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妈妈的美会让人疯狂】18章

    发布时间:2020-05-23 00:01:01   

                   第十八章
      事情最终还是朝着我不希望的方向发展,但我更多的是担心,妈妈的病情似
    乎已到了失去感知的状态,这要是平时,哪能让邱浩肆意妄为,恐怕还没行动就
    被敏锐的妈妈发觉,想想要不是最后本能的自我防御,后果当真是不堪设想,可
    问题的关键是,这种视频应该不止一个,难道每次都那么幸运?
      这才是我痛心的地方,想到这里,我借着电脑解码的当儿,抓紧上网查了下
    关于梦游的资料,尤其是中途会不会醒来这块儿,在得知梦游的人受到强烈刺激
    会惊醒的答案后,算是长长出了口气,至少可以证明到目前为止妈妈还没被邱浩
    进入过,因为以妈妈的性情,如果身体受到了侮辱绝无可能忍气吞声到现在还没
    有表露出来。
      如此看来,我还有挽救的时间,或许这也真的是我最后的机会。而这个时候,
    序七的文档也刚好生成,即便内心害怕的不愿去点开,可为了收集起邱浩的罪证,
    已是必须要去接受的事情,况且序七的标题很特别……
      题为——急功近利,焉能不败日记开头邱浩便大篇幅总结出妈妈近两个月的
    生活习惯,兴趣爱好,有的甚至还用上红线勾画,乍一看还以为是些什么重要信
    息,其实都是妈妈窸窣平常的一些事,比如妈妈早上一般几点起来,胃口好不好,
    会不会犯困……晚上回来,看什么电视,什么时候去书房,什么时候睡觉等等无
    聊的事。
      然后画风一转,记录时间停留在8月24日,但日记中对于这天反倒没有过
    多的叙述,就一句话:香艳与危险并存。
      紧接着同以前一样,附着一段视频,场景依然是从书房开始,镜头随意拉动
    了几下后定格在一张书桌上,可以看见,此时妈妈正闭着眼睛仰靠在皮椅上休息,
    她旁边有打开的资料,有开着的电脑……
      画面一抖一抖的越来越近,预示着邱浩正一步步向妈妈走去,我也借此看清
    妈妈如今的状态,她的确对于邱浩的靠近全然不知,如同一朵任人采摘的娇花静
    静坐于那里。
      但就是这平凡的坐姿,慵懒的睡颜,却仍有着她一如既往的独特魅力,是那
    种看久了会沦陷,看深了会牵动灵魂的美丽,仿佛她只是在轻轻呼吸,这个世界
    都弥漫着幸福的味道,只是嘴角微微上扬,她就是这个世界美丽的源泉,有着让
    人睁不开眼的色彩。
      而在那张绝美的俏脸上,五官的精致找不出任何瑕疵,每一处都仿若上天最
    大的恩赐,尤其是那微微张开着玫瑰唇瓣中正吐露出一圈圈醉人热气的模样,像
    极了童话里沉睡的白雪公主,安静、唯美、不带一丝凡尘气息。
      这一幕幕的艳景,让邱浩的瞳孔微微一眯,嘴角都快流出口水来,多么熟悉
    的味道,多么梦幻的仙颜,既而在他眼里天下间只存在着面前的人儿,再无其他。
      而他几近痴迷地伸出手来拨开妈妈额前的碎发,像抚摸宝贝一样轻滑着她完
    美的脸庞,指尖与那白嫩肌肤接触的既视感,犹如触在豆腐上那般细腻,比绸缎
    还要丝滑。
      到最后邱浩的手指竖停在妈妈娇艳似火的唇瓣上,揉了揉,伸了伸,想要将
    手指放入柔软的唇瓣中,但妈妈紧闭的皓齿并没有如他所愿。
      这让邱浩有些赌气的将皮椅搬向自己,色眯眯的开始打量起这具性感的肉体
    来。
      至此妈妈一身白竖条纹的职业连衣裙尽收眼底,仪表依然故我的正式,冷艳,
