿搞乱伦,你真的很变态啊!

    我警告你,你要再这样,我明天就不跟你出去联谊了(一个礼拜前老公就告诉我9/13安排了联谊,是我们一年前玩过3P的单男,带他的男性网友一起来玩4P。对于老公的安排其实我内心是很期待的,然而表面上我总是装得很勉强,事后老公有时会问我的感觉,但我也从不对那些联谊对像有任何评语,只说你高兴就好!我要让老公真的相信我是勉强配合他的)。”

    老公此时嘻皮笑脸的说:“我的好老婆,你可别误会了,我知道你不可能和他发生关系,我也没那个意思,我也不会再有那种想法了,这样可以了吗?今天碗我洗,你快去洗澡吧,明天一早七点半就要出门呢!”

    我也笑着说:“最好是这样,不然的话要你好过!”那晚我整晚没睡好,一方面是下礼拜要去苗栗,对可能将要发生的韵事有所遐想,另一方面是对明天的4P有所期待。(这是我的毛病,每次第二天有节目,我当天晚上都会兴奋得睡不着。)

    第二天9/13我已经排好了休假,两位帅哥一位29岁,叫小彭,是一年前和我们玩过3P的,在新店某电脑公司任职程式设计师;另一位27岁,叫小鲍,在内湖一家电脑公司任职绘图工程师。他们都请早上半天假,所以老公和他们约好九点碰面。

    当天一早我们就从新竹开车到淡水红树林捷运站,和两位年轻帅哥会合后,接着进入附近米○○汽车旅馆。那天老公带了三台数位相机,三个男生说好一人一台随意照,两位年轻帅哥也充份配合地让老公尽情拍照(当天所拍的相片,随后在【诗情画意】贴出),那天老公可是拍照拍得够爽了。

    9-12三个小时的休息,不用说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快感和满足,说真的,我被他们操得腿都软脚了。离开汽车旅馆送两位年轻帅哥去红树林搭捷运,我们经过八里从西部滨海公路慢慢开回新竹,在永安渔港休息吃了中餐,回到家因为前一晚没睡好,我倒头就睡,一直睡到老公叫我起来煮晚饭。

    之后头两天,我的心情特别愉快,一直遐想着要如何设计和阿春再度发生关系,可是接下来几天却是让我的心情洗足了三温暖,因为凡那比台风的到来,气像一直预报周六左右会直扑台湾东部,我心里好怕女儿公司周六的活动会取消,让我遐想甚久想和阿春上床的计划泡汤,于是我不停地打电话给女儿问她情况。

    礼拜五下午她来电说:因为凡那比台风预计偏向台湾中南方向,所以公司周六的活动照常举行,要我准备一下,等阿春去接我,并要我们先不要吃晚贩,到了苗栗再一起出去吃,我说:“干嘛要出去吃浪费钱?在家随便吃吃就好了。”女儿说是有人要请客啦!我问是谁那么好心?女儿说:“是我们邻居张大哥。”

    其实她说的张大哥比我小四岁,正值年青力壮,是苗栗在地的客家人,我的老乡,也是女儿她们电子工厂的主管,经济能力好像还不错,不知为何离婚,一个人同住在女儿家同社区的楼上,他常常会到女儿家泡茶或和阿春喝个小酒。

    我们认识是半年前我们去女儿家玩,刚好他在女儿泡茶,因为同是客家人,年纪又接近,所以大家聊得蛮愉快的。大家都知道客家人碰到一起都会用客话聊个不停,包括我们回娘家,老公也习惯了我们聊客语的时候他就静静地在一旁看电视喝茶。

    后来我们去女儿家又和张大哥一起吃过两次饭,他和阿春酒量都不错,老公不怎么喝酒又要开车,所以喝酒都由我代表。而我是有点酒胆但酒量不怎么样,以高粱酒计算,半杯就满脸通红,讲话开始大声;一杯就心跳加速,开始闹酒又唱又跳,再多喝最后半杯我就会当场出丑,倒头就睡给大家看;如果最后半杯喝急一点又多一点的话,那可就落到不省人事,就像老公说的,被人玩了都不知道了!就如96年贴文《老公设计我喝醉让人玩》文中所描述一样。

