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家庭乱伦
  • 最新排行

    孝女失身

    发布时间:2019-10-27 00:01:09   


    晨光初现的时侯,在一个高级私人屋村里,一阵阵呻吟声从其中一个单位里的主人房传出来。原来房里的睡床上有一对肉虫正在翻云覆雨。床上的男人大约四十多岁,他叫倪国明,是一间玩具厂的大股东,床上的女人是国明的太太冯玉珠。他们两夫妻年纪相差很远,玉珠现在才三十出头。

    在十多年前,玉珠和国明都在同一间玩具厂打工,当时的国明十分英俊,是厂里女工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很多女工都向他自动献身,玉珠也是其中的一个。不过当时的社会比较保守,一般人都缺乏性知识,玉珠经常和国明上床,她又不懂得去避孕,终于珠胎暗结。

    玉珠的父母知道后便强逼国明娶她,国明唯有和玉珠结婚,而他们结婚之后不久,玉珠便生了一个女。国明做了爸爸之后变得收心养性,专心去赚钱,过了几年之后,他储了一笔钱,和朋友合资开了一间玩具厂。至于玉珠在结婚之后就留在家中做家庭主妇,全心全意去照顾丈夫和女儿,平时有空就和一班有钱太太去健身中心,因此她虽然年过三十,但身材还保持得很好,胸前一对三十五吋大奶豪无下堕迹像,至于腰枝和大腿上连一点多余的脂肪也没有。

    由于玉珠身材保持得好,所以国明也懒得去拈花惹草,他十分满意玉珠带给他的性爱享受,这天国明就是一睡醒便抱着玉珠做爱,而且一搞就搞了大半个钟头,国明虽然搞到满身大汗,但却换来一份回味无穷的享受。

    云雨过后,国明揽着玉珠休息了一会,床头的闹响起来,国明是时候要上班了,他依依不舍地放开玉珠走入浴室梳洗,换上西装后,玉珠已再次睡着了,国明走到床边轻轻吻吻了玉珠一啖,然后才返工。谁不知天有不测之风云,这一吻竟是国明对玉珠的最后一吻。在一个钟头后,一阵电话铃声把好梦正浓的玉珠吵醒,而电话传来的消息更把玉珠吓至目瞪口呆。

    原来国明在上班途中被一辆冲红灯的私家车撞倒,意外发生后私家车不顾而去,而国明被送到医院后已返魂无术,警察从国明身上记事簿找到他家里电话号码,于是打电话叫玉珠去医院认尸。

    玉珠去到医院后一见到国明的遗体便哭得死去活来,一边哭一边叫警察把撞死国的司机捉来填命。不过警察无法帮她捉到杀夫真凶,意外发生时虽然有人看到私家车的车牌,但调查后发现这私家车刚好在事发前被人报失,警方在几天后虽然找回失车,但这失车已被烧成一堆癈铁,所有证据已被偷车贼烧毁,所以无法追查。

    正所谓人死不能复生,玉珠唯有收拾心情替国明办理身后事。由于国明在香港没有亲人,因此在丧礼的第一晚,灵堂十分冷清,到深夜时灵堂里除了玉珠和她女儿倪佩丝之外,就只有一人。他叫陆志光,是玩具厂的另一股东,除了玉珠两毌女之外,他便是国明在香港最亲的人。

    玉珠两毌女在灵堂上一边哭一边烧金银衣纸,不经不觉已到了午夜,志光劝她们回家休息,但玉珠坚持要替亡夫守夜,不过她也认为佩丝年纪太细,不宜守夜,于是请志光送佩丝回家。
    志光驾车送佩丝回到家时,佩丝可能哭得太倦,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志光唯有把她的一只手搭在自己肩头上,他又用一只手绕过佩丝背脊扶着她入屋,他们一路行,志光的手就慢慢移到佩丝胸前。

    佩丝今年只有十八岁,胸前一对刚发育的乳房只有柠檬那么细,志光的手轻轻托着她的乳房,他感到佩丝的丧服内并没有胸围。志光偷偷捏了一下手中的乳房,但佩丝还是半睡半醒的,全无反应,志光于是更放胆去摸,他好快就找到乳头的位置,他用手指轻轻捏着佩丝的乳头,发育中的乳头特别敏感,好快就被志光捏得发硬,白色的丧服上明显地凸起了两点。

    志光把佩丝扶入睡房,佩丝一躺在床上便睡着了,志光好想趁这个黄金机会仔细去再摸佩丝,他甚至想解开佩丝的衫钮,望一望她那对刚发育的小乳房,再看看她的双脚尽头处究竟开始长毛了没有,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不想为了贪图一时的手欲而破坏了他的计划。