    干净利落,妥妥的女总裁姿态,但这般妆容下的那具躯体却又不符自身的展露出
    另一种妖女才有的特质,风情款款,摄人心魄。
      尤其是在这身衣物的勾勒下,那完美的S型曲线尽显妖娆,不论是饱满的乳
    房被裹胸设计覆的坚挺耸凸,还是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末端与三角地带隐约凸鼓
    丘陵形成的阴暗面,在这种毫无防备的姿态下,令人浮想联翩。而最让人血脉喷
    张的其实还要属那从裙子里面笔直伸出,却在莹白肌肤上套着双灰色丝袜的性感
    美腿来的更为勾人。
      要知道透灰色丝袜并不是每个女人都适合穿的,其对于腿型的要求特别高,
    显粗显细都穿不出那种特别的气质,反而觉得怪异,毫无美感。
      但对于这些苛刻条件,妈妈的腿则完全没有这种担心,就好比像她现在这样
    坐于那里,她浑实的大腿丰腴莹润,极富立体,膝盖娇嫩圆滑却延伸出有着细致
    光滑腿面格外修长的小腿,虽是坐姿,三点一线的腿部肌肤却自然而然的如条细
    线般并拢在一起,肤肤相亲,浑然天成。
      而这双灰色丝袜光泽清透,柔软贴合,更是将妈妈腿部线条裹在里面,透出
    一种浅浅的白,淡淡的黑的混合美感,既表现了妈妈职业装下的沉静,稳重,又
    有一种不同于其他颜色丝袜的别样性感。
      更别说这美腿的小脚丫上晶莹剔透的十个扇贝还涂着层酒红色的指甲油,既
    而从脚尖丝袜绷的最紧的地方,透过薄薄的尼龙映射在灰丝表面上,极具视觉的
    展现出妈妈成熟妩媚的美妇气质和纵横职场杀戮果决的女总裁身份。
      正所谓人前端庄,夫前妖冶,优雅中带着妖娆,端庄中带着股风情,活生生
    一个勾人心魄的小妖精。
      这时镜头再次被拉远,显然是邱浩忍耐不住把摄像头放在了某处,但似乎并
    没放多远,至少妈妈上半身还能出现在画面中。
      而邱浩则急色难耐的移动到妈妈身侧,然后高瘦的身体慢慢弯腰和妈妈靠着
    的皮椅平行,此刻,镜头里两人的身影处在了同一个框里,一个黝黑萎靡,一个
    肤白貌美,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
      可我万万没想到的是,邱浩的行为不知从何时起早就超出了我的预想,以至
    于到了如今这种猖獗的地步。只见他俯在妈妈白皙的脖颈上开始猛嗅着妈妈身体
    里散发出来的醉人气息,同时黝黑的大手轻佻地刮弄着妈妈手臂上的娇嫩肌肤,
    直至到达妈妈腋下被丰满软肉的外弧所阻挡为止,他才淫笑着转过头来对着镜头
    道「伯母你知道吗,像你这样的美人真的是男人们的春药,与你相处的这段时间
    里,不管在什么情况下,每次看见你这副色情的肉体和清美容颜,我都欲火焚身,
    甚至于终是理解老爹生前为什么会对你如此痴迷,以至他十多年来对我们母子俩
    不冷不热。
      呵呵,其实呀,现在看来还真不怪他,要怪就怪伯母你长的太过漂亮,妩媚
    ……以你这种魅力确实没哪个男人顶得住。
      而且我从老爹的日记中可是知道,当年你的美貌是连京城豪门那些见惯美女
    的公子哥们都垂涎的存在,不少人千里迢迢而来,只为见你一面,你说你得有多
    妖孽啊……只是可惜最终你命不好,竟被邱志诚那老畜生给玷污了,还甘愿为他
    生儿子,你说你是不是傻……哎,不过话说回来嘛,亏得那老畜生把你带进我们
    家族,不然哪有今天我的份」
      说到这里,邱浩将妈妈的皮椅又转正,两人的正面同时出现在正前方的镜头
