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公媳堕落之青龙白虎】44-45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0:59   

                     44
      彤彤在我的胯部给我口交着,我低头看着她,她的眼睛偶尔上翻,看到我的
    时候,眼神羞涩的闪躲。此时的彤彤脸上带着一丝讨好,她被我强逼着一起看视
    频,其实我的要求有些强人所难,彤彤一直都会满足我的要求,所以她强忍着把
    这个视频看完了。我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快速打开彼此的心结,让对方早些知道
    彼此的感受,这样以后的事情就可以良好的发展下去:父亲和彤彤的第二次、第
    三次……以后的视频会一次比一次精彩……彤彤在父亲面前一步步的放开,从纯
    洁转变为妩媚,最后变成淫而不荡……
      「呃……」我脑海中畅想的时候,竟然精关一松,一下子射入了彤彤的口腔
    之中,虽然量很少,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射入了彤彤口中几滴。
      「唔……」在我射精的时候,彤彤唔了一声,却没有把我的阴茎吐出来。
      「咕……」彤彤把我的阴茎吸吮干净,我刚把纸巾递给她,只听见她喉咙蠕
    动了一下,竟然把刚刚口交的液体和咽了下去。
      「呃……」我的手拿着纸巾在她面前,一时间有些愣住了。彤彤的脸色羞红,
    微微的低头,之后起身坐在了床边。
      「老婆,你不用这么作践自己的……」我把纸巾递给了她,有些心疼的说到。
      「没有,只要是老公的,我都不嫌弃脏……」彤彤拿着纸巾轻轻擦拭了一下
    嘴角后说道。
      她为什么这么说,我又何尝不知道呢?她了解我的心,知道我的心中有那么
    一丝不平衡,虽然我没有表现出来,但她一定感觉到了。她刚刚用这种方式来给
    我补偿,同时也在宣誓着她内心的坚定。在彤彤给我口交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录
    像再次暂停,画面定格在了彤彤下床的那一刻。
      「老婆,以后你会给咱爸口交吗?」看着彤彤娇羞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
    突然会问出这句话。听到我的话后,彤彤略微愣了一下,之后坚定的摇了摇头。
      「这个只属于老公你……」彤彤把纸巾扔到垃圾桶里后说道。
      「那你会和咱爸亲嘴吗?」我不由得拉起彤彤的手,再次问道。
      「不会,这个也只属于老公你……」彤彤再次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你以后还会让咱爸内射吗?」我再次询问道。
      「不会了,第一次的时候其实我也想着要带套,只是当时你告诉我不回来了,
    我决定也比较突然,根本来不及买避孕套。当时我想着,反正是第一次,就不带
    了,不过我原本决定在咱爸射精之前,让他拔出去体外射精,但是后来……后来
    我就一时迷失,忘记了,我也不知道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想起来,而且没有阻止
    咱爸……老公,你相信我……」彤彤说到最后,用手握着我的手说道。
      「信,老公都相信你……不过老婆,有你这些话和承诺就足够了,也不用限
    制你太多,你只要放开自己就好,想给咱爸口交就可以口交,想亲吻就亲吻,只
    要你喜欢就好,我这边无所谓的。而且你不知道,你老公我的淫妻心理或许比你
    想象的还要重呢,尺度越大,我可能越喜欢,感觉到了吗?」我把彤彤的手心放
    在我的心口,一边说着一边让她感受我的心跳。
      「老公,这么下去到底是好还是坏?」彤彤此时脸上带着一丝纠结,还有一
    丝挣扎,有些为难的说到,脸上出现了一丝担忧。
      「老婆,不用在乎那么多,只要你喜欢,我也喜欢,这就够了,生活本来不
    容易,怎么愿意怎么来,一切顺其自然,不要过分的约束自己……」我轻轻微笑
