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桃花源记

    发布时间:2019-11-12 16:43:08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

    复前行,欲穷其林。—陶渊明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就住在这个村子里了,一个不大的,人不多的,在一个山坳里的,叫桃源的村子。

    邻家的大爷告诉我,我母亲是怀着我和妹妹的时候来到村子里的,就顺着村子里的那条河。

    母亲说,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这里的人们就像我们一样,为世俗不容,我们躲在这里,像是在做一个疯狂的梦。

    在村子中间,有一条小河,就是带着我和娘亲来到这里的那条河,河的两岸是村东和村西,我们家住在东边,一个二进小院,前院庭前摆着摇椅石桌石凳,后院是两层的绣楼。

    出了门就能看到横亘桃源村的小河,河里养着鱼和莲花,常有河对岸的叔叔伯伯带来收成给我们。

    时至秋日,王大叔给我们送来了今年的口粮,母亲看着王大叔忙里忙外,连忙唤王大叔来喝杯水,虽说到了秋天,可天上的日头一点不弱。

    看着王大叔只穿了短褂还流了一身的汗,不好意思道:“要不是村里养活我们母女三人,妾身不知要沦落到何境地,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

    母亲揪着帕子,当时便要落泪王大叔赶忙拽了母亲的手“哎呀,我的娇娇,你这是要做什么,快别哭了,老王我要心疼死咯”

    边说,边给母亲擦眼泪,边摸着母亲娇嫩的小手,迷着小角眼“那娇娇晚上可要让我们快活快活,这秋收可是个累人的活!嘿嘿!”

    那不明意味的笑让母亲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

    “你们晚上来,我等着你们”

    一说完,母亲就扭头急急忙忙进了屋王大叔笑嘻嘻的外面喊:“那我晚上叫马家三兄弟一块呀”

    边走边嘀嘀咕咕着“还得让郑奸商带上他的宝贝女儿来,嘿嘿!”

    说着便走远了。

    母亲听着外面王大叔的话又是一阵羞涩,我看着母亲揪着小手绢一副春光无限的样子笑着打趣到:“母亲这都让他们干了多少回了,还羞个什么呢”

    “就是就是,娘亲最爱马家叔叔的大肉棒,可是却最喜欢和陈叔叔在一起玩”

    妹妹煞有介事的分析道,两条辫子轻轻甩起来,又黑又亮,妹妹长得纤巧秀气,巴掌大的鹅蛋脸,下巴尖尖再搭上水灵灵的大眼睛,而且身量比起我来略小上一些,快及笄了,竟还似十岁左右的幼女一般,不似我身材高挑。

    叔叔每回都爱让妹妹吃他们的大肉棒,说是小姑娘干的更爽,真是不要脸“你这孩子,连长辈都敢编排,一点没有女孩子样,若是在外面哪里还能容你这样放肆,唉~”

    娘亲细眉微颦,一副瞅上心头的样子,不知识想到什么的样子,“母亲这又是叹的什么气,在这儿不痛快了,按我说的,能永远不回去才好呢,在外头那些个长辈想怎么弄你,就怎么弄,规矩大过天,咱们女人除了张开大腿还能怎么样?”

    我坐到母亲身边在母亲耳边轻轻的说,如愿以偿的看到母亲的娇躯一颤,脖颈上起了一层小疙瘩。

    如愿的笑开了,又引得母亲一阵的嗔怪,眼波如水,端的一位风流美人。

    秋天,夜长了,日短了,暮色四合。

    夜晚,总是享乐的时光。

    天黑了,东岸的人家早早的挂起了红灯笼,母亲沐浴后只着对襟茜素红纱衣,细细的腰带松松垮垮的绕在细腰上,前襟露出大红的肚兜,嫣红挺翘的乳头隐约可见。

    我笑道:“母亲今晚穿的可真漂亮,闪吓了王大叔的眼咯?”