    里,且他的目光毫不掩饰灼灼盯着妈妈鼓胀的胸前续道「伯母,你说你成天将这
    对大白兔包的这么严实,该有多累啊,瞧瞧它们都快愤怒的把衣服给绷坏啦,要
    不要让我这个做侄子的来帮你揉一揉,缓解一下它沉重的压力,放心我会狠狠地
    ……狠狠地替你教训它们的,让它们别一天到晚摆出一副坚挺傲慢的模样,看招!」
      「什么!你他妈的给老子住手!」看着邱浩迅猛做出抓状预要袭上妈妈胸部
    的瞬间,我终于是忍不住对着电脑大吼一声,但这个行为是以想借此声浪用来吓
    退邱浩,还是不愿接受事实的无能发泄,那就不得而知。而邱浩确实也不会受我
    任何影响,他伸出的大手下一秒就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妈妈软绵绵却异常饱满的左
    胸之上,并隔着衣物狂乱的搓了起来。顷刻间,妈妈那一手无法掌控的乳球像充
    满水的水袋般不断变化着形状,或托着抬起,或双乳碰撞着挤压,无与伦比的弹
    性,挺拔丰硕的肉感,反而在此刻成为了欲望的工具,遭受着虐待性摧残。
      足足E罩杯的两团浑圆肉球被邱浩枯涩的丑手使劲的按压,转圈,并在最后
    乳肉隔着衣服被黝黑手指抓的溢出两指间,且隐隐夹出乳峰凸点的时候被他张开
    着的大嘴猛烈含了上去。
      那一刻我是多么希望妈妈能够醒来,多么希望哪怕她做出轻微的反抗,可妈
    妈除了在逐渐冷下来的脸上皱起眉头外,身体根本就做不出任何反应,直到身体
    慢慢开始沦陷,直到陷入欲望当中,她依然无动于衷。
      「为什么……会这样……」我失神的望着屏幕,难以理解妈妈为什么不醒来,
    不是说好的梦游的人受到刺激会自动清醒吗,这本该是我的依仗,为什么现在成
    了我最不愿接受的事实。
      一瞬间,我灵海中猛的一顿,一个念头突然从心底里冒了出来「难道妈妈不
    是梦游!」我喃喃自语。
      但思绪还没有完全形成就被一声似哭似泣,极力忍耐的「嗯」声朽木摧残般
    彻底打乱,也将我模糊的感觉荡了去。就看见邱浩半弓着身体,一手搓着妈妈的
    乳峰揉动,一头却埋没在双乳间不断晃动,从他时而传出的粗沉鼻息,时而冒出
    的唔唔声响,都能看出他有多乐在其中。
      因此妈妈饱满的乳球被他干瘦的脑袋野蛮地顶的乱颤,故而在妈妈清美的脸
    上露出更深沉的难受和冷意,还有一丝忍耐不住从齿缝间漏出若有若无绵软呻吟
    的凄美。
      邱浩见状,手上的力气又加大了几分,我甚至能听到他手指与纤维摩擦的纱
    纱声响。生为男人我知道他此刻在干嘛,因为强烈的刺激已让妈妈唇瓣轻启出一
    道裂缝,红润的像血一样刺眼。
      在那一刻的画面情景,我冷艳无双的妈妈就犹如暴风雪中的梅花,迎雪吐艳,
    凌寒飘香,死死守住骨子里最后的那份坚韧。她的不屈,她的骄傲,她的尊严竟
    在这样的朦胧意识中,越发的变得不可动摇,仿佛身体决不允许她再犯这样卑贱
    的错误。
      「靠,看你能忍到什么时候」邱浩一番无果后,恼怒的抽出手来,可恨的是
    他竟然还将手指拿到鼻前嗅了嗅,舔了舔「妈的,真香,小骚货你等着。」说完
    这句狠话后,邱浩突然一把抱起还在皱眉的妈妈,以至她腰翘的拉伸让裙摆急剧
    上缩,露出一大截丝袜美腿,但还没来得及细细观摩,邱浩便连同怀中的娇弱躯
    体猛的坐回皮椅。刹那间,妈妈浑圆的肥臀狠狠与邱浩的下身来了个亲密接触,
    而妈妈丰腴的臀肉便以肉眼所见的弹性在邱浩大腿上弹起又落下,甚至在凌乱的
    职业裙中荡起两瓣凸鼓的弹跳波动。
