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欢乐人生&mdash成为姐夫的小棉袄

    发布时间:2020-05-21 00:01:39   


    在我二十二岁那年,从医学校毕业回来,应聘到一家医院上班。

    姐姐林琦生了小静。由于也没有哥哥,弟弟,所以我们姐妹关系特别好,我还没结婚,所以在姐姐生产前的一个月多里我几乎都天天住在姐姐家里,照顾她。由于天天在一起住嘛,和姐夫志刚也慢慢熟络了。我其实心里早就蛮喜欢姐夫,高高的,壮壮的,说话不急不慌还老是笔呵呵的,还蛮英俊。

    有时想自己要能找个这样的老公也蛮好,替姐姐感觉幸福。

    只是以前不太敢和姐夫说话,毕竟是姐姐的老公哟,嘻嘻。随着慢慢的熟悉,渐渐地,我在姐姐也穿着随便起来,和姐夫话也多了,有时还开他个小玩笑。

    毕竟我年轻,性格又蛮开朗的。那天我们三个坐在一起吃晚饭,吃着吃着我问道,“姐夫,问你一个问题,关于瞳孔的小笑话。知道不知道是什么?”

    “呵呵。我不知道。”

    “嘻嘻,别想歪了呀,是瞳孔嘛。”

    我笑着调侃他。“呵呵。珂珂,你现在可不能逗他。”

    姐姐林琦在旁边边吃边说,“他现在不但是色狼,还是饿狼呢。”

    “怎么了?”

    我迷惑不解,色狼嘛,男人都好色,姐姐也许是调侃姐夫呢,饿狼为什么?“我也讲个笑话”

    姐姐没有有接我的话,接着说:“两个男人在医生的诊室外面,一个问另外一个,‘你怎么了?’另一个说,‘我的肉棒上有一个圈,你呢?’,另一个说,‘我的肉棒上有一个绿圈。’一会医生让两个人进去了,看了肉棒上红圈的说,‘没事,我给你开点药,你拿了吃,你可以走了。’又看了有绿圈的说,‘你的肉棒会慢慢烂掉,你会死的!’‘什么?!你对那个有红圈的人说一点事也没有,跟我说却会死?’‘哦,肉棒上有一圈口红,和一圈发霉可是两回事!!’”

    “姐姐,你讲黄色段子给我听听。人家可还小孩呢!”

    我笑着对姐姐撒娇,这个模样在姐夫眼里一定很可爱。人家说两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不由自主就会争取这个男人对自己好感,两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也是如此。我早已不是小孩子了,也听懂了姐姐这个笑话的暗示,姐姐快要分娩了,这时当然不能给姐夫干小穴,恐怕姐夫的肉棒好久不用,已经发霉了。姐夫听了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喝了一口啤酒说,“老婆,你不想我死吧?呵呵。”

    “不想死也不成哟,我现在这么娇贵的身子,你可碰不得。”

    “姐,你还说……”

    听他们这样说话,我有点害羞了。“看你的小棉袄替你说话呢,你穿了你的小棉袄得了。”

    姐姐林琦继续笑着说道。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棉袄,这话我当然听到过哟。有时姐夫的朋友也会偶而见我,听说我是什么人,有的也会暧昧的笑一笑,人家当然看的懂,谁让我长的这么漂亮呢,嘻嘻。所以,以前不熟悉的时候,我都不敢和姐夫说话。姐姐这么说什么意思嘛。我心跳也快了起来,脸也红了。“姐!你说的什么呀?”