    了一下说道,此时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不能让自己的负面情绪而给我俩以后造
    成困扰。
      「老婆,什么时候和咱爸进行下一次啊?」说完后,此时我不由得想到了一
    个最关心的问题,不由得凑到彤彤的耳边说道。
      「这个……视频的后面有答案,你自己看吧,我要睡了……」彤彤说完后,
    有些娇羞的把手从我的手中抽出,之后转身躺在了床上,背对着我。
      「呃……」看着彤彤的样子,我不由得一阵语塞,对啊,视频还没有看完呢,
    彤彤还没有离开父亲的房间,俩人应该还有交流才对。我不想打扰彤彤,不管她
    是真睡还是假睡,我带上了耳麦,之后点开了视频。
      「啊……」彤彤刚下床,双脚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彤彤……要紧不?」父亲听到彤彤的惊呼,赶紧翻身下床扶住了彤彤。
      「我没事……」彤彤有些疲惫的说了一句,此时眼睛真好看到了父亲摇晃的
    阴茎,上面还沾着俩人刚刚性爱的淫水,彤彤的脸色一红,眼睛赶紧躲闪开来。
      「彤彤……」看到彤彤马上要走出房门,父亲不由得出声说道。
      「恩?」彤彤虚弱的回头,有些疑惑。
      「那个……那个……以后……」父亲有些难以启齿,不知道该怎么说。父亲
    的话似乎让彤彤想起了什么,只见彤彤回身走到床边,之后从枕头下面拿出了那
    块白布,只不过白布被彤彤捏成了一团,被她攥在手心里,之后彤彤慌乱的要走
    出房门。
      「以后看情况……」彤彤在临关门之前,给了父亲一个答复,之后房门关闭,
    彤彤的玉体消失在了次卧之中。
      父亲站在门口,一时间愣住了,许久之后露出了一丝微笑,还有一丝欣喜。
    看情况,意思就是看他以后的表现了,如果他真的能够做到彤彤提到的要求,那
    么以后就还有机会一亲芳泽,有了彤彤,谁还会在乎那些庸脂俗粉?而且彤彤的
    这句话也是对我说到,只要我不在乎,只要我还爱着她,对她的爱不减,那么以
    后还会和父亲保持下去,可以说这个「情况」是针对我和父亲两个人,这个就是
    彤彤给我和父亲的答案。
      听到答案后,我看着彤彤的背影露出了一丝微笑,此时我带着耳麦,或许是
    我微笑发出了声音,彤彤的背影略微僵硬了一下。短视频看过了,彤彤写的文档
    也看过了,第一次的性爱过程也看过了,那么就需要新的刺激了。不得不说,回
    想从开始到现在,真的是刺激的我几天睡不着觉,也不知道耗费了多少的精子,
    最重要的是我的勃起竟然破天荒的恢复了,此时我不得不信天意,真的是天意弄
    人,不过因祸得福,我的工作有了突破,相信以后会越来越好。
      彤彤走了之后,父亲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床上,不过没有躺在彤彤刚刚躺过的
    位置上,而是躺在了刚刚俩人性爱的旁边。看的出来,父亲还当成彤彤在他身边,
    那个位置有俩人性爱过后的痕迹,还有彤彤的体温和体香,就仿佛彤彤此时还在
    与他同房共枕。此时父亲也没有洗澡,就那么低头看着自己的阴茎发呆,上面的
    爱液慢慢的干涸,干巴巴的黏在他的阴茎上,偶尔还会看着旁边床上的那块痕迹,
    湿漉漉的一大片,不过父亲似乎发现点不一样的东西,那就是红色的床单中间,
    那块湿润痕迹的中间,似乎有一些红色,他赶紧起身看了看自己胯部和阴囊下的
    阴毛,发现有那么一丝血色,父亲的眉头皱起,闪过了一丝怀疑,不过随后又摇
    了摇头,带着一丝苦笑,或许父亲猜到了彤彤流血了,不过彤彤是处女的疑问只
    是一瞬间,就被他否决了,彤彤和我结婚这么多年,怎么可能还是处女?幻想是
    美好的,但绝对没有可能的。
      「呼……」彤彤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避免让父亲发现自己流血,不让父亲知
    道她还是处女,至于原因,肯定是为了我,为了照顾我的脸面,同时也为了隐瞒
    我的病情,不过我此时想到,彤彤拿走的那块白布哪儿去了?古代女子破身后都
    会留下一块带着处女血的白布,这块白布彤彤也留下了,是留给我的吗?