    那两次和张大哥喝酒都是在女儿家,我都只喝了半杯,因为我的个性比较豪爽,喝了酒更是开放,大家嘻嘻哈哈的相处愉快。以我熟女的直觉,感觉得出来张大哥蛮欣赏我的,以另一个角度说,他应该是把我当成他追求的性爱对象。其实我对他印象也蛮好的,长得普通,170左右,体格壮壮的,主要人很客气有礼貌。

    我稍微看得出他对我有那种企图,虽然我对性方面很开放,也有好几个性伴侣,但我也不是来者不拒,追我的人我也是经过筛选的。而我的处理模式都是被动的,我可不要背负主动勾引男人的责任,所以我不会主动去招惹男人,但如果张大哥他来追求我,我应该是不会拒他于千里之外。

    想是这么想,但以我们的关系来看,应该没什么机会可以交往得上。一个月前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他就一直强调下次我们去苗栗一定要告诉他,他要请我们吃一餐饭。

    女儿继续说:“他听说你一个人要来我们家,便一定要安排请你吃个饭,跟你喝个小酒。”

    我说:“那么客气干嘛?又不是很熟,才见过几次面吃过两次饭而已,把他推掉好了。”(其实我是言不由衷,心想到女儿家没事也无聊,就算张大哥没有追求我的企图,但有人请客聊聊天,热闹热闹也好!)

    女儿说:“我有叫阿春去推,可是阿春说我们和张大哥走得很近,平时张大哥又很照顾我们,他说怎么推得掉?对了,阿春说张大哥请吃饭的事不要让爸知道,怕爸爸会误会张大哥为什么请你吃饭。”

    我说:“他想太多了吧!吃个饭而已,你爸才没那幺小气,我不说就是了,免得他操心。”

    (不能怪我老公那幺小心,只能说他不了解他的岳父表面道貌岸然,心里却是不折不扣的性开放先锋,他不知道我们是换妻的支持者,他不知道他岳父一直想要我和他发生关系,他不知道他的朋友如果上了我,他岳父也不会吃醋。

    但我不了解阿春为什么特别交代不要让老公知道吃饭的小事,我在猜张大哥和阿春对于我的事,是不是有什么男人之间的秘密,不然……等会儿车上问问他好了!虽然礼拜一才玩过了4P,说真的以现在我的生理需求与心理状况,我真的不止希望和阿春重温旧梦,也希望张大哥能对我进攻,我更不排斥他和阿春俩设计一起上我。嗯,一切等阿春来接我时问他就知道了。)

    我给老公打了电话,告诉他女儿要我去苗栗再一起吃晚餐,他说没关系,家里不用准备,他在外面吃碗牛肉面再回来。阿春五点十分打电话来说他十分钟就到,要我在楼下等他,本来想随便穿一套休闲服就好,现在因为要出去吃饭,所以我刻意选了一件紧身短裙和V字领T恤再套上一双高跟露趾拖鞋,这样除了可以展示我自傲的一双长腿,还露出一点乳沟,够性感了!

    这是和老公出门参加联谊时的标准服装,在平常的生活圈子里我也很少这么穿,怕熟人看到讲话。我还带了一套休闲服准备回来时穿给老公看,免得他看我穿那么性感会多想;另外再带一件丝质、超薄、无袖、低胸、胸口和下摆都带有蕾丝边的黑色短睡衣和一双黑网袜以备不时之需。

    走出社区大门时,社区保全大哥说:“S小姐,穿这么性感去哪里啊?”保全大哥和我们都很熟,我笑着说:“性感什么哝,老查某了还性感!要去苗栗女儿家,女婿要来接我。”

    我在楼下路边等候阿春时,好几个路人经过,眼睛都直往我的大腿窥伺着。一会儿阿春的车子就来了,我上车打了招呼,坐下后稍微把短裙拉高一点比较舒适,低头一看,两条腿整个露出来,几乎要看到内裤,他说:“刚才远远看到路边站着一位长腿性感辣妹,正想开过来欣赏一下,没想到车开过来才看到原本是妈,我以为看错了呢!哈哈!爸爸有看到你这样穿吗?”