    “要你救救你姐夫啊,死了他,我可没老公了,呵呵。”

    “去你的,坏死了,调戏妹妹……”

    我不能再装听不懂了。我红着脸瞄了一眼,看着我们姐妹斗嘴的姐夫也插不上嘴,尴尬的喝着他的啤酒。“我要是要了姐夫,你还不得哭的上吊喽。”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了一句。在说笑中吃完晚饭,姐姐到沙发上休息去了,我和姐夫收拾餐具,在厨房里免不了两个人撞在一起,我又像以前那样不自然起来,觉得姐夫好像就是故意撞我一样,我的心跳的怦怦响。洗涮之后,我早早就进了另一个房间躺在了床上,想起刚才的对话,下面的小穴竟然湿了,好想有个男人抱抱我,干小穴一下。可是,我现在回到这个城市连个男性朋友都没有呢,更别说男朋友了。我自己用手伸手内裤轻轻的抚慰着自己的小穴,却越摸越发痒起来。这时听到房门响了,姐姐挺着肚子走了进来。我问道,“你怎么还不睡?”

    “呵呵,你睡的着吗?平时都没这么早上过床。”

    姐姐来到我的床前坐了下来,“我来问问你想不想让你姐夫穿穿小棉袄。”

    “姐,你又来调戏人家。”

    我有点生气的的回答。“呵呵。不进调戏了,是真的,你听我说,我怀孕前几个月还可以让你姐夫干一下,这两个月已经不行了,怕干流产了。等过几天我生下小孩子,又要一两个月的休息才行。”

    “那你想让姐夫和我……?”

    我那时还说不出来这个干字。“嗯。你姐夫是正常的男人,不但正常而健壮,不健壮而欲望也强,万一这期间他要是忍耐不住,出去找个小姐得上什么病,可就完了。如果不找小姐,你姐夫那模样,要找个小三,更是不好哟?不说花钱给她,感情对姐姐可没那么专一了。”

    “那你就准备牺牲你妹妹我的肉体啊!?”

    我有点忿忿不平。“呵呵。妹妹你对我最好了,我怎么会对不起你呢。我看的出来,你蛮喜欢你姐夫的。”

    “不是那种喜欢了嘛。”

    我有点脸红了。“好妹妹,你在大学里没有交过男朋友,回来这么久也没有一个男人陪你,你已经大了,也会需要的哟。”

    听了姐姐的话,我的脸更红了,心想,姐姐你不知道我现在就好想要男人干呢。在大学时,我可是被好多男人干过的,而且玩的很疯,嘻嘻。见我没有说话,姐姐站了起来,冲外边喊了一声,“老公,小棉袄不好意思说好……呵呵。”

    然后走了出去,姐夫贼眉鼠眼的从外边走了进来。姐姐走门前还回头冲我做了鬼脸,好像小声说好好享受。关了门走了出去。去你的,我就是要好好享受,我知道被男人干什么会很爽的,我现在就要享受你老公。不过,看着姐夫走到我面前,我还是很害羞的,姐夫干小姨子这种事大家都天天说,可是真到了还真有点尴尬,管它呢,不过好刺激哟,反正老娘要想要,又是我勾引的。穿着睡衣的姐夫,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毕竟美女对男人的吸引力比不好意思大多了。而且是老婆大人同意,自己的小姨子,又是人见人爱的大美女,说不定早就在心里幻想干我了,只是以前没机会,也不敢而已。想到这里我,我的性致也已经起来,下面的小穴更湿,又不敢去摸,只得紧紧的夹着又腿,好痒哦。估计我有点害羞,也是被情欲勾起的漂亮脸蛋红的发烫。姐夫,飞快的脱了睡衣,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姐夫健壮的身体,呀,好大的肉棒呀,已经高高的站了起来。姐夫抛开我的被窝钻了进来,抱起我滚烫的身体。“得意了吧,你怎么说服我姐姐的?”