    我来到母亲身边,搂在母亲的腰上,低头贴近母亲的胸前,伸出小舌头轻轻一添母亲胸前的小豆豆,双手贴着母亲的腰两侧向腿心划去“嗯~”

    母亲一声轻微的呻吟声溢出了殷桃小嘴听得母亲的反应,我手下更加轻盈“瞧瞧,这就动情了,晚上可要让他们好好弄弄你”

    我边说边添,手也不停,母亲的表情明显难耐起来“嗯~,好呀,女儿大了,翅膀硬了,竟然敢调戏起母亲来了,嗯~哼,等及了竿,啊呀,别咬,被村里那些个丑男人们入一入,可指不定多风骚”

    母亲软了的身子摊在了椅子上,小脸微醺,大眼微眯,显得别样的诱人。

    这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我知是王大叔一行人来了,“娇兰,我们来看你来了”

    温文尔雅声音又暗藏挑逗意味,一听就是陈叔叔的声音,陈叔叔名唤陈树,听说原来是一位探花郎,文采那是最好不过的,我和母亲都喜欢陈叔叔那一身书卷气,年纪渐长,又凭添几分风流味,整个人愈发显得俊朗。

    母亲一听就喜笑颜开,拨开我,扶一扶发髻便迎了出去。

    作为曾经琴棋书画精通的小公主,母亲和陈叔叔应该是最有默契,母亲倚在门边,与陈叔叔两眼相对,笑着一颔首,正要说些什么我和妹妹朝着门外来人道了个万福,然后笑着说道:“陈叔叔,你可来了,母亲都等你半天了呢”

    “是明珠呀,这一段时日不见,都长大了一些呀”

    边说边摸了摸我的头,陈树一笑春风,瞧着正像叔侄相见的场景,如果忽略不是那眼神总是落在女孩那丰满的那双峰上的话。

    等到进到了屋里,另外几人已忍不及了,偏陈树依旧是不缓不急的坐在桌上,两个娇俏的女儿家陪坐在一侧,明珠还给他斟了茶陈树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才向姐妹两关切的问道:“明珠你们姐妹俩可是下月及笄呀?”

    我笑着答道“是的呀,陈叔叔,正是下月十三,没想您还记得”

    陈树捋了捋下巴上短短的一撮胡子笑道“那是自然,叔叔当然是盼着你姐妹两长大成人了,你们母女三人,若能享齐人之福,岂不快哉,哈哈”

    “原来您不是要给我们姐妹俩过生辰呢”

    我瞪了陈叔叔一眼道“好侄女,怎么会,你这的生辰叔叔可是盼着呢”

    陈树一手捋胡子,好像是叔侄其乐融融,只是身下一手已偷偷的捏上了我的屁股突然间。

    房里想起了一阵的呜咽声,我和妹妹一看,只见母亲已被马家的三兄弟剥光了,就在那酸梨枝木的摇椅上弄了起来,所闻之处,只有水声,母亲上下三个淫穴都被坚硬的大肉棒占满,尤其是母亲嘴里马二叔的棒子是最粗的。

    平时给马二叔弄口活总是被弄得满口酸软,合都合不上,马二叔的龙茎在母亲的嘴里快速的抽插着,见着我姐妹看过来,就伸手招了他最喜欢的小妹,小妹霎时便红了脸,亦步亦趋的朝着那浑身光裸的健壮男人走去,眼睛却总瞟向被干的已经人事不知的母亲,想着自己下个月,也要开始面对这些男人,便觉得满心的羞涩,只是禁不住的偷瞄着母亲。

    马二叔一把拉过走神的妹妹,一只手就揉上了妹妹齐胸襦裙下的双乳,另一只手熟练的解着旁边的绳结,没一会妹妹身上就只剩下一件短襟纱衣,靠在马二叔的肩上,妹妹嘴里只冒出零零碎碎的沉吟声,一张小脸红红,白皙玲珑的双乳像两只调皮的玉兔,马二叔一手正好把握,看着小白兔一跳一跳,忍不住一巴掌拍向颤抖的乳峰上“啊~~~别呀”

    嘴里说着不要,却又将头扬起,送出了胸前的小白兔,尽供着前头的大汉凌辱“哈哈,我瞧着,明慧可有天分,这骚的小样,不枉费咱们从小就教导”

    手里更用力的揉搓的手中的白兔,嘴里嘬着妹妹嫣红的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马二叔更用力的在母亲的嘴里抽插起来“明慧你可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马二叔有一下没一下的亲着妹妹裸露的皮肤“你瞧瞧我这可快要忍不住了,晚上就想强了你”

    手中忽然加重“啊哈!···,轻点呀···”

    妹妹被马二叔的蛮横吓得一缩,才小声的答道“快了···就快了,啊呀”

    还没说完,马二叔就一口咬上了妹妹的胸前的红果,按着母亲的头快速的在母亲嘴里抽了好几下,最后一下深深的扎进母亲的嘴里,泄在了里头。

    妹妹看着母亲嘴里身上白白的乳液,羞得埋进了马二叔的胸里,软软的的奶子蹭在男人结实的胸口上,刺激的刚刚发泄过的欲望又大了起来,拉过妹妹,随便坐在屋里的一把椅子上,将那带着母亲口水的男根又插进了妹妹的嘴里。