      而妈妈脸上不由自主再次露出一抹无声的痛苦之色,仿佛遭受到了什么重创,
    随人而看,原来视频中邱浩竟抱着妈妈的身体让她并拢的大腿根部紧贴在他的生
    殖器上,而那根黝黑的棍状物此时怒耸而立,有一半的棒身已穿过妈妈两腿紧闭
    的大腿缝隙狰狞着做着抽插动作,但由于妈妈腿部肌肉并的太拢的原因,棒身抽
    插的速度非常缓慢,甚至好几次都出现马眼卡在腿上阴茎扭曲的画面。
      每每这个时候,他野蛮的冲撞就会带起妈妈痛苦的神色,本以静态的身体竟
    渐渐的开始有了反抗,但仅凭这些卑微的余力仍阻止不了那个已被欲望控制发红
    了眼的邱浩。
      他全然不顾妈妈的感受,甚至利用她身体逐渐挣扎的摆动,不断用前端尖圆
    的部位隔着丝袜和内裤上下滑动,且他马眼分泌出来的前列腺液在妈妈双腿间的
    丝袜上拉出一条浸湿的丝线。
      而他那不算太大的棒身,此刻就像发情的公狗怒耸着发力,虽不能一杆入洞,
    但偶尔还是会剐蹭到妈妈胯间那形成个肉桃子的缝隙之中,又由于抽插的角度不
    对,每每快要深入到里面却又挑着肉缝一滑而过,就算自始至终没有一次成功,
    但到最后哪怕只是隔着内裤感受一下那里的软腻触感,他都能舒爽的叫出声来。
      更过分的是,邱浩还试图用手分开妈妈并拢的长腿,欲将她摆成个撒尿的姿
    势,我想这绝不单单只是用来惩罚妈妈行为上的反抗,他似乎想要真正的占有妈
    妈,是以强行在这间书房,在这张皮椅上用他黝黑的阴茎彻底插入妈妈的身体中,
    完成男女交配。
      所以视频中就出现了一个揪心画面,那便是一个高冷绝美的美妇开始下意识
    的做出反抗,即便她仍没有睁开眼去阻止,只是咬着牙表示不满,但身体上的本
    能却绝不允许她做出这样不雅的姿势,以及更多侵犯她的行为。而黝黑男人恰巧
    相反,利用双手不断掌着对方膝盖往外使劲,既而迫使美妇裹着灰丝的美腿时而
    张开成40度,60度……时而又猛合上的画面,这就好像两个正在博弈的对手,
    谁先放弃谁就会被击溃。
      而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几分钟后,男的竟然气喘吁吁的率先败下阵来,然而正
    是美妇的这份执着激起了男人的兽性,他全然不顾美妇为什么慢慢反抗的动作,
    右手往下一抹,直接勾着裹住美妇丰臀的丝袜裤头随着摆动的惯性一下退到了大
    腿中部,随即竖起两根手指从紫色内裤上缘强行插了进去……
      一瞬间,鼓起的指关节在内裤表面凸起了狰狞的形状,像一只异性的蠕虫在
    汹涌爬行。待怪物突进到女人紧闭的双腿中间时,就看见黝黑男人两眼一翻,像
    是感受到了绝世美味,露出一脸无语言表的陶醉表情,仿佛如今手指上感受到的
    那两片湿哒哒的柔软就是人世间最最美好的事物,哪怕要让他用生命去换,他都
    会义无反顾的呈上去。
      而反观美妇,在黝黑男人手指触碰到她私处的当儿,封印的皓齿竟颤抖着猛
    的打开,因而清脆的声音由小到大,由大到媚,毫无压抑的吐出一声尖细的呻吟,
    而这样肆意的宣泄,虽只是维持了短短几秒的时间,但那声音的娇软,动听,就
    如同高高在上的女神发出的求爱邀请,让人酥麻到全身脊髓都在颤栗。
      此时此刻,我红着眼睛看着这一幕,心痛的早已在滴血,我知道,如今的妈
    妈再怎么清冷,但她毕竟只是个女人,对于身体上敏感部位的刺激是她作为女人
    永远无法抗拒的感觉,就算现在重新咬住了牙齿,再次停止发声,但有了第一次