    这时我已经放开,反正一会就要被姐夫干,还扭捏什么啊。“嘿嘿。”

    姐夫笑了一下,也不说话,扯掉我的乳罩,玩弄我那双坚挺的乳房两下,又扯掉我的内裤,这时他的已经被性欲冲晕,只想干女人的小穴而已。姐夫翻身压到我的身上分开的双腿,将肉棒对准我的小嫩穴就刺了进去。他的鸡巴有点大,所以挺了两下才全根没入,这还得感谢我刚才就已经湿润了呢。肉棒插进我的小穴,一定爽死他了。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来,当然我的小穴刚才也正痒,这时得到了鸡巴的填入,也是让我舒服紧呢。姐夫用肉棒顶着我的小嫩穴,也不急着抽动,轻轻的晃着屁股,慢慢的顶着磨,一会用嘴一会用手玩弄我的乳房,这样的玩法一会就让我娇喘吁吁,狠不得求他干我。我只好也慢慢的挺着屁股迎合他。“嘿嘿。痒了吧,想让姐夫干了吧。”

    他还可真有经验。一定也玩不少女人了吧,姐姐不知道?真是好坏,肉棒已经插进了人家的小穴,调戏人家。我娇羞的呢喃着,“嗯……嗯……想……”

    姐夫干始抽动着肉棒玩弄我起来,粗大又坚硬的肉棒不停的刺入,拔出,重复着活塞运动,没有就把我干的淫浪起来,早已没有了刚才是因为被姐夫,姐姐的老公干的那扭扭捏捏娇态了,“啊……啊……姐夫……好爽……好舒服……使劲干我哟……啊……”

    “你个小骚货……一被干就开始浪了吧。”

    姐夫又使劲全力冲撞了十多下我的小穴,干的我更加的舒服,也更加浪了起来,“呀……呀……人家是小浪货……骚货……喜欢被姐夫干……啊……啊……好爽……要被干死了……啊……姐夫的鸡巴好大啊……好粗……啊……小穴要被干烂了……啊……好美……啊……噫呀……我……高潮了……爽死我了……爽死了……”

    “早就想操你了,嘿嘿。今天姐夫把你操的爽死……操烂你的骚穴。”

    姐夫的话绝对是真的,要是你有我这样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姨子,你也会想干的。只是姐夫有,现在也干到了。你不一定,有也不一定能干到。嘻嘻。所以姐夫现在第一次玩到我,特别兴奋。我现在又很淫荡的浪叫着,配合着他。所以他也玩的爽死了。他把我压在身下干了十多分钟,又让我骑在他身上由于自己来套他的鸡巴,他在下面还往上顶着,双手也不闲着揉搓着随着我上下的动作波涛汹涌的咪咪,这样又玩了近二十分钟,他的肉棒还是没要射精的意思。真是好强哟,我被干的浑身软绵绵的,动不了了。他又让我爬起来,厥着屁股给他干,我好喜欢这个姿势,这样的姿势显的我的腰更细,屁股更圆更大,两只咪咪吊起来也更大了。而且这样男人的肉棒会插的更深,“啊……啊……姐夫……你好厉害啊……妹妹……不行了……啊呀……爽死了……”

    姐夫抱着我的屁股猛烈的冲撞着我的小穴,小穴被干的流了好多淫水,随着姐夫的鸡巴抽送从小穴里被带出来,顺着我的大腿流淌。姐夫用这样的姿势竟然又猛烈干了十多分钟,才爆发。压着我的屁股紧紧的顶在小穴深处,鸡巴一跳一跳地抖着,把浓热的精液射进我的体内,我感觉他射了好久,射了好多,滚烫的精液有力的从他的鸡巴里喷射出来,撞向我的小穴花心,让我又一次高潮了。“姐夫,你真要把我玩死了……”

    “嘿嘿。珂珂……你这么漂亮,让我玩的好爽。真想再多玩一会呢。”

    他压在我身上不舍得的把肉棒拔出去,真到它变的软绵绵的被我的小穴挤了出去。嘻嘻。才抱起我,去浴室两个人一块冲洗干净。不过却一丝不挂的我抱到姐姐的房间。“去,我现在不能被插,你们少来这里勾引我。”

    姐姐躺在床上笑嘻嘻地对我们两个说。姐夫把我放在床上对姐姐说,“刚才珂珂问我怎么说服你让我干了她,你说说吧。”

    “呵呵。是你自己说这么漂亮的小姨子天天在一个屋里呆着,忍不住就想强奸了,我只是帮帮你说说,强扭的瓜不甜嘛。刚才甜吧。我在这里屋里都听到珂珂的叫床声。让人家也好想,又不能做,哎。呵呵。”

    啊,这是什么的姐姐呀,自己的老公想干自己的亲妹妹,不说训斥还帮忙。“姐,你真的这么开放,让姐夫干妹妹?”