    马二叔最喜欢妹妹,却无奈还不能动这小姑娘。

    男人们刚泄过一轮,母亲总算能喘上一口气,趴在马三叔的胸前慢慢舔过他的胸膛,幽幽的说道:“一个个尽惦记本公主的宝贝女儿,真是为老不尊”

    纤纤素手正好点在男人的胸前那凸起的一点,男人虎躯一震,一翻身便将母亲压在了身下,利刃横穿销魂的甬道,急速的操弄“还什么公主,都给我们操了这么多回,还惦记着自己尊贵呢,当公主有什么好,还不得给那些老男人操,是不是?”

    狠狠捅了一记,硬逼着曾经的公主现在他的胯下奴回答曲人的问题“是呀是呀,啊~~~~好爽,还要,公主也是荡妇,啊~~~荡妇,”

    “名门贵族规矩最严”

    正让我吐着肉棒的陈叔叔说道,“族中女儿及笄那日要身份最高的长辈破身,然后认过族中所有男子的肉棒才算礼成,嗯,明珠,快点!听说咱们这位公主可不是自个的父皇破的处女身呢”

    “公主殿下,这插您头一回的是哪个不长眼的?”

    闭目养神的马大叔凌厉的双眼看向母亲,母亲被看的一哆嗦,母亲和我们一样,都怕马大叔,马大叔十岁就上战场,做为镇北大将军的继承人培养长大,一身的杀气任是谁见了都得抖三抖“是··是··是国公爷,啊~~~,好深~~~,等我……及笄,母亲她……便让国公爷操了我”

    “原来是公主的外祖父呀”

    马三爷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攻势都是松了下来,兴致冲冲的问道“现在的玄武皇帝”

    “嗯哼~~,好舒服,是呀,十岁那年,外祖父谋朝篡位自己登了基,还封了皇后给我母亲,啊~~”

    曾经觉得不堪的往事,现在也能拿来作为交欢的谈资,哪里还有公主的高贵呢!。

    马二叔听了猛然紧攻,看来是被母亲说的欲火起了,不怪马二叔,就连我听了,也动情的很,原来我的外婆还嫁给了曾外祖父呀!于是我不禁吮着陈叔叔的肉棒,一手捏起双乳,另一只手便扣起了自己的小穴,陈叔叔看到笑着说:“这个才真真的是淫荡,”

    说着伸手揉起了我的两个乳儿,才接着道:“听着自个母亲被曾外祖父开苞,这就骚起来了,嗯!!”

    我的嘴里含着肉棒,无法应答,只能由着陈叔叔越插越快,最后泄在我嘴里“吃下去,明珠,全部吃下去”

    我吞咽着男人给我的东西,久久说不出话来。


    第二章

    “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今个请大家来,是为了我那两个丫头,这及笄礼成,便是大人了,总要有个男人教会女孩儿家怎么做女人,也把大家当做了娘家长辈,让两个丫头认认亲”

    母亲招待晚上的客人说道“娇兰,我可是好久操你的骚穴了,来摸摸,弟弟可想你了”

    一位客人趁着母亲不注意,扯了母亲的手,拉到了他的膝上,众人爆发出一阵的淫笑,他教母亲摸他已经整装待发的肉棒,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操过母亲,玩闹起来毫无忌讳,母亲的罩衣已经被扯掉,只剩下了百花裙,“哎呀,别闹,”

    母亲小声的对身后的人说道“各位乡里乡亲,今天可是我家闺女的好日子,先行了我闺女的事,晚上我一定陪大家尽兴如何”

    母亲被闹得没办法,朝各位相邻说道,一手甩开郑叔叔的手,来唤我和妹妹。

    母亲看到我和妹妹手牵着手走出来,脸上既有女儿终于要长大成人的喜悦,又有女儿成年的失落感,心理滋味难以言述,我和妹妹敛身各位叔伯然后站到一旁。

    等待着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这按照规矩,这女子初夜破身的人该是自家身份最高的长辈,奈何我们母子三人在这山里相依为命,也没个什么正经的长辈,那就我这做娘的做主让我这两姑娘认了平日里最关照我们家的两个男人做叔叔,有叔叔教导也算合规矩了”