    听到他这么称赞,我心里暗爽的笑着说:“怎么!没看我这样穿过,吓一跳吗?我现在年纪大了,以前年青时我也是很敢穿的,这还不算什么。不过在你爸面前我就尽量保守一点,他还没下班,所以没看到我穿这样出来(其实我如果每天都这样穿,老公会更高兴),放心吧!”

    我们沉默了一下,我看见阿春的眼睛偶尔会往我的大腿瞥一下。车子一面开着,在上新竹交流道前,看到路边一排的槟榔西施个个都穿着透明内衣,我指着她们对阿春说:“你看看她们穿得那样,我这样和她们比,根本能算什么?”我想到要问他的事:“对了,晚上张大哥请吃饭的事,玉琴(女儿)说不要告诉她爸爸,是为什么?”

    车子转上了高速公路,阿春说:“表面上我是告诉玉琴说你一个人来苗栗,我们就安排外人请你吃饭喝酒,怕他心里不爽,所以张大哥请吃饭的事玉琴也同意不要告诉爸(当然玉琴也不了解她爸是一个闷骚型的性开放者,我们也不愿意让小孩知道这些事)。其实我是另有顾忌,上次和张大哥一起喝酒时,因为我们用客家话聊得很高兴,后来爸先到旁边看电视,我觉得他有些不高兴,为了避免爸多想,所以我想不要让他知道比较好。”

    心想原来是这点小事,这时我挑逗的把左手伸到阿春的右上臂,轻轻抚摸两下又拍了两下,我说:“你想太多了,其实你爸他表面有点严肃,事实上他的脾气很好,他也不会管别人的闲事,我平常出门做什么他也很少管,我们都很信任对方。”

    他打断我的话说:“我还没说完,还有一件是关于张大哥的事比较麻烦,我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跟妈说。”

    听他这么说,心想跟我猜测的有点相近了,应该是他们两个男人间的秘密。我说:“有什么话不能说的?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我又伸出左手轻轻放在他的右边大腿上拍了拍,我看到他的胯间有点反应,中间鼓起一块,若是坐在外公的车子上,此时我已拉开他的拉链,掏出他的老二,低头开始吹起喇叭来了。

    看来阿春对我的挑逗是有反应的,他深深吸了口气说:“我现在说的事希望妈不要告诉玉琴,我不想让她知道!你知道,我和张大哥做邻居有七、八年之久了,三、四年前我们分别离了婚(原因我没细问),我们两人就常常在一起吃饭喝酒,偶尔也会去去那种有小姐陪酒的卡拉OK唱唱歌,所以我们俩的交情是没话说的,他的人还不错,也不会乱来。

    我和玉琴结婚后,他也没有再约我去唱歌,上次你们来和他吃过饭隔几天,有一天他找我去他家喝茶,他异于平常的模式说有一件事要问我,并要我帮忙,我说:‘就凭我们的交情,有什么事需要那么严肃的?’他说:‘那我就坦白说了,我很欣赏你岳母,我觉得她个性很豪爽,人也很好相处,而且身材也不错,很有成熟女人的韵味,我哈她已经哈了很久,本来我想自己主动追求她,和她做朋友,可是对你不好意思,所以想先跟你说透过你来帮忙。’

    我乍听之下觉得很吃惊,他就算喜欢你,可以瞒着我去追求你,你们怎么交往都和我没关系,可是他怎么能找我帮忙,因为我可是你女婿,那不变成女婿帮岳母拉皮条了?我在回答他这个严肃的问题之前,心里做了几点分析:

    第一、站在我们是好朋友的立场,他已经单身很久,身理、心理的空虚确实值得同情,想找个异性朋友也很自然,如果帮他介绍女朋友我是很乐意的,可是他偏偏看上的是我的岳母,教我好为难。

    第二、站在妈的立场,他会事先告诉我,表示他不会冒失的主动追求你去制造麻烦,跟这样有分寸的人的人交往,应该是不会纠缠不清留下什么后遗症的。

    第三,站在玉琴的立场,玉琴现在的工作是去年景气不好时张大哥特别帮她安排的,张大哥又是玉琴的主管,在公司很照顾她,这一点不但我们欠他一个大人情,而且以后还要仰赖他照顾玉琴。