    “只要你们自愿又开心不就行嘛。刚才爽不爽,你姐夫很厉害吧。呵呵。”

    我被姐姐问的羞红了脸,因为我刚才确实被干的好爽,也浪的大叫嘛,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干脆心一横,“是啊,好爽,好舒服喔,姐夫好会玩……可惜,你现在想也要不到哟……姐夫,来,再来干一下,就在这里,让姐姐痒死也要不了。嘻嘻。”

    过了一个月姐姐分娩了,坐月子又是一个月,这两个月我完全代替了姐姐成了姐夫的老婆,任他随时高兴就玩弄我美丽性感的身体,当然每一次我也很享受哦。客厅里父亲听完女林珂被姐夫志刚操上的故事,肉棒又涨了起来,拉起女儿林珂,让她厥起屁股,又是一阵狂干。“来,让爸爸用你最喜欢的姿势来操你。”

    另外的人就在一边欣赏着父女乱伦的性交,等到父亲林平又在女儿林珂的小穴里射了出来。林珂喘息着说,“爸爸,你好厉害哟。刚才已经干了几次,这么会又能来一次。”

    “呵呵。你,你姐,你妈都这漂亮,看着都想操,再说你刚才的故事太精彩了,才让爸爸又硬起来了。再说爸爸不是才开始享受操穴的快乐嘛,心劲高,哈哈!”

    众人也都一起笑了起来,妈妈刘芸冲着林琦问,“刚才林珂讲的故事,你也是那开放,那么浪,是怎么开始的呢?我和爸都晚了,这么老了才体会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

     

    在我二十二岁那年,从医学校毕业回来,应聘到一家医院上班。

    姐姐林琦生了小静。由于也没有哥哥,弟弟,所以我们姐妹关系特别好,我还没结婚,所以在姐姐生产前的一个月多里我几乎都天天住在姐姐家里,照顾她。由于天天在一起住嘛,和姐夫志刚也慢慢熟络了。我其实心里早就蛮喜欢姐夫,高高的,壮壮的,说话不急不慌还老是笔呵呵的,还蛮英俊。

    有时想自己要能找个这样的老公也蛮好,替姐姐感觉幸福。

    只是以前不太敢和姐夫说话,毕竟是姐姐的老公哟,嘻嘻。随着慢慢的熟悉,渐渐地,我在姐姐也穿着随便起来,和姐夫话也多了,有时还开他个小玩笑。

    毕竟我年轻,性格又蛮开朗的。那天我们三个坐在一起吃晚饭,吃着吃着我问道,“姐夫,问你一个问题,关于瞳孔的小笑话。知道不知道是什么?”

    “呵呵。我不知道。”

    “嘻嘻,别想歪了呀,是瞳孔嘛。”

    我笑着调侃他。“呵呵。珂珂,你现在可不能逗他。”

    姐姐林琦在旁边边吃边说,“他现在不但是色狼,还是饿狼呢。”

    “怎么了?”

    我迷惑不解,色狼嘛,男人都好色,姐姐也许是调侃姐夫呢,饿狼为什么?“我也讲个笑话”

    姐姐没有有接我的话,接着说:“两个男人在医生的诊室外面,一个问另外一个,‘你怎么了?’另一个说,‘我的肉棒上有一个圈,你呢?’,另一个说,‘我的肉棒上有一个绿圈。’一会医生让两个人进去了,看了肉棒上红圈的说,‘没事,我给你开点药,你拿了吃,你可以走了。’又看了有绿圈的说,‘你的肉棒会慢慢烂掉,你会死的!’‘什么?!你对那个有红圈的人说一点事也没有,跟我说却会死?’‘哦,肉棒上有一圈口红,和一圈发霉可是两回事!!’”