      「哗哗哗……」此时在父亲的次卧里,可以清晰的听到房门后浴室传来的水
    声,看来彤彤在卫生间洗澡。此时我看不到彤彤在浴室的神情,不过联想到一些
    小说中的情节,彤彤现在一定是把自己洗的一遍又一遍,尤其是她阴道内的精液,
    也或许彤彤在浴室中借着浴室水流的声音,在偷偷的哭泣着。
      而父亲躺在床上,听着浴室的声音,原本疲软的阴茎不由得再次翘起,虽然
    没有完全勃起,但依然十分的粗壮。父亲一定是想象着浴室中彤彤裸体沐浴的样
    子,想着刚刚和彤彤做爱的极致快感,父亲一定又想要了,难道他想梅开二度?
    听着浴室里传来的声音,父亲的眼睛圆溜溜的乱转,同时眉头也微皱,不知道再
    犹豫和纠结什么。
      没一会,父亲突然深吸一口气,之后慢慢的抬腿下床,小心绕过了彤彤刚刚
    躺过的地方。父亲光着脚丫子蹑手蹑脚的下床,站在了门口,只是当他的手握住
    门把手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此时进入浴室,彤彤正好在洗澡,俩人正好可以
    一边洗澡,一边在浴室……想到浴室中发生的场景幻想,父亲的阴茎就再次跳动
    了几下。色字头上一把刀,更何况现在不需要父亲动刀子。
      「咔……」父亲轻轻的扭开了门锁,房门慢慢的打开了,而我的心也提了起
    来,此时我不由得看着彤彤的背影,心中带着浓浓的震惊。父亲打开了房门后,
    蹑手蹑脚的走出了房间,房门也被父亲随后关闭了。
      「咔……」房门关闭了,整个次卧没有一个人影,只有空荡荡的床,床面上
    那块湿漉漉的痕迹说明刚刚性爱的猛烈。此时我不由得抑制住了呼吸,耳朵从耳
    麦中仔细听寻着录像中的声音。次卧没有了一丝的声音,唯一听到的就是浴室里
    传来的水声。我再次看了一眼彤彤的背影,难道彤彤因为羞涩对我隐瞒了?俩人
    当晚还有第二次?不过我似乎没有听到浴室房门开启的声音,如果浴室的房门开
    启,应该能够听到门锁开启的声音,而且还能听到水声变大的声音。
      「咔……」正当我犹豫猜测的时候,房门开锁的声音果然响起,同时浴室的
    水流也停止了。难道……此时我的心火热了起来,兴奋、刺激、还有浓浓的失望,
    彤彤真的对我撒谎了吗?
      在我刚刚犹豫的时候,实际上我没敢看屏幕,不过我似乎在耳麦中听到了父
    亲的声音,我赶紧看向了屏幕,结果发现门锁开启的声音是父亲打开次卧房门的
    声音,父亲的身影进入了次卧,小心翼翼的把房门再关闭,样子有那么一丝紧张,
    呼吸也有些急促,偷偷摸摸的样子充满了猥琐。父亲回到卧室后,赶紧躺在了床
    上,胯部的阴茎上还沾着干涸的爱液,不过父亲的身上是干涸的,出去前后不到
    五分钟。
      「爸……你要不要也洗洗?」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响起了彤彤的声音,
    声音中带着一丝沉闷,也充满了复杂。
      「我……我就不洗了……」父亲听到门外的声音,赶紧有些慌乱的说到。
      「恩……你今晚先对付睡一下……明天我再收拾……」彤彤的声音带着一丝
    犹豫,之后慢吞吞的说到。彤彤想进入父亲的卧室把床单被罩换了,不过想到父
    亲可能还赤身裸体,所以也就放弃了。
      「好的……」父亲回答了一声后,门口的脚步声就越来越远,最后响起了主
    卧房门开启的声音。彤彤回到了主卧,今晚似乎也就结束了。父亲听到主卧房门
    开启关闭的声音,顿时叹了一口气,知道今晚就这么结束了,他虽然满足,但又
    心有不甘,就那么躺在床上,眼睛看着屋顶,不知道再想着什么。许久之后,父
    亲趴在旁边彤彤躺过的地方,用鼻子闻嗅着彤彤留下的气味,还用手抚摸了一下
    快要干涸的痕迹。最后带着复杂的情绪关闭了房灯,整个次卧就陷入了黑暗之中,
    卧室中只能够听到父亲偶尔传来的叹息声。
      我开始把鼠标点着快进,这一夜里,父亲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偶尔会伸手抚