    经过面面考量,最后我答复他说:‘这种事我身为女婿的怎么能帮忙拉线?要是给我老婆和岳父知道了,不杀了我才怪!我也不知道我岳母有没有那么开放可以接受这种事,不过我看我岳母对你印象也不错,我最多只能找机会安排说你要请她吃饭,然后看她如何反应,她如果欣然接受就有点希望,后面能不能成功就要看你自己的努力和造化了。你看这样如何?’

    张大哥听我这么说也觉得有道理,他说就等我安排了,所以上礼拜五我们约好你要来苗栗,我和玉琴从新竹回到苗栗,我就去找他告诉他这个讯息,他听了很高兴,要我一定要安排让他请吃饭。事情就这样,不过最后还是要你决定晚餐要不要接受他邀请,接不接受都没关系,让他自己判断你是不是婉拒他的……那个……”

    我说:“那个……什么?那个……追求啦!”他尴尬的笑笑说:“是啦,你别生气哦!我是因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先告诉你,让你当事人自己来处理,会不会好一些?他还在等我的电话。”

    这时车子正要进入造桥收费站,我想,虽然我心里很期待他来追求,我的生理很需要多些人来满足,和张大哥是愉快相处过,我对他印象也不错,这种机会我怎么舍得放过?但这次的目标主要是和阿春重温旧梦,我要怎么样能让两个人都到手,还要让他们觉得我是被动的?

    我故意“唉~~”长叹了一声说:“事情怎么会这样?你先打电话答应他的邀约,我再想想要怎么处理。”他拨了电话给张大哥,问他晚上安排在哪里吃饭(这应该是他们的暗语,表示我同意邀请了),然后他又说:“我知道了,我们大约再十五分钟就到了。”他挂了电话对我说:“张大哥很高兴,他会到我们家等我们。”

    后续该怎么处理,此时我大概已有了腹案,我问阿春:“我虽然不是很随便的女人,但也不是老古板,不然也不会和你发生关系了。(哈哈!)刚刚听了你的分析,我想为了玉琴的工作,我可以勉强接受他的追求,和他交往到什么程度我就不保证了。这等于是帮你们夫妻的忙,可是不能让玉琴和别人知道。我想问一下,你和张大哥这么麻吉,我们俩的事你没告诉他吧?不然他怎么会想要追我呢?”

    他急着说:“没有啦!我发誓没说。”我说:“男人不是都很会吹嘘吗?巴不得人家不知道自己有多会把马子!”他说:“我才不会这样。”

    我说:“好,那我再问你,张大哥那么夸我、那么哈我,你对我都没有那种感觉,或是还想和我再续前缘的感觉吗?”他说:“当然会想,刚刚去接你时看到你那么性感,都忍不住硬起来了。去年那次经验更让我很难忘怀,可是我又不敢多想,因为上次你说只此一次,然后回归正常关系,所以我都信守约定。”

    我说:“很好!那这一次我帮了你们夫妻的忙,你要怎么谢我呢?”他说:“随便妈说,只要做得到的,我都可以答应。”

    我心里好想跟他说:‘明天女儿不在家,晚上约张大哥过来一起玩3P。’但究竟我的身份不可能这样要求,于是我说:“有你这样答应就好!我再问你最后一件事,如果我真的和张大哥发生了那种关系,你会怎么想?你会不会吃醋?会不会看不起我?”