    “这是谁把你操爽了你就把姑娘给他吧,早知道我也多来操操你了大家说是也不是”

    堂下突然有人说道,众人也跟着起哄“就是说呀,真是悔不当初呀”

    一个男人一脸的懊悔母亲一看各位义愤难平,才慌忙道“各位这也是没办法,谁让我只生了这两个宝贝女儿呢,不如等将来给你们生了亲生女儿再来给你们操如何,如今不早了来明珠,明慧”

    母亲向在旁边的我们俩招了招手,我拉过又在发呆的妹妹朝母亲走去,随着母亲走到了陈叔叔跟前牵了我的手想陈叔叔说“明珠呀,如今娘就让你认了陈叔叔做叔叔,从今往后你这就是陈叔叔家的人了,一切都有陈叔叔做主,记住了么”

    “母亲我明白了”

    我向母亲绽放了一个明媚的笑脸便朝向陈叔叔,行了礼“侄女见过叔叔”

    “好好好”

    陈叔叔笑的开怀,一把扯过我的身子,就将手伸进我的斗篷里,摸上我斗篷里未着寸缕的身子“嗯啊,陈叔叔”

    “侄女,如今我是你正经叔叔了,你该叫我什么”

    好似惩戒一般,狠狠的在我娇嫩的花穴上掐了一把“啊!!!叔叔,侄女错了,亲叔叔呀,饶了侄女吧”

    我疼得一叫,赶紧求饶,这才免了一场皮肉之苦。

    然后母亲带着始终低着头的妹妹到了马二叔身前,我吓了一跳,没想到母亲竟将娇嫩的妹妹给了马二叔,不论马二叔那就异于常人的大肉棒,单轮马家三兄弟就够妹妹受的了吧。

    果然见马二叔淫邪一笑将妹妹一把抱进怀里,大手一挥便扔了妹妹避身的斗篷,妹妹骤然全裸,一下那雪白的身子便羞怯的躲进了好色男人黝黑的胸膛里当。

    我正性致满满的欣赏着娇羞的妹妹被人凌辱,看着她的清白被玷污,仿佛我也有快感似得,正当我欣赏的入神的时候,叔叔一把将我的神智拉回了自己的身上,不知何时我的斗篷也不知去了哪,我和妹妹也一样裸在了所有人面前,面对着等着分享我的男人们,我的心里是又害怕又期待。

    叔叔亲着我胸前的雪白皮肤,娇挺的双乳,一只手探着我身下的花穴弄出噗嗤的水声,我不禁有些耳热“怎么样,亲侄女,叔叔弄得舒服吧,看这小水流的,准备好迎接叔叔了吗”

    叔叔一脸淫笑的问道我好想是故意挑战男人的底线一样“啊……叔叔快来呀,侄女好想好你,侄女好想要男人呀”

    这话说的让全厅的男人都哗然一片,有在操母亲的男人一把拍向母亲好似熟透了的大桃子似得双乳,说“你看看,荡妇,你养的女儿和你一样骚”

    “啊啊啊……再来再来啊,好舒服呀……荡妇生的小荡妇就是给男人操,啊……”

    母亲已经沉溺在情欲里,什么也听不见了“哈哈哈”

    男儿听了兴起,操的更深,更狠,母亲的呻吟响彻了大厅陈叔叔听了是一脸淫笑,“叔叔要来了,你可要忍忍了”

    说罢便抬起我的一条腿,将我紧紧摁向了那大肉棒之处“啊~~~好疼呀,叔叔轻一点呀”

    饶是已经准备好,我也承受不住这破身之痛,陈叔叔的肉棒在我的花穴里挺着没动,手上摸着我身上敏感之处,亲着我的小嘴,想让我放松一些,渐渐才感觉到穴儿里的水多了,我被摸的心理痒痒的,稍稍动了动身子,发现一阵酥麻传来,陈叔叔接感觉到我的情动,渐渐动作起来,我感觉到穴儿里涨涨的,不由叫出声来:“啊~~好涨呀,叔叔别戳了,嗯~~~里边好痒呀”

    “小骚货这就发浪了,来看叔叔我怎么整治你”

    说完陈叔叔两手掐着我的腰,大进大出,我慢慢的便觉出了这男女交欢的乐趣,“叔叔好大呀~~~叔叔操的明珠好舒服呀,戳到顶了~~啊~~~~~”