    摸彤彤躺过的地方,还有彤彤抓过的那个枕头,叹息声中充满了无限的怀念。我
    相信那边的彤彤也是一夜,几乎一夜没睡。到了后半夜一点多的时候,父亲终于
    心有不甘的睡去,同时响起了震耳欲聋的呼噜声,父亲睡的很香,很沉,和彤彤
    做爱耗费了不好的体力,射精也耗费了不少的精力,自然也就十分的疲惫,睡的
    香甜也是正常的事情。
      「彤彤……彤彤……」在睡梦中,父亲竟然还在做梦说梦话,而且还叫着彤
    彤的名字,父亲的表现让我的心中有些复杂,彤彤在父亲心中的位置,似乎比我
    想象的还要重要的多。这就是父亲,禽兽,人渣,一个合格的父亲是不会对自己
    的儿媳念念不忘的,就算真的有,也会远离,慢慢的忘却和回避。
      我再次快进,到了早上的时候,也就是正常彤彤早起的时候,客厅响起了彤
    彤拖鞋的脚步声,彤彤似乎在做早饭。有好多次,彤彤的脚步声路过了父亲的次
    卧门口,脚步有的时候比较停顿,但是却没有敲门。而此时的父亲,却还在呼呼
    大睡,客厅里微弱的声音不足以把他叫醒。
      「咚咚咚……」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后,房门终于响起了声音,是轻微的敲门
    声。不过父亲还是没有醒来,父亲就那么裸体睡在床上,此时他已经躺在了昨晚
    和彤彤做爱的地方。
      「咚咚咚……」彤彤再次敲门,声音也大了不少,但是父亲还是没有醒。
      「爸……你醒了吗?咚咚咚……」彤彤再次敲门,父亲还是没有醒。
      「爸,您没事吧,您醒了吗?」彤彤的音量不由得加大,但还是没有声音。
      「咔……」彤彤似乎担心父亲出什么事情,赶紧扭开了房门,脸色带着一丝
    慌张和担忧,不会是昨晚把父亲勾引的疯狂做爱,让年过半百的父亲猝死了吧?
    只是打开房门后,看着父亲还在磨牙睡觉,彤彤顿时松了一口气,随后俏脸一红,
    因为她注意到了父亲正在赤身裸体,而且仰面躺着,胯部那根粗长的阴茎因为晨
    勃而高高的勃起矗立着,上面还带着白色干涸的痕迹,那是俩人昨晚做爱留下的
    痕迹。
      「醒醒……」彤彤走到父亲的身边,之后用力推了父亲几下,父亲这时候才
    悠悠转醒,彤彤看到父亲要醒来了,赶紧转身走出了卧室,同时把房门也关闭了。
      「起来洗漱吃饭了……」彤彤关闭房门后,在门外说了一句,不过语音带着
    一丝慌张。
      「哦……哦……」父亲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答应道,之后慢慢恢复了神志,
    他坐在床上看着屁股下那块已经干涸的痕迹,还有阴茎上一块块干涸的白斑,父
    亲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父亲穿好了衣服,之后看着床单和被罩,他沉思了一
    下后,竟然主动把床单和被罩扯了下来,之后走出了房间。
      「彤彤,这个放在哪儿?」房门外响起了父亲的声音,果然是人老脸皮厚,
    说话的语气没有多少的羞涩。
      「放在……给我吧……」彤彤的声音带着一丝慌乱,还有一丝不自然,这才
    是一个有羞耻心的人该有的语气。
      「您去吃饭吧……」彤彤对着父亲说道。
      之后就是暂时的安静,只有彤彤的脚步声,还有吃饭的声音。
      「爸,我去上班去了……」没多久,传来了彤彤的声音。
      「恩……一会我也走了,回乡下去……」父亲的声音也响起。
      「恩……别忘了把房门锁好……」彤彤这次没有说些挽留父亲的话,之后响
    起了房门开启关闭的声音。
      许久之后,客厅里传来了父亲的一声深呼吸…………
                     45
      之后的视频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直到中午的听到了自己回来的声音,而摄
    像机是一天之后才取下来的。而取下摄像机的时候,彤彤的脸面对着摄像机,脸