    “姐姐,你讲黄色段子给我听听。人家可还小孩呢!”

    我笑着对姐姐撒娇,这个模样在姐夫眼里一定很可爱。人家说两个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不由自主就会争取这个男人对自己好感,两个男人在一个女人面前也是如此。我早已不是小孩子了,也听懂了姐姐这个笑话的暗示,姐姐快要分娩了,这时当然不能给姐夫干小穴,恐怕姐夫的肉棒好久不用,已经发霉了。姐夫听了有点尴尬的笑了笑,喝了一口啤酒说,“老婆,你不想我死吧?呵呵。”

    “不想死也不成哟,我现在这么娇贵的身子,你可碰不得。”

    “姐,你还说……”

    听他们这样说话,我有点害羞了。“看你的小棉袄替你说话呢,你穿了你的小棉袄得了。”

    姐姐林琦继续笑着说道。小姨子是姐夫的小棉袄,这话我当然听到过哟。有时姐夫的朋友也会偶而见我,听说我是什么人,有的也会暧昧的笑一笑,人家当然看的懂,谁让我长的这么漂亮呢,嘻嘻。所以,以前不熟悉的时候,我都不敢和姐夫说话。姐姐这么说什么意思嘛。我心跳也快了起来,脸也红了。“姐!你说的什么呀?”

    “要你救救你姐夫啊,死了他,我可没老公了,呵呵。”

    “去你的,坏死了,调戏妹妹……”

    我不能再装听不懂了。我红着脸瞄了一眼,看着我们姐妹斗嘴的姐夫也插不上嘴,尴尬的喝着他的啤酒。“我要是要了姐夫,你还不得哭的上吊喽。”

    我也不甘示弱的回敬了一句。在说笑中吃完晚饭,姐姐到沙发上休息去了,我和姐夫收拾餐具,在厨房里免不了两个人撞在一起,我又像以前那样不自然起来,觉得姐夫好像就是故意撞我一样,我的心跳的怦怦响。洗涮之后,我早早就进了另一个房间躺在了床上,想起刚才的对话,下面的小穴竟然湿了,好想有个男人抱抱我,干小穴一下。可是,我现在回到这个城市连个男性朋友都没有呢,更别说男朋友了。我自己用手伸手内裤轻轻的抚慰着自己的小穴,却越摸越发痒起来。这时听到房门响了,姐姐挺着肚子走了进来。我问道,“你怎么还不睡?”

    “呵呵,你睡的着吗?平时都没这么早上过床。”

    姐姐来到我的床前坐了下来,“我来问问你想不想让你姐夫穿穿小棉袄。”

    “姐,你又来调戏人家。”

    我有点生气的的回答。“呵呵。不进调戏了,是真的,你听我说,我怀孕前几个月还可以让你姐夫干一下,这两个月已经不行了,怕干流产了。等过几天我生下小孩子,又要一两个月的休息才行。”

    “那你想让姐夫和我……?”

    我那时还说不出来这个干字。“嗯。你姐夫是正常的男人,不但正常而健壮,不健壮而欲望也强,万一这期间他要是忍耐不住,出去找个小姐得上什么病,可就完了。如果不找小姐,你姐夫那模样,要找个小三,更是不好哟?不说花钱给她,感情对姐姐可没那么专一了。”

    “那你就准备牺牲你妹妹我的肉体啊!?”