    我手攀着陈叔叔的肩膀,随着陈叔叔的节奏上下动着,那破身的痛感慢慢去了,现在只剩下了那一股酥麻酸劲。

    抬眼一看,妹妹明慧还在马二叔手上,两眼含着晶莹的泪珠,身上随着马二叔的抚摸颤抖着,特别是那双雪白的丰乳,马二叔吸得津津有味,看得出来,明慧还没放开。

    马二叔让明慧先亲亲自己的大屌,先纾解一回,恐怕自己伤着明慧,马二叔将明慧放到旁边的榻上,自己躺在和明慧相反的方向,一手便将明慧翻了个个,让明慧趴到自个身上,让明慧给吃他的大肉棒,自己则用舌头舔着明慧的小穴。

    明慧像往常一样,两手轻轻揉那软袋,舌头先一添那大龟头的,再慢慢的将那整个吞进嘴里,舌头不停舔着前头的眼,慢慢的吮吸着,在嘴里一进一出,一只手放开了肉袋,随着嘴里的节奏上下撸着男人的巨根。

    可今天马二叔在下头,竟然舔她那里,软软热热的舌头扫过自己的小豆豆,小阴唇,到了那小穴的位置便老想往那穴里钻,嘴里还吸着,舌头扫过那花穴,不一会明慧便受不住了,嘴里呜呜呜的上气不接下气的,吐了那肉棒,嘴里忍不住的呻吟:“嗯哼~~不要了~~~马二叔,明慧好难过”

    明慧不住的扭着自己的身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觉得自己要受不了了,那马二叔一听就知道,明慧这是要到了,嘴里更用力的吮着,果然见明慧咬着牙,想喊不敢喊的样子,突然间明慧的身子便抖了起来,明慧只觉得小穴里一缩一缩的,舒服的感觉一直冲向头顶,她很想很想,就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实在受不了了,扭着身子,嘴里轻轻喊出声:“嗯~~~嗯~~~~~~嗯啊~~~~”

    等喊完了才觉得难为情,那么多男人在,羞得脸红,她还是没办法向娘亲和姐姐那样大声的呻吟。

    马二叔看她扭得厉害,知时机已到,他猛的翻身,将明慧压在下头,亲明慧的嘴,说道:“明慧乖,就一下,就疼一下,马上就舒服了啊”

    明慧羞涩不过,看过那么多,她也是知道自己这是被撩的发浪想要男人了,既然娘亲把自己给了她了,那必然是要把身子给他的了,她满面羞红,轻轻应了声:“嗯~~”

    马二叔一听更兴奋了,身子下头巨龙更加肿胀,他坐起来让明慧两腿分开坐在他腿上,将明慧慢慢抬起,看着明慧说:“来,明慧,看看二叔是怎么破了你的身子的”

    明慧羞得不敢看,被马二叔磨得受不了这才把眼睛睁开,看见自己的下身正在那抬起的巨龙之上,马二叔看到她睁了眼睛,便慢慢的将明慧的花穴压向自己的巨龙,明慧就这么看着那巨龙慢慢的戳进自己的小花穴里,她只觉得小穴涨的厉害,突然一下撕裂的痛感袭向明慧小小的身子“啊~~~~~~~~”

    马二叔看着那处女的血慢慢的顺着自己的男根流下来,不可抑制的将明慧一下按在了自己的身上,让肉棒尽根没入,明慧只觉得疼得快要晕过去了。

    马二叔看着明慧的小脸惨白,知道是自己那物大的异于常人,伤到了,他没敢动,只敢亲遍明慧的身上,一只手四处游移,一手摸向明慧的下身,轻轻的揉着那小红豆,希望她早点放松明慧只觉得酸痛难当,渐渐的才好了些,脸也不那么白了,反倒因为马二叔的撩拨慢慢泛起了红晕。

    马二叔看她渐渐适应了,便慢慢的移动自己的男根,看着明慧的反应,慢慢的加快速度,渐渐的明慧穴儿里头的浪水越流越多,也能适应马二叔的大肉棒了,不过毕竟第一次,有事那样腼腆端庄的性子,要说多舒服,怕是没有的。

    明慧还在咬着牙,忍受着星星点点的不适和酸痛,别人早已经快乐的享受起来了。

    淫靡是这里的夜晚的的主旋律,从各家各户传出来的男女呻吟伴随着太阳升起久久不能落下天亮了。

    其他人都走了,为了我二人成年,家里也做了一番改动,大房隔成了三间,一般时候我母女三人是一人一间房,我们姐妹两不再住一起了,不过家里的隔断都是能拆的,他们说是这样母女三个操起来更有意思自从我们姐妹及笄礼成之后,家里又多挂了两只红灯笼,就为了告诉对岸的男人,这家里多了两个能操的女人了。