    阿春说:“第一、我不会看不起你,因为你是为了我们夫妻而勉为其难答应的。第二、成年人的事要自己负责,你觉得愿意这么做、值得这么做,就大胆去照自己意思做,但婚外关系一定要保守秘密,并约定不能影响互相家庭与正常生活,这样才能持久与完美,就像我们俩的那一次。第三、我会吃醋在心里,但不会想不开的,因为有些事是没法改变的。”

    他又说:“妈今天穿这样,张大哥不知会怎么想,说不定认为你是特别为他这样打扮的呢!他一定盯着你的腿猛看!”我笑笑,没说话。

    车子很快下了交流道,没多久就到了他们社区,一路上天气都还好,不像有台风的样子。

    进了女儿家,张大哥和女儿已在等我们,我们打了招呼,我过去抱起外孙。这一抱,我的裙子自然往上缩了上去,果然如阿春说的,张大哥眼睛一直偷偷瞄着我的大腿。

    女儿说:“妈!这裙子不是我的吗?”我说:“家里还留有很多你以前瘦的时候穿的衣服,现在我和你妹穿刚好,等你瘦下来再还你。”女儿对着阿春说:“要瘦难啊!你们看我妈身材那么好,哪像四十五岁的人!”

    就这样打了一会屁,张大哥说:“走吧!可以出发了,大姐喜欢吃土鸡(我感到很窝心,之前一起吃饭时我说过喜欢吃土鸡,他有在听我说话,而且还记得我说过的话),今天我特别找了我们工厂附近一家客家餐厅,他们的白斩鸡很有名!”

    我们一家人坐张大哥的WISH到了餐厅,他说知道我喝高粱会头痛,所以带了一瓶绿牌威士忌(又一次的感动在心里),他叫了几道菜都不错吃,因为想到这两个男人都已经在我手掌心里,我的心情就感觉很好。

    谈笑划拳之间,我也多喝了点,虽然很想要多喝点High一下,但在晚辈前面总不好太风骚,而且女儿明天要出门,他们两个也都要上班。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也觉得脸红心跳,有点茫舒舒的。在回家途中,我除了谢谢张大哥并邀他明天晚上过来女儿家吃饭,他也欣然接受了。回到女儿家已经九点多,我洗了澡换上女儿的睡衣,和他们聊了一会我就先睡了。

    第二天一早,女儿和阿春一起出门,我在家带小外孙。怀着愉快的心情,我心中盘算着,本来预计明天下午坐火车回新竹,这两天除了今晚一起吃饭,剩下的时间要怎么分配来和两个帅哥分别单独相处?

    中午时间,女儿家的电话响起,我接起来一听是张大哥打来的,他先问我昨天的菜怎么样?我说很好吃也谢谢他!他说他下班会到昨天的餐厅带半只白斩鸡过来,要我不用准备很多东西,我说这样我就炒个米粉,再炒两样小菜就好。

    他又说:“晚上想喝什么酒?你喝了酒,脸红红的变得很可爱!”我嗔道:“那我没喝酒就不可爱了?”他说:“都可爱,是我不会说话。对了,我想可不可以要你的手机号码?”我说:“要我手机号码要干什么?”他说:“一个是我们认识蛮久了,觉得我们相处得很好,一直很遗憾没有机会能单独和你一起聊聊和请你吃饭。我知道你都是上早班,如果有你电话,我们可以约约,我偶尔请半天假,中午到新竹找你,开车载你出去玩。”

    我说:“到新竹找我,你不会觉得有点远吗?”他说:“不会远啦!能请到美女出游是我的荣幸,再远都都值得。”

    此时我脑筋一转说:“那不如这样,本来我准备明天中午坐火车回新竹,如果你有空,就麻烦你送我回去,我们可以看到哪里逛逛顺便一路聊聊,吃过中饭你再送我回家,这样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其实我这么要求,一方面是要测试他的诚意有多少,如果他很爽快答应,表示有诚意,明天我就设计让他上我;如果他找理由推掉,那就算了,我的电话也不用给他了。另一方面,今天晚上就可以专心的和阿春独处一晚,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了。如此不是一箭双雕,时间分配得正好。)

    如我所料,他立即兴奋地答应我的要求,他说:“可以,可以,没问题,我们可以走滨海公路看看海,一路慢慢往新竹开。那我们几点出发?”

    我算算时间,我原本预计吃过中饭回家,再加上旅馆休息的三小时,加上路程一小时,应该早点出发时间比较充裕,于是我说:“那就八点出发好了,我直接到停车场找你,这样会不会太早?”他说:“八点不会太早,我们上班习惯早起了,那我们就说定了,晚上见!”