    原来志光和国明合资开的玩具厂,志光只占两成股份,其余八成都是国明所有,所以志光虽然是股东,但厂里的大小事务都由国明话事,他本来想和国明拆伙再另开一间玩具厂,但他又不够资金,唯有继续做个有名无实的板。不过志光不服气一世受制于国明,于是便想了一条将玩具厂据为己有的毒计,而计划里的第一步就是要杀死国明。

    当日把国明撞死的失车就是志光偷的,驾车撞死国明的人也是他,事后放火烧车的人也是他!由于志光把所有证据消灭了,警察也没有怀疑过他,所以他的第一步计划可以话做得十分成功,而他现在要做的正是计划的第二步。

    志光送了佩丝回家后立刻返回殡仪馆,灵堂里只有玉珠一人,她呆呆地望着国明的遗照,心里想着以前和国明一起时的甜蜜往事,由于她想得太过入神,所以完全不知道志光已返回灵堂,直到志光伸手拍她肩头时才从回忆中走回现实世界。

    “国明已死了,”志光安慰玉珠说:“你不要太伤心,要小心身体,佩丝好需要你照顾的。”

    “佩丝回家后睡了没有?”玉珠关心地问。自从国明死后,佩丝就是她在世上最亲的人,所以更加疼爱佩丝。

    “你放心吧,她可能哭得太倦,一回家就睡着了。”

    “劳烦你了,今次丧事如果没有你帮手,我真不知怎去做。”

    “国明是我的多年朋友,我当然会帮手,阿嫂,我看你也倦了,不如在长椅上睡一会吧!”

    “我又怎睡得着呢?我嫁了国明十几年,我现在一合上眼就好像见到国明,他死得这么惨,我真希望他可以报梦给我,告欣我谁是驾车撞死他的凶手。”

    “阿嫂……”志光被玉珠的话吓得心里一寒,但他如果相信鬼神之说的话,他就不敢把国明杀死啦,所以他好快就回复镇定,他把话题带开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你应该为未来打算。”

    “未来!我也不敢想了。国明在生时,我从来不过问工厂的事,如今要我接管工厂,我也不懂怎去打理,以后工厂就要靠你了。”

    “你可以放心,工厂我也有份的,我一定会好好把工厂搞好的。”志光又把话题带回国明处:“国明以前对你很好,他现在死了,我真替你担心。”

    “陆先生……”

    “阿嫂,不要这么客气,”志光把珠的说话打断:“我和国明这么熟,你叫我志光就可以。”他一讲完就握着玉珠的手以示安慰。

    “志……志光,国明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留下我和佩丝两个孤儿寡妇,你叫我以后怎么过活呢!”

    “阿嫂,其实你还年轻,大可以把国明忘掉,找过一个男人再嫁的,以后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志光这样说是有目的的,因为国明死后,工厂的八成股份落在玉珠手里,他见玉珠今年三十几岁,正好步入性欲旺盛的狼虎之年,猜想她不可能从此为国明守寡一世,所以他的第二步计划就是要挑起玉珠的欲念,只要能够赢取玉珠的芳心,他就可以把玩具厂完全控制。

    “我的年纪也不细了,而且又带着个女,怎会有男人肯要我!”

    “阿嫂你其实保养得很好,你和佩丝走在一起时,其他人都会以为你们是两姊妹,就连我也对你有好感。”

    “这里是国明的灵堂,”玉珠对志光怒道:“他刚死去,头七都未过,你怎可以对我讲这些事?!”

    “阿嫂你要面对现实,国明已死了,你应为将来打算,而我是真心真意想照顾你和佩丝一世的。”

    志光讲完后便一手把玉珠拉起,一张嘴印在玉珠的唇上,玉珠一时间吓得不知所措。自从国明死后,她一直处于极度悲痛中,从来没有想起性的问题,但志光这一吻却挑起了她那绩压多日的性欲,她回想到国明在临死前的早上,他们在家里做爱,这情景是何等甜蜜,不过当她一想起国明,她便立刻把志光推开。

    “我们不可以这样的,如今国明尸骨未寒,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国明的事。”玉珠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国明的尸骨已寒,你是否会接受我?”

    “我……”玉珠想不到志光会这样追问,她说:“我不知道。”

    志光对玉珠的答案感到很不满意,他拉着玉珠走入灵堂后的停尸房,床上躺着国明的尸体,冰冻的冷气使玉珠不禁打了个冷震。

    “你看!国明是尸骨未寒吗?他早已被冷气雪冻了,”志光拉着玉珠的手到国明的遗体上说:“不信你可以亲手摸一下。”

    当玉珠的手快要碰到尸体时,她不敢再把手伸前,她眼前的尸体就是和她做了十多年夫妻的国明,他们多年来的性生活,玉珠层摸过国明身上每处地方,但现在不知为何不敢去摸国明的尸体,一只手停在半空。

    “你为什么不摸?”志光追问:“你怕什么?难道他不是你丈夫?还是你已经想把他忘掉?”