    第一章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

    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

    复前行,欲穷其林。—陶渊明

    在我有记忆的时候,就住在这个村子里了,一个不大的,人不多的,在一个山坳里的,叫桃源的村子。

    邻家的大爷告诉我,我母亲是怀着我和妹妹的时候来到村子里的,就顺着村子里的那条河。

    母亲说,这里是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这里的人们就像我们一样,为世俗不容,我们躲在这里,像是在做一个疯狂的梦。

    在村子中间,有一条小河,就是带着我和娘亲来到这里的那条河,河的两岸是村东和村西,我们家住在东边,一个二进小院,前院庭前摆着摇椅石桌石凳,后院是两层的绣楼。

    出了门就能看到横亘桃源村的小河,河里养着鱼和莲花,常有河对岸的叔叔伯伯带来收成给我们。

    时至秋日,王大叔给我们送来了今年的口粮,母亲看着王大叔忙里忙外,连忙唤王大叔来喝杯水,虽说到了秋天,可天上的日头一点不弱。

    看着王大叔只穿了短褂还流了一身的汗,不好意思道:“要不是村里养活我们母女三人,妾身不知要沦落到何境地,真是不知该如何感谢才好。”

    母亲揪着帕子,当时便要落泪王大叔赶忙拽了母亲的手“哎呀,我的娇娇,你这是要做什么,快别哭了,老王我要心疼死咯”

    边说,边给母亲擦眼泪,边摸着母亲娇嫩的小手,迷着小角眼“那娇娇晚上可要让我们快活快活,这秋收可是个累人的活!嘿嘿!”

    那不明意味的笑让母亲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

    “你们晚上来,我等着你们”

    一说完,母亲就扭头急急忙忙进了屋王大叔笑嘻嘻的外面喊:“那我晚上叫马家三兄弟一块呀”

    边走边嘀嘀咕咕着“还得让郑奸商带上他的宝贝女儿来,嘿嘿!”

    说着便走远了。

    母亲听着外面王大叔的话又是一阵羞涩,我看着母亲揪着小手绢一副春光无限的样子笑着打趣到:“母亲这都让他们干了多少回了,还羞个什么呢”

    “就是就是,娘亲最爱马家叔叔的大肉棒,可是却最喜欢和陈叔叔在一起玩”

    妹妹煞有介事的分析道,两条辫子轻轻甩起来,又黑又亮,妹妹长得纤巧秀气,巴掌大的鹅蛋脸,下巴尖尖再搭上水灵灵的大眼睛,而且身量比起我来略小上一些,快及笄了,竟还似十岁左右的幼女一般,不似我身材高挑。

    叔叔每回都爱让妹妹吃他们的大肉棒,说是小姑娘干的更爽,真是不要脸“你这孩子,连长辈都敢编排,一点没有女孩子样,若是在外面哪里还能容你这样放肆,唉~”

    娘亲细眉微颦,一副瞅上心头的样子,不知识想到什么的样子,“母亲这又是叹的什么气,在这儿不痛快了,按我说的,能永远不回去才好呢,在外头那些个长辈想怎么弄你,就怎么弄,规矩大过天,咱们女人除了张开大腿还能怎么样?”

    我坐到母亲身边在母亲耳边轻轻的说,如愿以偿的看到母亲的娇躯一颤,脖颈上起了一层小疙瘩。

    如愿的笑开了,又引得母亲一阵的嗔怪,眼波如水,端的一位风流美人。

    秋天,夜长了,日短了,暮色四合。

    夜晚,总是享乐的时光。

    天黑了,东岸的人家早早的挂起了红灯笼,母亲沐浴后只着对襟茜素红纱衣,细细的腰带松松垮垮的绕在细腰上,前襟露出大红的肚兜,嫣红挺翘的乳头隐约可见。

    我笑道:“母亲今晚穿的可真漂亮,闪吓了王大叔的眼咯?”