    后,还能坚持多久呢,这不是游戏,是男人对于女人性的进攻,他们决不会允许
    任何女性有反抗自己求欢的行为,尤其对方还是个超级大美女的情况下。
      于是邱浩稍微回神后,手指便大起大伏的在妈妈内裤里面揉弄起来,而滋滋
    滋的声音不绝于耳,由慢到快,最后响彻整个书房。
      而这时妈妈白嫩的娇容上终于是泛起了红晕,乃至最后耳根,脖颈所有露在
    外面的肌肤都映着粉莹的透色,但她一直在忍耐着,一直不再发出任何呻吟,故
    而她仍在极力控制着思想上的堕落,但事实上肉体上已经出现不同程度的放弃,
    因为有时邱浩动作很大时,我甚至从妈妈内裤裆部的缝隙中看见几根粘稠的阴毛
    横出内裤边缘,而后又被不知所谓的黝黑手指塞了进去,接着再次带出来后又顺
    着偶尔露出的阴毛流下更多的水渍。再则那紧闭靠拢的双腿每每在邱浩手指重重
    按下的当儿,她都会略微的分开,弧度虽暂时缓慢,可也改变不了最终被完全攻
    破的命运。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望见妈妈眼皮剧烈波动了几下,似乎身体上的本能
    终于觉醒了,因而妈妈自己已经感觉到某种非常抗拒的因素,以至于我都以为妈
    妈会在下一秒立刻苏醒,而她的反应会如此剧烈,正是由于邱浩在她内裤里竖起
    的一根手指正准备没入闭合的肉洞之中。
      然而此刻,我觉得自己快要发狂,这种眼睁睁的望着妈妈内裤表面凸起的手
    指慢慢消失的画面,别提有多么崩溃,但我救不了她,这个视频本就是我出国不
    在家时录的,我又能改变什么呢,我只能给予在后面的日子里将邱浩彻底击溃,
    送他进地狱。
      不过已然认命的我却在下一秒得到了老天的庇佑,感动到我差点哭出来。原
    来妈妈的电话好巧不巧的在这个时候突然响起,而且不是只响一声,是一直在响,
    一直在响……
      顿时,邱浩忘乎所以的高涨情绪犹如被狠狠倒了盆冷水,他快速转过头望着
    桌上来电显示的名字,本顶着妈妈阴道口的中指猛然抽出,并迅速点开手机上的
    未读短信,接着内容接连弹出,信息量很多,我只看到最后几条,内容为「为什
    么微信不回,短信不回,就连电话也不接」
      「我到楼下了,你在家吗?」
      ……
      「什么!该死!」这一刻邱浩犹如热锅上的蚂蚁,绕是他超强的心理素质也
    吓的不轻,他几乎手忙脚乱的帮妈妈腿上的丝袜拉回原处,然后逃命似的冲出书
    房,直到一声大门关闭的声音而止。
      「得救了……」我看着这一幕,身体终于是瘫软了下去,没想到最后妈妈竟
    真的躲过了被邱浩插入的噩运,虽说仍被他占了点手上便宜,但对于刚刚那种情
    况,已经不能在奢望更好的结果了。
      在我看来,妈妈如今还算清白之身,至少还没彻底失去女性的重要禁地,这
    就好比那些在网上小视频中某某猥琐男躲进厕所偷摸女性下体的状况一样,总不
    能说就因被摸了一下私密处就算失身于他了吧,最多算是猥亵。
      此时,我看了看趴在桌上安稳许多的妈妈,心脏不亚于经历了一场高强度运
    动,刚想放松,突然觉得画面中情形有点不对劲,接着猛然意识到邱浩偷拍的工
    具似乎还放在桌上某处,看来刚刚的慌忙中,他竟然犯了个天大的错误。
      于我看来,这是个超级漏洞,在这个书房,在妈妈办公的书桌上,以妈妈精
    密的双眼,怎么逃得过被发现的命运。
      正分析着,书房的门再次被打了开,而这次出现的是爸爸凝重的身影,他快
    速来到妈妈身旁,脸色透着不悦,摇了摇妈妈身体后,语气沉的压抑「苏煜洁你