    我说:“送我的事你不用提起,晚上吃饭时,我会跟阿春说我要提早回去工作地点看看,你就配合演戏说要送我好了。还有,这事不要让玉琴知道,我们突然间走得那么近,怕她会往歪处想。就这样,晚上见了!”

    下午陪小外孙睡了一会儿午觉,起床后就把晚上要弄的菜洗好、切好来,等他们都到了再炒一炒就行了。天气闷闷的,我去冲了个凉,心想晚上要穿什么衣服?是有点想穿我带来的那件睡衣卖弄一下风情,但究竟是和两个男生公开吃晚餐,不是一对一的约会,我怕穿得太暴露反而会让他们觉得奇怪。最后决定就穿身上这件女儿的普通睡衣吧!反正后续的节目都已经安排好了,不需太急。

    我们大约六点半开始用餐,阿春准备了啤酒,我们三个人好像各怀鬼胎的一边闲聊一边喝着酒,刚开始喝没多久我就对阿春说:“对了,明天你在家吗?我想早上就回新竹,我这两天找的这个代班的,是第一次代我的班,我有点不放心她,想早点回去看看她早餐做得怎么样,你明天早上送我去火车站就好。”

    还没等阿春答话,张大哥就赶紧说:“干嘛坐火车哪?我送你回去,明天我休息。”我说:“让你跑那么远,怎么好意思呢!我还是坐火车好了。”他说:“没关系,送你回去我顺便到竹东看看我姑妈,我也很久没去新竹了。”

    阿春看着我们一搭一唱的什么也没说,当然他对我演的戏应该是心里有数,因为我的做法,已很明显的表明了我愿意为了女儿,给张大哥机会了。我也语带感激的说:“那就麻烦你啰!下次来苗栗再换我请你。”他说:“讲这样太见外了,我和阿春就像兄弟一样,他的事就是我的事,而且今天也算你请客了,来,喝酒吧!”

    喝了酒,张大哥问我几点要出发?我说:“就八点好了,我会直接到地下停车场搭车。”戏演到这里,事情都安排好了,我们继续喝酒聊天。我已声明因为昨天喝多了些,所以今天少喝点(其实我知道喝多了,等下和阿春的那个节目就没搞头了)。

    大约喝到八点半时我想也该结束了,但又不好意思赶人,于是就找了借口说要先帮小外孙洗澡,不陪他们喝了,阿春说:“你辛苦了!”我笑笑,然后带着小外孙去洗澡(此时我心里决定等会找机会穿上我的性感睡衣,秀一秀给张大哥看,让他今晚不好睡)。

    帮小外孙洗好澡,我故意把衣服喷湿,抱着小外孙出来,帮他穿好衣服,我把小外孙抱给阿春说:“我的衣服都湿掉了,我也顺便去洗个澡。”便拿了我的性感睡衣进入浴室。

    洗好澡,我里面什么也没穿,套上性感睡衣,照了照镜子,镜子里是风韵犹存的熟女,半露的乳沟和蕾丝里的半个乳房,我自己都感到迷人,裙摆的蕾丝边刚好盖住我的私处,太引诱人了!

    我大方的出了浴室,走向阿春,两个男生突然哑然无声,相视笑了笑。我弯下身,露出我的双峰,他们俩没放过机会,目不转睛地盯着我的双峰,我完全不去看他们,自顾自地对着小外孙说:“走,阿婆冲奶奶给你吃。”然后背过身,故意弯着腰背向他们俩,翘起我那傲人的翘臀,牵着小外孙走向厨房,我相信他们一定盯着我的股沟,目送我进入厨房。

    冲好奶出来,我请他们自己自便继续聊,我就带小外孙进入小客房(他们的公寓只有两间房,客厅餐厅共用,主卧大一点,客房小一点是和式房间,房门就对着客厅,但餐桌的位置看不到里面)喂他吃着奶。没多久他们也结束了,听到张大哥对阿春说要跟我打个招呼,然后轻轻走过来,此时我斜躺着喂小外孙,脚对着门口,听到他过来,我故意把睡衣下摆往上拉了拉,摆出撩人的姿态,没穿内裤的屁股露出一半,他说他要回去了,明天早上在停车场等我,我跟他笑笑,挥挥手。