    我来到母亲身边,搂在母亲的腰上,低头贴近母亲的胸前,伸出小舌头轻轻一添母亲胸前的小豆豆,双手贴着母亲的腰两侧向腿心划去“嗯~”

    母亲一声轻微的呻吟声溢出了殷桃小嘴听得母亲的反应,我手下更加轻盈“瞧瞧,这就动情了,晚上可要让他们好好弄弄你”

    我边说边添,手也不停,母亲的表情明显难耐起来“嗯~,好呀,女儿大了,翅膀硬了,竟然敢调戏起母亲来了,嗯~哼,等及了竿,啊呀,别咬,被村里那些个丑男人们入一入,可指不定多风骚”

    母亲软了的身子摊在了椅子上,小脸微醺,大眼微眯,显得别样的诱人。

    这时门外有脚步声传来,我知是王大叔一行人来了,“娇兰,我们来看你来了”

    温文尔雅声音又暗藏挑逗意味,一听就是陈叔叔的声音,陈叔叔名唤陈树,听说原来是一位探花郎,文采那是最好不过的,我和母亲都喜欢陈叔叔那一身书卷气,年纪渐长,又凭添几分风流味,整个人愈发显得俊朗。

    母亲一听就喜笑颜开,拨开我,扶一扶发髻便迎了出去。

    作为曾经琴棋书画精通的小公主,母亲和陈叔叔应该是最有默契,母亲倚在门边,与陈叔叔两眼相对,笑着一颔首,正要说些什么我和妹妹朝着门外来人道了个万福,然后笑着说道:“陈叔叔,你可来了,母亲都等你半天了呢”

    “是明珠呀,这一段时日不见,都长大了一些呀”

    边说边摸了摸我的头,陈树一笑春风,瞧着正像叔侄相见的场景,如果忽略不是那眼神总是落在女孩那丰满的那双峰上的话。

    等到进到了屋里,另外几人已忍不及了,偏陈树依旧是不缓不急的坐在桌上,两个娇俏的女儿家陪坐在一侧,明珠还给他斟了茶陈树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才向姐妹两关切的问道:“明珠你们姐妹俩可是下月及笄呀?”

    我笑着答道“是的呀,陈叔叔,正是下月十三,没想您还记得”

    陈树捋了捋下巴上短短的一撮胡子笑道“那是自然,叔叔当然是盼着你姐妹两长大成人了,你们母女三人,若能享齐人之福,岂不快哉,哈哈”

    “原来您不是要给我们姐妹俩过生辰呢”

    我瞪了陈叔叔一眼道“好侄女,怎么会,你这的生辰叔叔可是盼着呢”

    陈树一手捋胡子,好像是叔侄其乐融融,只是身下一手已偷偷的捏上了我的屁股突然间。

    房里想起了一阵的呜咽声,我和妹妹一看,只见母亲已被马家的三兄弟剥光了,就在那酸梨枝木的摇椅上弄了起来,所闻之处,只有水声,母亲上下三个淫穴都被坚硬的大肉棒占满,尤其是母亲嘴里马二叔的棒子是最粗的。

    平时给马二叔弄口活总是被弄得满口酸软,合都合不上,马二叔的龙茎在母亲的嘴里快速的抽插着,见着我姐妹看过来,就伸手招了他最喜欢的小妹,小妹霎时便红了脸,亦步亦趋的朝着那浑身光裸的健壮男人走去,眼睛却总瞟向被干的已经人事不知的母亲,想着自己下个月,也要开始面对这些男人,便觉得满心的羞涩,只是禁不住的偷瞄着母亲。

    马二叔一把拉过走神的妹妹,一只手就揉上了妹妹齐胸襦裙下的双乳,另一只手熟练的解着旁边的绳结,没一会妹妹身上就只剩下一件短襟纱衣,靠在马二叔的肩上,妹妹嘴里只冒出零零碎碎的沉吟声,一张小脸红红,白皙玲珑的双乳像两只调皮的玉兔,马二叔一手正好把握,看着小白兔一跳一跳,忍不住一巴掌拍向颤抖的乳峰上“啊~~~别呀”

    嘴里说着不要,却又将头扬起,送出了胸前的小白兔,尽供着前头的大汉凌辱“哈哈,我瞧着,明慧可有天分,这骚的小样,不枉费咱们从小就教导”

    手里更用力的揉搓的手中的白兔,嘴里嘬着妹妹嫣红的小嘴,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马二叔更用力的在母亲的嘴里抽插起来“明慧你可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

    马二叔有一下没一下的亲着妹妹裸露的皮肤“你瞧瞧我这可快要忍不住了,晚上就想强了你”

    手中忽然加重“啊哈!···,轻点呀···”

    妹妹被马二叔的蛮横吓得一缩,才小声的答道“快了···就快了,啊呀”