    我有点忿忿不平。“呵呵。妹妹你对我最好了,我怎么会对不起你呢。我看的出来,你蛮喜欢你姐夫的。”

    “不是那种喜欢了嘛。”

    我有点脸红了。“好妹妹,你在大学里没有交过男朋友,回来这么久也没有一个男人陪你,你已经大了,也会需要的哟。”

    听了姐姐的话,我的脸更红了,心想,姐姐你不知道我现在就好想要男人干呢。在大学时,我可是被好多男人干过的,而且玩的很疯,嘻嘻。见我没有说话,姐姐站了起来,冲外边喊了一声,“老公,小棉袄不好意思说好……呵呵。”

    然后走了出去,姐夫贼眉鼠眼的从外边走了进来。姐姐走门前还回头冲我做了鬼脸,好像小声说好好享受。关了门走了出去。去你的,我就是要好好享受,我知道被男人干什么会很爽的,我现在就要享受你老公。不过,看着姐夫走到我面前,我还是很害羞的,姐夫干小姨子这种事大家都天天说,可是真到了还真有点尴尬,管它呢,不过好刺激哟,反正老娘要想要,又是我勾引的。穿着睡衣的姐夫,也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毕竟美女对男人的吸引力比不好意思大多了。而且是老婆大人同意,自己的小姨子,又是人见人爱的大美女,说不定早就在心里幻想干我了,只是以前没机会,也不敢而已。想到这里我,我的性致也已经起来,下面的小穴更湿,又不敢去摸,只得紧紧的夹着又腿,好痒哦。估计我有点害羞,也是被情欲勾起的漂亮脸蛋红的发烫。姐夫,飞快的脱了睡衣,我偷偷的瞄了一眼姐夫健壮的身体,呀,好大的肉棒呀,已经高高的站了起来。姐夫抛开我的被窝钻了进来,抱起我滚烫的身体。“得意了吧,你怎么说服我姐姐的?”

    这时我已经放开,反正一会就要被姐夫干,还扭捏什么啊。“嘿嘿。”

    姐夫笑了一下,也不说话,扯掉我的乳罩,玩弄我那双坚挺的乳房两下,又扯掉我的内裤,这时他的已经被性欲冲晕,只想干女人的小穴而已。姐夫翻身压到我的身上分开的双腿,将肉棒对准我的小嫩穴就刺了进去。他的鸡巴有点大,所以挺了两下才全根没入,这还得感谢我刚才就已经湿润了呢。肉棒插进我的小穴,一定爽死他了。从他的表情就可以看来,当然我的小穴刚才也正痒,这时得到了鸡巴的填入,也是让我舒服紧呢。姐夫用肉棒顶着我的小嫩穴,也不急着抽动,轻轻的晃着屁股,慢慢的顶着磨,一会用嘴一会用手玩弄我的乳房,这样的玩法一会就让我娇喘吁吁,狠不得求他干我。我只好也慢慢的挺着屁股迎合他。“嘿嘿。痒了吧,想让姐夫干了吧。”

    他还可真有经验。一定也玩不少女人了吧,姐姐不知道?真是好坏,肉棒已经插进了人家的小穴,调戏人家。我娇羞的呢喃着,“嗯……嗯……想……”

    姐夫干始抽动着肉棒玩弄我起来,粗大又坚硬的肉棒不停的刺入,拔出,重复着活塞运动,没有就把我干的淫浪起来,早已没有了刚才是因为被姐夫,姐姐的老公干的那扭扭捏捏娇态了,“啊……啊……姐夫……好爽……好舒服……使劲干我哟……啊……”

    “你个小骚货……一被干就开始浪了吧。”

    姐夫又使劲全力冲撞了十多下我的小穴,干的我更加的舒服,也更加浪了起来,“呀……呀……人家是小浪货……骚货……喜欢被姐夫干……啊……啊……好爽……要被干死了……啊……姐夫的鸡巴好大啊……好粗……啊……小穴要被干烂了……啊……好美……啊……噫呀……我……高潮了……爽死我了……爽死了……”

    “早就想操你了,嘿嘿。今天姐夫把你操的爽死……操烂你的骚穴。”