    起来,起来听见没有。」之后又加了股劲猛拍了几下桌子后,妈妈这才悠悠的醒
    来。
      但妈妈醒来的第一眼就见到爸爸一脸怒气地盯着自己,而这般对峙也让茫然
    的妈妈双眼逐渐恢复了清明,并一边忍受着爸爸的态度,一边控制自己的脾气,
    起身道「什么事……」
      而正是这个起身的动作,让本就激愤的爸爸嘴唇有些发颤,他猛的抬手指着
    妈妈下身的皮椅,声音从喉咙里嘶吼出来「这就是你最近老跑书房的原因?这就
    是你半夜离开卧室的理由?苏煜洁,如果你瞧不起我可以直说,为何要折煞我,
    为什么要折磨你自己!」妈妈显然被这劈头盖脸的指责弄出了怒气,刚想反驳,
    却忽然发现自己双腿绵软无力,并且感觉到内裤以及丝袜裆部有些湿润。
      大惊失色间,妈妈恍然转过身盯着皮椅,既而一处浸湿的水痕同样出现在真
    皮坐垫上,同时空气中依稀飘散着一股女性发情时独有的气息。
      身为过来人,两人瞬间明白那是什么味道,尤其是妈妈早已不复先前的冷静,
    她赶紧拉了拉爸爸的胳膊「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不知道为什么最近老跑书
    房来睡,但真的不是瞧不起你,难道这么多年夫妻,你还不了解我吗……」
      「当然,我是不了解你,这世上又有谁是真正了解你的人呢?存在吗?就比
    如当年你委身于我,比如现在你欲求不满的在这里自慰。」爸爸突如其来的呛声,
    让妈妈的情绪非常不好,试想又有谁能受得了另一半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
      妈妈眼泪在打转,她试图找纸巾擦拭,但寻找过程中却在某个时刻将委屈的
    表情定格在画面中,在那个点上,我和妈妈对望着,母子间的血肉相连让我灵魂
    都快被她哭红的双眼撕碎,我好想告诉她,你没有错,错的是邱浩……错的是那
    个混账邱浩。
      而这时妈妈那哭泣中仍显漂亮的双眸猛的一凝,接着白玉小手慢慢停留在镜
    头前方,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邱浩下地狱的场景。然而爸爸不知为何发出痛苦的
    声音让那只小手停顿在半空,与此同时还有桌上莫名其妙出现的几张照片「能解
    释一下这是什么吗?他是谁?为什么可以抱你……」
      这次轮到我吃惊了,因为照片中的男子正是以前在商场见过的混血,而他扶
    着妈妈行走的背影,在此时的照片上是那么的活灵活现,不禁让我想起当初从加
    拿大回来时,偷听到的父母间对话,难道就是因为这事吗?
      当然我这是后话,在当时的情况下妈妈可就是另一种画面,只见她冷目的望
    着镜头,又望了望照片,寒芒在她眼中猛的释放「你竟然在监视我?」说着手指
    拿起桌上的照片唰唰唰的撕毁,又准备砸毁摄像头的时候,她有着泪痕的倾世容
    颜悲极反笑「邱志诚,既然你不相信我,那我说什么都是没用,这几天我先去岚
    姐家住,正好让彼此冷静下来,然后再回来谈这些事」话音刚落,妈妈便头也不
    回的扬长而去,留下爸爸独自站于那灯源的阴暗面,弥漫着一抹沉思……后悔
    ……以及道不明的自嘲。
    ----------------------------------------------------------------------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