    色羞红,似乎不敢和摄像头对视,之后录像也就走到了尽头。
      「还不睡觉?」当视频关闭了,彤彤的声音也从床上传来。
      「马上……」看来彤彤能够从耳麦中听到录像中的声音,要不然说话的时机
    也不会这么准确,我赶紧回复道,之后把摄像机里面的视频文件保存到了电脑硬
    盘中,这是一份永远值得珍藏的东西,我一定不能把它弄丢,永远的保存起来。
      关闭了电脑主机,躺在了床上,从后面抱住了彤彤,闻嗅着她迷人的发香和
    体香,感受着她仍然火热的体温。在我抱住彤彤的那一刻,彤彤的身体不由得往
    后一缩,主动靠在了我的怀中。而我的手伸进了彤彤的睡裙里,抚摸到了那对被
    父亲吸吮抚摸过的双乳上,轻轻的揉搓着。
      「别闹,赶紧睡觉,真的困了……」彤彤抓住了我作怪的手,轻轻的说到,
    声音中带着一丝疲惫,我一看时间,已经是半夜一点多了,已经远远超出了我俩
    平时睡觉的时间。
      「好,看咱俩谁先睡……」我抚摸着彤彤火热的乳房,轻轻的说道。
      之后陷入了沉默之中,我也不知道彤彤是什么时候睡的,我借着酒意最先睡
    了过去,自己真的是累了,毕竟这两天射精那么多次。我只记得,在我睡着之前,
    彤彤的呼吸还是不平稳的。到了早上,我是自然醒的,醒来的时候彤彤已经不在
    我身边,走出了卧室,看到客厅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彤彤正在端着早餐,看到
    我后,彤彤的俏脸一红,露出了一丝带着羞涩的微笑。
      「洗洗吃饭吧……」彤彤露出的微笑虽然羞涩,但是却洋溢着放松和幸福,
    话语中也充满了爱意。
      「好……」我也对彤彤报以微笑,之后开始洗漱。此时我不由得暗自庆幸,
    看来昨晚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强迫彤彤和我看视频,起到的效果也达到了预期,
    这样反而可以节省不少的事情,算是为以后选择了一条捷径。敢于选择这条捷径,
    首先要对我和彤彤的感情有信心,也同时对自己的淫妻心理有信心。
      吃完了早饭,在和彤彤分别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心中十分的不舍。
    以前吃过早饭,我俩分开去上班,晚上就会见面,感觉十分的自然和平常。但是
    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心中充满了不舍,想和彤彤多呆一会,难道是因为彤彤
    已经被父亲占有、成为他的女人了吗?不管怎么说,被一个男人占有第一次,这
    个女人就成为了这个男人的女人,这是从古至今的一个不成文的俗念。虽然我知
    道彤彤的心肯定在我这里,父亲肯定夺不走,但心中就是有了这厮担忧。
      「干什么?到这个时候还拉拉扯扯的,一会要迟到了……」走出了小区,到
    了公交站的时候,彤彤轻轻的抽动被我攥住的手,有些羞涩的说道,我俩工作的
    地方不一样,所以坐的公交也不一样。
      「没什么,就是不舍得松开……」我微笑了一下,捏了捏彤彤的手说道。
      「好了,不知羞,晚上回来给你做好吃的……」彤彤轻轻抽回了手说到,因
    为她的公交车已经到了。彤彤上了公交车,在公交车上对我挥了挥手,公交车渐
    行渐远,我却迟迟没有挪动脚步。
      到了单位的时候,我的心还是无法平静下来,昨天视频中的一幕幕还闪耀在
    我的脑海中。父亲对彤彤的爱抚和亲吻,彤彤在父亲的胯下婉转承欢,飞溅的淫
    水,高昂的叫床,那一滴滴流出的处女血,还有最后流出的白色浓浓的精液……
    这一幕幕都让我无法专心的工作。同时心中一直念着彤彤,不看过视频还好,看
    过视频后,感觉彤彤和父亲的性爱是那么的猛烈和刺激,仿佛俩人在性爱上就是
    天作之合,天生一对。父亲对彤彤的爱恋,在他的梦呓中表现了出来,彤彤对父
    亲也有了一丝怀念,不过这种怀念也是正常的,毕竟父亲是彤彤的第一个男人,
    又是那么亲密的关系。父亲是第一个给她开苞的人,是第一个在她身体内播种的