    阿春在门口送走他后,把餐桌收拾好,然后走过来小客房,我立即盘坐起来盖住该盖的地方。阿春笑着说:“张大哥完了,今晚他难睡了!”我说:“是怎样,发生什么事了吗?”他阿春说:“张大哥说你这件睡衣太性感,迷死他了,害他刚刚老二已经硬了起来,喝也不下去才提早结束的。张大哥开玩笑说要回家打手枪了。”

    我故作轻松的说道:“有那么严重吗?我是因为那件睡衣打湿了才换上这件的,我可没有想什么性感不性感,而且又不是没穿!”此时小外孙已吃完奶坐了起来,阿春也在门槛坐下来继续说:“其实男人对全裸的女人和有一点遮掩的女体感觉完全不一样,男人喜欢隐隐约约带有神秘感,如果你这件是半透明的再配上吊袜带、高跟鞋就更完美了。”

    我说:“那你觉得我穿这样性不性感?有没有像张大哥被电到那种感觉?”他说:“当然有被电到,因为没看你这样穿过。你这件睡衣只能算比较性感的睡衣,虽然露度有够,但是透明度不够,如果再透明一点、再短一点就像情趣内衣了,那就更性感迷人了。”

    他不知其实我也有几套情趣内衣,也拍过一些情趣内衣的照片,可是我对那些不好穿的小奶罩和丁字裤倒不是那么喜欢,我觉得那只是满足男人视奸的另一种方式,我反而喜欢直接了当的脱光了拍照,脱脱穿穿多麻烦。不过我对他的看法倒是有点好奇,心想既然小外孙不睡也没搞头,我们就继续聊吧!

    我说:“你是说街上那些情趣用品店里挂的那些暴露的衣服吗?唉呦!那种店我们这种年龄的人怎么敢进去,吓死人了,我怎么会有那种衣服?你好像对那些很有研究,说给我听听吧!”

    他说:“其实网路上贩卖的情趣用品琳琅满目,什么东西都有,可以说是很普遍的东西。我们家也有一些,是我和玉琴好奇一起上网买的,玉琴在家也会偶尔穿来玩玩,她还会趁我不在家时穿来自拍,等我回来她再把照片秀给我看。”

    我知道女儿从以前就很自恋,在她无名小站的相簿里除了生活照,她也放了很多她的自拍照,但都是穿得很保守的和大头照,所以我没想到她也会玩性感自拍。我正还想问下去,这时阿春说:“你要不要到客厅看电视?我想先去洗一下澡。”

    我带着小外孙到客厅,在中间长沙发坐下,两腿一起抬上沙发,侧着身摆出一副撩人姿态。阿春洗好澡出来,穿着运动短裤和背心,展现出他健美的体格,他在我左侧单沙发坐下,眼睛从我的脚往上看过来,看到我臀部的股沟。

    我继续刚刚的话题,我问他:“刚刚说到玉琴自拍,那你有帮她拍照吗?”他说:“那倒没有,我不像爸(岳父)有那种癖好,我对拍照没什么兴趣,她都自己拍,不过如果你想穿玉琴的情趣内衣,我倒是愿意为你拍照。”我说:“免了!免了!我才懒得脱脱穿穿呢!”

    接着我用手指一指旁边的PC说:“那些相片能看到吗?”他说:“那些比较露的相片,她都锁在她自己的笔电里面,客厅这台电脑等于是公用的,客人来也会借用,相片放在里面太危险了!不过那些自拍都是她怀孕前拍的了,之后她胖起来就没拍过了。”

    没能看到女儿的自拍有点遗憾,我说:“你知道为什么明天我要张大哥送我吗?”他说:“知道啦!你是帮我们忙,给他追求你的机会,我想你应该不是要回餐厅的。”我说:“知道就好,我可是为你们夫妻牺牲了,我们之前的约定今天暂时取消,今天晚上你就好好服侍我吧!”说到这我躺下去,平躺在沙发上:“来,坐过来先帮我按按脚和腿。”他笑笑说:“是!大姐。”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