    一连串的问题,玉珠也不知如何回答,她的眼泪再次涌出,她双手掩面,转身跑出停尸房。但志光也追了出来,他在灵堂后把玉珠拉实,他出力把玉珠拥抱着,一张嘴再次印在她的唇上。

    玉珠心里很乱,她张开眼望着志光,后来她视线转到用玻璃做的停尸房,她一看到国明的尸体便把志光推开。

    “我……我不能这样做……不可以在这里。我见到国明的尸身,我……我好怕!”玉珠道:“我怕国明在天之灵会怪责我。”

    “阿嫂……不对,我应该叫你做玉珠,国明已经死了,如果他是爱你,他在天之灵也会想你以后有个好归宿,他不会怪你的,我和国明是好朋友,我好明白他的,如果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一定会好高兴,你相信我吧!”

    “你讲的话是真的吗?但我们在这里,我感到国明就好似在旁边看着我们一样,我真的是好怕。”

    “你放心啦,其实我把你拉到这里,是想和你在国明的尸体前做爱,一来让国明知道你找了个好归宿,等他可以安心地去,二来我要你冲破国明这个心理障碍,只有这样做才能使你忘记国明。”

    “你没有骗我吗?”玉珠半信半疑地问:“我可以忘记国明?”

    志光没有开口答她,他伸出一双手把玉珠的丧服的腰带解开,脱去披在她身上的麻纱后继续解开玉珠胸前的白恤衫的衫钮,恤衫随着她的手擘向下滑落,露出里面那个肤色的胸围。玉珠的恤衫被脱去后,志光再伸手去脱她的白色运动长裤,这条裤是用橡筋裤头的,志光只需把长裤捉实向下轻轻一拉,便把运动裤脱去,这时玉珠身上就只有一套胸围和内裤。

    志光没有即时动手帮玉珠解除余下来的障碍,他要慢慢地欣赏玉珠的半裸身躯。玉珠的乳房十分之大,至于她的下体,她虽然还穿有内裤,但志光可以肯定她有很大片耻毛,因为他可以见到有很多耻毛从内裤两则和裤头处凸了出来。

    “我只可以帮你帮到这处,”志光望着玉珠说:“剩下来的要你自己脱,为了你的将来,你必需在国明的尸体前自己动手除衫,你要鼓起勇气,摆脱心里的障碍。”

    玉珠望了国明的遗体一眼,双手慢慢移到背后,解开了胸围扣,一对大奶立刻弹出来,这对奶又大又白,两颗乳头足有姆指和食指围成一圈那么大,颜色则是深啡色的。玉珠随手把胸围抛开后闭上眼伸手捉实内裤的裤头,她深呼吸了一口大气后便狠心地把内裤脱去。她的耻毛果然极之多,一大堆乱草似的把那贲起的地方完全遮闭。

    玉珠自从失身给国明之后,一直对国明很忠心,她的身体从来未被其他人望过的,如今全身光脱脱的站在志光面前,她感到十分羞耻,也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国明,她感到很后悔,恨不得立刻穿回衣服。但志光没有让玉珠有任何后悔的时间,他一手把玉珠拉到身前,一张嘴吻在她的乳房上,又不时把乳房上深啡色的乳头含在口中吸啜。

    “啊……”玉珠开始被熔化了:“不要……阿……陆先生……”

    “叫我志光吧!”

    志光一边吻着玉珠,一边动手脱自己的裤。当他把内裤拉开,一支六、七吋长的肉棒便弹了出来,顶着玉珠的草堆。

    玉珠垂头看到志光的肉棒时吓了一跳,她以前只见过国明的肉棒,但国明的肉棒就只有四吋长,她从未想过有好似志光这么大的肉棒,不禁被志光的尺码吓呆了。

    志光对玉珠又吻、又摸,玉珠被他搞到好舒服,其中最要命的就是志光的左手,这只手刚好摸着她下体贲起的地方,志光的手指还不时地轻轻伸入她的小穴里,她感到自己的小穴有很多淫水流出来,淫水顺着她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她感到全身酸软,如果她不是被志光拥抱着,她早就会跌落地上。
    志光把玉珠推到停尸房的玻璃墙,玉珠背面紧贴着玻璃墙,背脊感到奇寒刺骨,但身前却被全身火热的志光压实,一边冻一边热,感觉十分奇怪。这时志光把玉珠的一只脚抬起,他的肉棒刚好顶着玉珠的小穴,他出尽全力向上一顶,肉棒随即完全插入小穴之内。