    人,是第一个让她体会到性爱高潮的男人,是她第一个除我之外让她有所牵挂的
    人。从今往后,父亲的身影将在彤彤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虽然不会占据主要位置,
    但彤彤已经为他留下了一块专属区域。
      「老婆……」到了中午的时候,我照例给彤彤发了微信,可是只有短短的两
    个字。
      「恩……吃饭了吗?老公……」很快,彤彤就给我回了信息。
      「吃过了,你呢?」其实我还没有吃饭,在等外卖的途中,但害怕彤彤担心,
    我还是说了一个善意的谎言。
      「正在和同事吃……」彤彤给我回了信息,之后给我录制了一个视频,似乎
    就是害怕我不放心。
      「老婆……」我再次给彤彤发了两个字,心中有很多话,但是此时却不知道
    该说些什么。
      「干嘛?老公……有啥事说啊,今天你好奇怪啊……」彤彤再次给我回了信
    息,语气中带着一丝疑惑,以前的时候,我中午我都有很多的话题,彼此嘘寒问
    暖,虽然每天大部分都重复着,但是却乐此不疲。
      「没事,就是想你了,想和你说说话……」我此时心中有些复杂,经历过昨
    晚后,我突然发现自己更加的在意彤彤,或许是因为她有了别的男人,让自己有
    了危机感,虽然这种危机感并不存在。
      「傻瓜……/ 害羞」沉寂了一会后,彤彤给我发了两个字,最后带着一个害
    羞的表情。
      「老婆,和咱爸的感觉好吗?这几天有怀念吗?」思来想去后,我还是问出
    了自己最感兴趣的话题。
      「讨厌,晚上回家说……/ 敲打」彤彤那边沉寂了许久后,终于给我回复了
    信息,不过没有回答我。
      彤彤做事小心谨慎,上班的时候也十分的认真,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聊这些
    敏感的话题。彤彤的回答没有让我意外,只是让我有些心急,此时我感觉就仿佛
    中毒上瘾了一般,脑海里每天都是想念这个话题。
      「乖,回家给老公做好吃的,再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害羞」我没有回微
    信,正在叹气的时候,彤彤突然给我回了微信,或许是害怕我多想和生气。看到
    彤彤的这个信息,我顿时来了精神,是什么好消息?难道和父亲有关?或者说…

      「好,老公等着……」此时我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迫不及待的要等到晚上。
      到了晚上后,一下班我就心急火燎的赶回了家里,一路上激动不已,也不知
    道彤彤会给我带来什么样的好消息。难道是和父亲有所新的突破?还是说昨晚我
    最关心的问题有了确切的答案?彤彤和父亲刚突破第一次不久,也不知道第二次
    会是在什么时候,会在什么地方,如果可以的话,自然希望能够像第一次这样录
    制下来,如果能够亲眼看到就更好了,不过我知道,亲眼看到是一种奢望,首先
    彤彤能否同意?如果我偷看的话,事后彤彤会不会生气?如果是以前,我还可以
    冒险,不过现在我更加在意彤彤,考虑的反而更多。
      到了家里,一进家门就看到了桌子,饭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饭菜,都是我爱吃
    的,虽然简单,但十分的丰盛,而彤彤端菜上桌,带着一脸笑意,似乎掩饰不住
    的开心。此时我不由得有些奇怪,如果真的和父亲有关,彤彤应该羞涩才对,不
    过看到彤彤此时的笑脸,是那种由衷的开心,没有丝毫的遮掩,笑的是那么的洒
    脱……
      「咋了?老婆,脸快笑成一朵花了,小心长皱纹……」我穿上彤彤递给我的
    拖鞋,带着一丝调笑说到。
      「我乐意,笑成老太婆也值得……」彤彤撅起小嘴说到,完全没有了早上的
    羞涩和压抑,仿佛一天时间,彤彤变了一个人一般。