    还没说完,马二叔就一口咬上了妹妹的胸前的红果,按着母亲的头快速的在母亲嘴里抽了好几下,最后一下深深的扎进母亲的嘴里,泄在了里头。

    妹妹看着母亲嘴里身上白白的乳液,羞得埋进了马二叔的胸里,软软的的奶子蹭在男人结实的胸口上,刺激的刚刚发泄过的欲望又大了起来,拉过妹妹,随便坐在屋里的一把椅子上,将那带着母亲口水的男根又插进了妹妹的嘴里。

    马二叔最喜欢妹妹,却无奈还不能动这小姑娘。

    男人们刚泄过一轮,母亲总算能喘上一口气,趴在马三叔的胸前慢慢舔过他的胸膛,幽幽的说道:“一个个尽惦记本公主的宝贝女儿,真是为老不尊”

    纤纤素手正好点在男人的胸前那凸起的一点,男人虎躯一震,一翻身便将母亲压在了身下,利刃横穿销魂的甬道,急速的操弄“还什么公主,都给我们操了这么多回,还惦记着自己尊贵呢,当公主有什么好,还不得给那些老男人操,是不是?”

    狠狠捅了一记,硬逼着曾经的公主现在他的胯下奴回答曲人的问题“是呀是呀,啊~~~~好爽,还要,公主也是荡妇,啊~~~荡妇,”

    “名门贵族规矩最严”

    正让我吐着肉棒的陈叔叔说道,“族中女儿及笄那日要身份最高的长辈破身,然后认过族中所有男子的肉棒才算礼成,嗯,明珠,快点!听说咱们这位公主可不是自个的父皇破的处女身呢”

    “公主殿下,这插您头一回的是哪个不长眼的?”

    闭目养神的马大叔凌厉的双眼看向母亲,母亲被看的一哆嗦,母亲和我们一样,都怕马大叔,马大叔十岁就上战场,做为镇北大将军的继承人培养长大,一身的杀气任是谁见了都得抖三抖“是··是··是国公爷,啊~~~,好深~~~,等我……及笄,母亲她……便让国公爷操了我”

    “原来是公主的外祖父呀”

    马三爷好像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攻势都是松了下来,兴致冲冲的问道“现在的玄武皇帝”

    “嗯哼~~,好舒服,是呀,十岁那年,外祖父谋朝篡位自己登了基,还封了皇后给我母亲,啊~~”

    曾经觉得不堪的往事,现在也能拿来作为交欢的谈资,哪里还有公主的高贵呢!。

    马二叔听了猛然紧攻,看来是被母亲说的欲火起了,不怪马二叔,就连我听了,也动情的很,原来我的外婆还嫁给了曾外祖父呀!于是我不禁吮着陈叔叔的肉棒,一手捏起双乳,另一只手便扣起了自己的小穴,陈叔叔看到笑着说:“这个才真真的是淫荡,”

    说着伸手揉起了我的两个乳儿,才接着道:“听着自个母亲被曾外祖父开苞,这就骚起来了,嗯!!”

    我的嘴里含着肉棒,无法应答,只能由着陈叔叔越插越快,最后泄在我嘴里“吃下去,明珠,全部吃下去”

    我吞咽着男人给我的东西,久久说不出话来。


    第二章

    “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今个请大家来,是为了我那两个丫头,这及笄礼成,便是大人了,总要有个男人教会女孩儿家怎么做女人,也把大家当做了娘家长辈,让两个丫头认认亲”

    母亲招待晚上的客人说道“娇兰,我可是好久操你的骚穴了,来摸摸,弟弟可想你了”

    一位客人趁着母亲不注意,扯了母亲的手,拉到了他的膝上,众人爆发出一阵的淫笑,他教母亲摸他已经整装待发的肉棒,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操过母亲,玩闹起来毫无忌讳,母亲的罩衣已经被扯掉,只剩下了百花裙,“哎呀,别闹,”

    母亲小声的对身后的人说道“各位乡里乡亲,今天可是我家闺女的好日子,先行了我闺女的事,晚上我一定陪大家尽兴如何”

    母亲被闹得没办法,朝各位相邻说道,一手甩开郑叔叔的手,来唤我和妹妹。

    母亲看到我和妹妹手牵着手走出来,脸上既有女儿终于要长大成人的喜悦,又有女儿成年的失落感,心理滋味难以言述,我和妹妹敛身各位叔伯然后站到一旁。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