    “噢……”由于国明的肉棒比志光短,玉珠从来未有过这么充实的感觉,她不得不叫起来道:“不……不要这么大力……慢一点……噢……是这样了……”

    志光的肉棒使玉珠欲仙欲死,一对肉虫就在灵堂后拥抱在一起,玉珠的一对大奶被志光推得一上一落地抛来抛去。国明以前从未为玉珠带来过这样刺激的享受,玉珠忍不住要张开口淫叫,当她适应了志光的粗大尺码后,她又想志光粗暴一点对待她。

    “大力一点吧!”玉珠现在已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插入一些……快一些吧……噢……”

    志光为了讨好玉珠,他完全照玉珠的话去做,用尽全力去抽插玉珠的小穴。

    “啊……不要停啊……”一阵抽搐感觉走遍玉珠全身,她终于在志光怀抱里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强烈高潮。而志光也被她的小穴里产生的强大吸力所影响,一股热辣辣的白汁从肉棒里爆发出来,把玉珠的小穴注满。

    “志光,”玉珠依偎在志光胸膛上说:“以后我和佩丝就全靠你了。”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们,我会把佩丝当作亲生女看待的。”志光一边对玉珠甜言蜜语,心里一边祝贺自己成功地进行了第二步计划。

    玉珠穿回丧服后回头望向国明的遗体,心里向国明默祷道:“你放心去吧!我已找到个好归宿了,我和佩丝以后会有好日子过,你安息吧!”

    第二章孝女失身

    国明的身后事终于解决了,由于他生前没有立遗嘱,而且没有其他亲人,所以他的遗产就由玉珠和佩丝两人平分,至于玩具厂的八成股份,她们两人各得四成,但由于佩丝还未成年,所以佩丝所占的四成暂时由玉珠管理,直到佩丝廿一岁为止。但玉珠对工厂的事一窍不通,于是把工厂交由志光全权管理,志光终于一偿心愿百份百地控制整间公厂。

    至于志光和玉珠的关系,玉珠本来是不想张扬出去,她每日假藉到工厂视察业务,实际上是找志光鬼混。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工厂里的人渐渐发现他们关系,志光索性提出要搬到她家里住。玉珠起初怕佩丝会不高兴,但她想深一层后觉得她和志光也不能永远偷偷摸摸地在一起的,所以她应承了志光,但条件是要志光和她正式结婚。

    志光心里虽然不愿意,但为了讨好玉珠、为了工厂的控制权,他只好和玉珠正式结婚。

    他们在婚后不用再在工厂里偷情了,两人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家里面胡天胡帝,他们除了在自己的睡房里大战之外,更把客厅的沙发、饭台、浴室、厨房、甚至连露台也当作战场。更离谱的是他们一想做爱便会立刻就地开战,根本不理佩丝会否看到。

    佩丝因为不想眼冤,所以平时一回家便躲入自己睡房。但有一晚佩丝在睡房内埋头做功课时听到一阵拍门声,她打开房门一看,吓然见到一对全身赤裸的男女,这对男女竟然就是玉珠和志光。

    “阿女,”玉珠不知羞耻地对佩丝说:“你爸爸说没试过在你的睡房里和我做爱,我想你借睡房给我们玩一晚。”她不理佩丝是否愿意,说完后便和志光一起走上佩丝的睡床。

    “她不是我的爸爸,”佩丝指着志光怒道:“我只有一个爸爸,他叫做倪国明!”

    “随便你怎样叫我,”志光道:“你不想叫我做爸爸的话可以叫我做阿叔,总之我就是你妈妈的老公。今晚我们已决定在这里做爱,你想看的话就乖乖地坐在一旁不要出声,不想看的话就立刻出去。”

    “你……你们……”佩丝想不到他们是这么无耻的,一怒之下便跑到街上。

    她一口气跑到街上的公园,她从裤袋取出银包,里面放有爸爸的遗照,她一见到这照片上国明的亲切笑容时,眼泪便立刻从双眼流出来。

    “爸爸……”佩丝对着国明的遗照哭道:“你以前对阿妈那么好,但她竟然对你一点感情也没有,你死了才不过几个月,她便跟了第二个男人,她真是水性扬花,爸爸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出一口气的!”