      「到底有啥好事啊?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我在卫生间洗手,对着等在饭
    桌前的彤彤说到。
      「马上,等你洗完手的……」彤彤没有回头,而是一边给我盛饭,一边说道,
    语气中冲满了轻松。
      「现在该说了吧?快憋死我了……」我坐在饭桌上,一脸好奇的说到,看到
    彤彤发自内心的微笑,我感觉和我猜测的应该不一样,所以好奇心也消退了不少。
      「噔噔噔噔………」彤彤学着庆祝的节奏音乐,之后给我递上了一张A4纸,
    上面盖着清晰的公章,上面的文字不多,但标题的六个大字却极为醒目,这是一
    个红头文件。
      「人事任命公告?老婆……你……你……」看完红头文件的内容后,我惊讶
    的有些说不出话来,因为实在是太让我意外了。
      「怎么样?当时老公一直劝我理智换工作,我却一直的坚持,现在终于修成
    正果了……」彤彤递给了我筷子,一脸笑容的对着我说,脸上充满了喜悦。
      「财务总监?这……怎么会突然有这个任命?你们原来的总监呢?」我看完
    公告后,松了一口气,同时问出了心中的疑问。这个公告是彤彤所在的公司给彤
    彤的任命公告,任命彤彤为新一任财务总监,这可是公司的部门一把手。
      「原来的那个财务总监被调往国外了,临走之前向董事会推荐了我,我其实
    已经代理财务总监有大半个月了。只不过那个时候还是在考察期,所以我没有告
    诉老公你,今天终于正是任命了,所以我才告诉老公了……老公,这下好了,总
    监级耶,年薪36万,这回咱们终于不用为钱而发愁了……」彤彤双手杵着下巴,
    笑眯眯的对我说到。
      「可是……老婆,当总监可是很累的,累身体,更累心,原本你当一个小部
    门经理都身心疲惫,现在……我怕你扛不住的……」看到彤彤升迁,我由衷的为
    她高兴和自豪,但是随之而来的是浓浓的心疼,所以我对着彤彤说到,发自肺腑
    的说到。
      「现在挣钱哪有不累的,只要挣钱多,工作再累也无所谓的。你知道我竞争
    这个职位有多么不容易吗?勾心斗角,弄的我好累,甚至很多次都于心不忍,但
    是为了给老公分担,为了咱们的这个家,我必须铁心把这个职位争取过来,现在
    终于如愿以偿,一人功成万骨枯,老公,不要再担心我了,其实相比较老公你,
    我已经很幸福了,至少我可以坐在办公室里,不像你到处的去奔波……」彤彤显
    得十分无所谓的说到,一脸的轻松。彤彤说的是事实,我在公司是属于市场部,
    对业绩考核很严格,尤其是争抢客户,喝酒应酬,委以虚蛇,这些都是常事。
      「都怪老公不好,如果我……你也不用这么累了……听老公一句话,能干就
    干,实在太累就放弃,你不用挣钱多,只要开心快乐就好……」我把任命书给了
    彤彤,叹了一口气说道,心中充满了自责,彤彤嫁给我之后,一直在受苦,穿不
    上好的,吃不上好的,挤公交,为了给我治病省吃俭用的。
      「别说这些话,老公,我的就是你的……放心,我能坚持住,有老公这句话
    就足够了……」彤彤接过任命书,之后放入自己的包中说到。
      之后在饭桌上,我俩聊了很多,但是就是没有提父亲的事情。彤彤当上了高
    级管理,那么以后的工作肯定会很忙,而且现在正在工作对接中,肯定要忙一段
    时间,和父亲的下一次,也不知道要猴年马月。不过此时我也识时务,不能提起
    这个事情。在彤彤的心中,这些都是次要的,只有家庭的经营才是最最重要的。
    看到彤彤现在的状况,我是又欢喜又忧愁。彤彤现在的工资水平已经比我多了,
    职位也比我高,虽然彤彤不会嫌弃我,但我也要努力了,至少出门在外,面对彤
    彤的同事闺蜜,自己也要能够抬起头来才行。正好最近自己做成了一个大单,顺
    水推舟,努力干出一番事业。最近我俩工作上的事情都出奇的顺利,仿佛时来运
    转一般,因为父亲的事情,我失去了彤彤身体的一部分,彤彤也失去了自己最宝
    贵的东西,在我俩失去最宝贵东西的东西,上天又赐予了我俩宝贵的东西,是上
    天在给我们这对苦难夫妻一些补偿吗?