    姐夫的话绝对是真的,要是你有我这样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姨子,你也会想干的。只是姐夫有,现在也干到了。你不一定,有也不一定能干到。嘻嘻。所以姐夫现在第一次玩到我,特别兴奋。我现在又很淫荡的浪叫着,配合着他。所以他也玩的爽死了。他把我压在身下干了十多分钟,又让我骑在他身上由于自己来套他的鸡巴,他在下面还往上顶着,双手也不闲着揉搓着随着我上下的动作波涛汹涌的咪咪,这样又玩了近二十分钟,他的肉棒还是没要射精的意思。真是好强哟,我被干的浑身软绵绵的,动不了了。他又让我爬起来,厥着屁股给他干,我好喜欢这个姿势,这样的姿势显的我的腰更细,屁股更圆更大,两只咪咪吊起来也更大了。而且这样男人的肉棒会插的更深,“啊……啊……姐夫……你好厉害啊……妹妹……不行了……啊呀……爽死了……”

    姐夫抱着我的屁股猛烈的冲撞着我的小穴,小穴被干的流了好多淫水,随着姐夫的鸡巴抽送从小穴里被带出来,顺着我的大腿流淌。姐夫用这样的姿势竟然又猛烈干了十多分钟,才爆发。压着我的屁股紧紧的顶在小穴深处,鸡巴一跳一跳地抖着,把浓热的精液射进我的体内,我感觉他射了好久,射了好多,滚烫的精液有力的从他的鸡巴里喷射出来,撞向我的小穴花心,让我又一次高潮了。“姐夫,你真要把我玩死了……”

    “嘿嘿。珂珂……你这么漂亮,让我玩的好爽。真想再多玩一会呢。”

    他压在我身上不舍得的把肉棒拔出去,真到它变的软绵绵的被我的小穴挤了出去。嘻嘻。才抱起我,去浴室两个人一块冲洗干净。不过却一丝不挂的我抱到姐姐的房间。“去,我现在不能被插,你们少来这里勾引我。”

    姐姐躺在床上笑嘻嘻地对我们两个说。姐夫把我放在床上对姐姐说,“刚才珂珂问我怎么说服你让我干了她,你说说吧。”

    “呵呵。是你自己说这么漂亮的小姨子天天在一个屋里呆着,忍不住就想强奸了,我只是帮帮你说说,强扭的瓜不甜嘛。刚才甜吧。我在这里屋里都听到珂珂的叫床声。让人家也好想,又不能做,哎。呵呵。”

    啊,这是什么的姐姐呀,自己的老公想干自己的亲妹妹,不说训斥还帮忙。“姐,你真的这么开放,让姐夫干妹妹?”

    “只要你们自愿又开心不就行嘛。刚才爽不爽,你姐夫很厉害吧。呵呵。”

    我被姐姐问的羞红了脸,因为我刚才确实被干的好爽,也浪的大叫嘛,所以也不知道怎么说了。干脆心一横,“是啊,好爽,好舒服喔,姐夫好会玩……可惜,你现在想也要不到哟……姐夫,来,再来干一下,就在这里,让姐姐痒死也要不了。嘻嘻。”

    过了一个月姐姐分娩了,坐月子又是一个月,这两个月我完全代替了姐姐成了姐夫的老婆,任他随时高兴就玩弄我美丽性感的身体,当然每一次我也很享受哦。客厅里父亲听完女林珂被姐夫志刚操上的故事,肉棒又涨了起来,拉起女儿林珂,让她厥起屁股,又是一阵狂干。“来,让爸爸用你最喜欢的姿势来操你。”

    另外的人就在一边欣赏着父女乱伦的性交,等到父亲林平又在女儿林珂的小穴里射了出来。林珂喘息着说,“爸爸,你好厉害哟。刚才已经干了几次,这么会又能来一次。”

    “呵呵。你,你姐,你妈都这漂亮,看着都想操,再说你刚才的故事太精彩了,才让爸爸又硬起来了。再说爸爸不是才开始享受操穴的快乐嘛,心劲高,哈哈!”

    众人也都一起笑了起来,妈妈刘芸冲着林琦问,“刚才林珂讲的故事,你也是那开放,那么浪,是怎么开始的呢?我和爸都晚了,这么老了才体会人生最大的乐趣之一。”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