    出气!佩丝一想到这里便立刻把眼泪抹掉,她想了又想,既然她妈妈对爸爸不忠,最好的报复方法就是要妈妈的奸夫也对她不忠。但怎样才可以另到志光去搞其他女人呢?佩丝绞尽脑汁,最后认为志光对她阿妈也很好,如果要他变心,除非有女人主动向他投怀送抱,不过这个女人又到哪里找呢?这时她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度灵光,她想到一个很大胆的念头,她要自己去色诱志光。

    这虽然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但佩丝感到很犹疑,因为她要牺牲一件无价之宝才可以用这方法替爸爸出一口气,这件无价之宝就是她的处女膜!佩丝一向都很重视自己的初夜,自从她长大后明白到什么是处女时已梦想着将来结婚时,在洞房之夜将宝贵的初夜送给未来的丈夫。不过当她低头望见爸爸的遗照时,她下定决心要亲手把这个梦想打碎。

    办法是想到了,但如何进行呢?佩丝一边想一边走回家里。当她返回家时,志光和玉珠的大战已经结束,他们在佩丝的床睡着了,佩丝唯有到玉珠的睡房过夜。佩丝打开玉珠的衣框想找套睡衣替换,但衣框内的睡衣全部都是既性感又暴露的睡袍,她根本不敢穿上,她只好和衣而睡。

    但佩丝无法入睡,整晚在想着色诱志光的办法,她向妈妈的衣柜望了一眼,她想到志光既然喜欢看玉珠穿这些性感睡袍,她便想到自己也可以买一套这样的睡袍,然后等玉珠不在家时去色诱志光。但这种睡袍的价钱也不便宜,身为学生的她又怎会有多余钱去买呢?

    她思前想后,终于想到既然连最宝贵的初夜都可以牺牲,其他的更加显得不重要。所以在第二天一早就找个锤仔把她的猪仔扑满敲碎,买了一件比起玉珠衣柜里的睡袍更加性感的睡袍。

    睡袍已准备好了,佩丝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静心等候机会。

    她等了个几月,终于时机来临了,玉珠约了一班太太团去旅行,一去就去十几日,到时家里就只会剩下她和志光。在玉珠出发当晚,佩丝一早就返回自己的睡房换上那套性感的睡袍。由于这件睡袍实在太过暴露了,佩丝买它时也不敢试穿,今次她还是第一次穿上这睡袍,当她望着镜子时也被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

    睡袍的是细肩带低胸连身式设计,上半段全是疏孔的通花,这些通花大得可以让姆指穿过,佩丝那两点细小的乳头全全完完地暴露出来。至于睡袍的下半段则是用极之透明的薄纱所做,虽然这套睡袍还配有一条用同样质料所做的内裤,但这两层薄如蝉翼的轻纱完全没有遮闭身体的作用,佩丝不单止可以从镜中看到在睡袍和内裤里面的稀疏耻毛,就连在双脚尽头处的一条罅隙也清楚可见。

    佩丝望着镜中的自己,她越看就越觉害怕,她实在不敢穿着这套睡袍去见志光,她想放弃色诱志光的计划,但当她打开衣柜找普通衫裤替换时,突然有一个相架从衣柜里跌出来,这个相架险些打中佩丝,而相架中的照片竟然就是国明的遗照。

    “爸爸……”佩丝以为这是国明显灵怪责她胆小,她望着国明的遗照哭道:“你放心吧,我是你的孝顺女,我一定会帮你出这一口气的。”

    这时睡房外传来一阵铁闸声,佩丝知道是志光下班回来了,于是依照计划拉开一罐啤酒,她喝了几口啤酒,又涂了些啤酒在身上,把自己弄得满身酒气,她将剩下的啤酒从窗口倒落街后把空罐收藏好,她再望了国明的遗照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便打开睡房门跌跌撞撞的行出客厅,最后跌倒在沙发上。

    “噢……阿叔你……回来了……”佩丝扮醉说:“我……刚才在同学的生日会里饮……饮了一些啤酒,现在好……好头痛,你有头痛药吗?”

    “傻女!喝过酒之后是不可以食药的,这会中毒的啊!”志光一见佩丝一身暴露的睡袍,就立刻被她吸引着了,心里也想玩一玩这个便宜女,于是心怀不轨地说:“不如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佩丝见到志光用一对色迷迷的眼光望着她时,她的脸立刻羞得红起来,但她知道志光已经上钓了,所以她不能退缩,她向志光轻轻点头,表示要志光替她按摩。

    志光伸出手指按在佩丝的太阳穴上,一边按摩一边问:“是否舒服些?”