      在晚上睡觉的时候,我心不在焉的玩着手机,我为彤彤的升迁感到高兴,为
    自己的成就感觉到自卑,同时也有一股压力在折磨着我,告诉我要努力的前行。
    彤彤洗澡过后,还和以前一样,穿着那套性感的睡裙,之后躺在了我身边,彤彤
    对着我微笑,偶尔还有转头看着我,但是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彤彤也没有说话,
    我看了一眼彤彤的手机,彤彤在用手机网络查找一些资料。
      「早点睡吧,别看的太晚,工作一点点来,不要那么着急去适应节奏……」
    我放下手机对着身边的彤彤说到。
      「哦……」彤彤听到我的话后,露出甜美的微笑说道。之后我放下了手机,
    闭上了眼睛,但是我没有睡着,脑海中不断的接受彤彤升迁这个现实。年薪36万,
    是彤彤原来工资的三倍有余,或许以后的日子也随着升迁而改变。
      「老公……」当我闭上眼睛有一会后,彤彤关闭了房灯,在我的耳边轻轻说
    道。
      「怎么了?」我睁开眼睛说道,黑暗中彤彤的眼睛是雪亮的。
      「你不是有问题要问我吗?」或许是彤彤今天心情好,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也
    没有了羞涩。
      「那些都不重要,你的休息才是最重要的,睡吧,乖……」我说完后把胳膊
    伸到了彤彤的脖子下,彤彤配合着抬起脖子枕在我的胳膊上,之后侧身靠着我,
    把手搭在了我的身上。
      「咚……」彤彤的手机貌似在响着提示音,不知道是系统应用提示,还是微
    信提示。听到声音后,我感觉到身边的彤彤拿出了手机,之后听到「嗡」的手机
    振动的声音,我知道彤彤把手机调成了静音,之后放下了手机,继续埋在我的怀
    中。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我和彤彤都沉入到自己的工作中,父亲那边暂时放下
    了。彤彤每天处在工作的对接中,学习和培训,各种繁忙的工作应接不暇。原本
    彤彤下班比我早,每天给我做晚饭,但是自从彤彤当上总监后,工作对接过程中,
    下班往往很晚,所以都是我做好晚饭等着她回来。原本的生活节奏改变了,每天
    回来后,彤彤都显得很疲惫,但是她都会露出笑容,不是装出来的,而是因为工
    作的升迁而欢喜,劳累并快乐着,显得十分的有动力,我知道,我俩的家就是彤
    彤动力的来源。
      这段时间里,我也开始努力的工作,拓展市场,或许是受到了彤彤的刺激,
    我比以前更加的有干劲,以前的时候,或许有一丝那么得过且过,但是现在我几
    乎不放过任何一个开拓市场的机会,每一天都会取得成果。以前开早会的时候,
    我是经常被批评点名的对象,但是现在我成为了早会被表扬的对象。以前领导的
    那个苦瓜脸已经消失不见了,每次见到我都客客气气,笑脸是那么的献媚,现在
    的职场都是这么现实。
      一个星期后的中午,我忙碌完工作,计算着时间给彤彤发微信。因为彤彤工
    作对接很忙,所以中午也很少给她发微信,让她安心的吃午饭和午休。但是这一
    天,彤彤却给我主动发了微信,而且是好几条信息,手机的微信提示音响个不停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