    佩丝不敢答他,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在这里按摩不顺手,”志光见佩丝全无戒心,于是放胆地说:“不如我抱你入房,再帮你按摩。”

    佩丝心中虽然很害怕,但为了替爸爸出气,她没有反对,任由志光把她抱到他和玉珠的睡床上。志光让佩丝坐在床边,他爬到床上从佩丝身后伸手替她按摸摩太阳穴,但志光按不了几下便把手慢慢向下移,变为替佩丝按摩肩头。

    “这舒服吗?”志光试探佩丝的反应说:“我不如帮你松开你肩头的吊带,这会舒服一点的。”

    “嗯……”

    志光见她不反对,他立刻把佩丝双肩上的吊带向外拉,吊带顺着手臂向下滑落,但睡袍却没有因此而跌下来,原来佩丝因为太紧张,乳头发硬凸了起来,两粒乳头从睡袍的通花处凸了出来把睡袍吊在胸前。

    志光虽然是床上高手,但也从未试过有这种情况出现,他好想立刻把睡袍拉低,但又怕这样做会太过明目张胆,使佩丝惊醒过来,一时间他也不知应该怎样做。

    至于佩丝,她亦没预计到睡袍会被乳头挂起,她也很心急想把腄袍拉低,于是她便扮作抓痒,伸手在胸前抓了几下,睡袍终于跌下来了。这时志光恨不得立刻伸手去去下佩丝的乳房,但他不想操之过急而误事,只好强行压制自己的欲火继续替佩丝按摩,不过却又趁佩丝不在意时把佩丝的手从睡袍的吊带里抽出来。

    佩丝现在已经十分害羞,但她为了替爸爸出口气,她唯有乖乖地坐在床上任由志光鱼肉,除此之外,她就只可以闭上眼,等待志光再进一步的行动。

    志光见佩丝闭上眼,他以为佩丝已经醉得睡着了,但他也不敢肯定,他轻轻叫了佩丝两声,但佩丝全无反应,他便大胆起来,把佩丝扶低,让她躺在床上,他的手立刻按在佩丝的乳房上。这两团肉志光几个月前在国明丧礼当晚曾经摸过了,不过现在正是佩丝的发育时期,她的乳房在短短几个月内起了好大的变化,由两个柠檬变为两个鲜橙,志光估计她的胸围起码有三十三吋,以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来说,她己经算是个小波霸了。

    起初志光只敢轻轻力搓佩丝的乳房,不过他见佩丝没有任何动静,他便开始用力搓下去,把她的乳房当作两团面粉般又搓又挤,好像要从她的乳房中挤出鲜奶,但这是没有可能的,因为佩丝根本是个未经人道的处女,就算志光把手中的乳房搓至扭曲变形,也不可能挤出半滴奶汁来,所以他也放弃了。他把目标转移到佩丝的下身,他把佩丝的睡袍下半段揭起,然后用卷猪肠粉的手法把那条薄得透明的内裤卷低。

    志光好像法医官验尸一样把佩丝由头到脚细看一遍,佩丝虽然年纪轻轻,但却从玉珠身上遗传了一副很好的身材。不过遗传是没有百份之百的,两母女虽然同样拥有一对大奶,但上面的乳头却完全不同,佩丝的乳头就只有小指头般细,粉红色的,和玉珠那又大又深色的乳头相差好远。

    而两母女最大的分别就是她们的耻毛,玉珠的耻毛十分浓密,那堆乱草的覆盖范围大到一只手都也盖不了,但佩丝的下体就只有一串生得好整齐的耻毛,只需用一只手指就可以把她的耻毛完全遮盖。耻毛之下就是一条由两块厚肉所组成的罅隙,这条罅隙虽然没有被耻毛遮掩,但却是紧闭着的,根本看不到罅隙内的风光,志光唯有用手指把这神秘的罅隙张开。

    厚肉内的嫩肉十分娇美,和乳头一样也是粉红色的,当志光想进一步把手指插入去时,佩丝突然转过身,趴在床上,志光吓得立刻把手缩回。

    原来佩丝因为感到极度羞耻,她不想志光继续研究她的神秘罅隙,于是假扮熟睡后翻身,把自己的三点重要部位埋在床上,除此之外,她也想趁这机会把强忍多时的眼泪印在床单之上。

    不过她这样做,却令志光有时间脱去他身上的衫裤,他除衫时也不忘望者佩丝,他发现了佩丝的第四点重要部位,这一点就是她股缝之中那个有如一朵雏菊的屁眼。志光一脱光衫裤便伸出手指去摸这一朵雏菊,他摸了一会,手指顺着她的股缝向下摸去,终于又返回她的罅隙了,他把佩丝的双脚分开,再次把她的罅隙张开,他一看见那粉红色的嫩肉,他的肉棒立刻硬起来。

    他已经好心急了,他不顾会否把佩丝弄醒,捉着她的双脚把她的屁股拉到床边,然后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抱起她的屁股,挥动肉棒一分一吋向她的罅隙进攻。

    佩丝感到像被撕开似的,她痛得想张开口大叫,但她知道自己一叫便会被识破,唯有咬着床单拚命死忍。

    志光几经辛苦才可以把肉棒完全插入,佩丝的罅隙十分狭窄,他垂头一看,只见一条血痕从罅隙中流出来,鲜血顺着佩丝的大体腿一直向下流。志光十分开心,这是他第一次为处女破身,每一下的抽插,那狭窄的罅隙都把他的肉棒夹得十分舒服。

    由于佩丝心里只想替爸爸出一口气,根本没有半点欲火,加上志光事前又没有认真地爱摸过她,所以她的罅隙内连一滴甘露也没有,况且她又是个未经人道的处女,志光的肉棒把她抽插得痛不欲生,她终于抵受不了从罅隙传来的剧痛而晕倒了。

    但志光没有留意到佩丝晕了,因为他一直都以为佩丝醉了,所以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直到抽插了几百下之后才打了一个冷震,一泡精液喷出来把佩丝的子宫注满。
    志光趴在佩丝背上休息了一会之后才躺回床上,他也把佩丝拉到身边,让她好好地躺在床上,他点了一支烟,一边吸烟一边在回味刚才神仙般的享受,他望着身边赤裸的佩丝,不知不觉便想到玉珠了。

    佩丝和她妈妈相比,分别之大就好似高级妓女和庙街的老鸡一样。虽然玉珠的身材还保持得很好,但她始终是一个已年过三十的女人,她的肌肤开始失去弹性,变得粗糙,加上她曾经生育,小穴有些松弛。佩丝却有的是青春,十八岁的她拥有一身嫩滑的皮肤,至于她的罅隙更迫窄得差点不能容纳一枝普通尺码的肉棒,因只经过刚才一战之后,志光好想把佩丝骗上手,使他有多个泄欲的选择,所以他在吸烟之余,心里正在构思一段谎话。

    从志光的口鼻里喷出来的烟慢慢飘向佩丝,她随即被难闻的烟味呛醒,她一见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志光的身旁,她立刻想拉过身边的一张被来遮蔽身体,但她一动身,一阵火辣辣的剌痛却从她的罅隙传来,她忍不住“啊”一声叫了出来。

    “佩丝……”志光把刚才想到的一篇大话讲出来:“是我错,我实在不应该趁你饮醉酒时把你……但我控制不了自己,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你不要怪我!”

    “你……”佩丝想不到志光会这样说,但她原来的计划是要长期霸占志光,使他永远对玉珠不忠,既然志光这样说,正好堕进佩丝的计划里,所以她将计就计道:“你撒谎!如果你喜欢我,为何又和我妈妈结婚?”

    “我是不愿意的,是你阿妈自动向我投怀送抱。”

    “我不信!我阿妈怎会这样做?”

    “你现在还小,不明白你阿妈的苦况,她已经三十出头,每个女人到这个年纪都会有好强烈的性欲,但你爸爸却在这时去世,所以你阿妈就缠着我,其实她也很可怜的,你不要怪她。”

    “你……你没有骗我?”佩丝扮作半信半疑的问。

    “难道你不相信我吗?老实对你讲,我的确很喜欢你,但我自问比你大廿多岁,我怕你不接受我,所以我一直不敢向你表露爱意,其实我和你阿妈结婚都是想亲近你和照顾你!”

    “你真的爱我?”佩丝假装受骗,依偎在志光的胸膛上道:“那么我们以后怎么算,你……你把我……这样,你要负责才好!”

    “傻女!我不会骗你的,过多几年等你大个女可以自由结婚时,我便和你阿妈离婚,然后再娶你。你信我吧,不过暂时要委屈你了,我们只可以偷偷摸摸在一起!”

    “我已经是你的人了,你要怎样都只好依你啦!但你说过的话,一定要算数喔。”佩丝心里感到一份胜利感,志光已经上钓了,他从此会对玉珠不忠。

    至于志光,他心里十分高兴,他料不到杀死国明后,除了可以全权控制玩具厂外,更可把玉珠骗上手,现在连国明的宝贝女也可以控制在手中,他一想到这里,他就想再一次玩弄这件新猎物,他一手把佩丝拥入怀内,一张嘴印在她的红唇之上。

    对于志光的吻,佩丝虽然感到十分讨厌,但她只可以死忍,而且还要让志光的舌头伸入自己口里。

    志光想不到佩丝会这么合作的,他以为已经完全控制了佩丝,于是一双手就肆无忌旦地去抚摸佩丝赤裸的身体,他的嘴也慢慢由佩丝的嘴开始向下吻,一直吻到佩丝的乳头,他手口并用,他双手握着佩丝左边的乳房,然后技巧地把乳头含在口中,用舌头把那小指头般大小的乳头挑来拨去。

    佩丝虽然很不愿意,但志光的舌头使她产生了反应,她的乳头慢慢地凸了起来。志光集中火力去进攻佩丝的左乳,完全忽略了她右边的乳房,她的右乳感到十分之空虚,她自然地伸手去轻摸这个被唯忘了的右乳。但她的手一摸到自己的右乳时,志光立刻把她的手拉开,她试过几次,每次都被志光拉开,志光后来更把她的双手捉紧,不准她触摸自己的右乳。

    “阿叔!请你不要只顾搞我的左乳,”佩丝终于忍唔住娇声说:“我的右乳也好虽要你的抚摸呢!”

    志光好像完全听不到佩丝的请求,他还是一口一口地吸啜佩丝的左乳,对她的右乳视而不见,当它透明一样。

    “求求你摸一下我的右乳吧,我那里实在很辛苦。”佩丝再次开口求志光。

    今次志光听她的话,真的伸手去摸她的右乳,但志光照足她的话去做,只摸了她的右乳一下,然后又再次把手移回她的左乳上。这一摸,使佩丝产生好大反应,她起初感到好舒服,但舒服的感觉好快就消失了,剩下来的却是一份更加空虚的感觉。情形就好似在大热天时有人向你扇一下扇子一样,你会立刻感到很凉快,但凉快过后却感到更加热。

    “我……”佩丝哀求道:“我真的好辛苦,求求你再摸我的右乳吧!你想要我怎样做我也应承你,我求你再摸我的右乳。”

    “你真是怎么都应承?”

    “我可以发誓的,只要你肯再摸它几下,我什么都帮你做。”

    “好!你就把帮我含着它吧。”志光一讲完便跪在佩丝的面前,他那还是软棉棉的肉棒就在佩丝嘴前不到一吋的地方摇来摇去。

    虽然佩丝在刚才还是处女,她对男人可以说是全无认识,但她以前也见过一些小男孩在街边痾尿,她知道在嘴前的肉棒就是男人尿尿的地方,她心想如果把这肉棒含在口中,岂不是等于含着一枝浸过尿液的饮管?所啜到的岂不是志光的尿液?所以一向有洁僻的她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不过佩丝右乳的空虚感觉好快就战胜她的爱洁心理,她张开她的樱桃小嘴把志光的肉棒含入口中,她感到肉棒有一阵咸味,而且还闻到一阵腥臭的气味,她感到好呕心,好想立刻把肉棒吐出来。

    但佩丝一把志光的肉棒含入口里,志光便遵守承诺,一双手同时握着她的双乳,本来十分空虚的右乳立刻舒服过来,但她怕志光光了几下后会放手,所以不敢把志光的肉棒吐出。

    佩丝虽然从未含过肉棒,含啜时一点技巧都没有,但志光其实一早就已经好兴奋,他的肉棒经佩丝一含便立刻变为虎虎生威,他怕被佩丝含到爆发,所以不敢再让佩丝含他的肉棒,他把肉棒抽出,趴在佩丝的身上,一边继续用手捏着她的双乳,一边吻她,由她的额头开始向下吻,经过她的脸、胸膛、肚脐……一直吻到她双脚之间的两块厚肉。

    他虽然在不久之前才和佩丝做过爱,佩丝的厚肉上还沾有些由罅隙里倒流出来的精液和落红,但志光反而伸出舌头把这些汁液舐入口中,把所有汁液也吞入肚里去。志光的舌头使佩丝感到很酸软,她不得不把双脚尽量张开去迎接志光的舌头,而她的罅隙被志光舐得几下便开始有淫水流出,大量淫水透过紧闭的厚肉流出来,一直流到床单。

    “阿叔……”佩丝呻吟道:“你的舌头把我舐得好辛苦,我那里……好像有一群蚂蚁在爬来爬来去,你快帮我止痒吧!”

    “佩丝,你不要那么急,”志光一边舐她的两块厚肉一边说:“你刚才还是处女,我如果立刻帮你止痒,你会很痛的,等你再流出多些淫水后,我便会好好地喂饱你。”

    “啊……快吧!我……我不能再等啦!”

    志光估不到佩丝年纪轻轻,原来是个天生的淫妇,他要试一试佩丝的淫荡程度,所以不但没有立刻替佩丝止痒,甚至连舌头的舐啜速度也减慢了。

    “你……你为什么停下来啊?”佩丝一边呻吟,一边摆动身躯在床单上磨来磨去。

    这时佩丝的淫水已经令床单湿透,志光认为时机成熟了,于是趴上佩丝的身上,他的肉棒刚好顶着佩丝的两块厚肉,他推动肉棒插入这罅隙里。

    “啊……好痛啊……”佩丝虽然是第二次做爱了,但她还是觉得好痛。

    “你忍一下吧,很快就不会再痛的了。”

    “噢……慢一点!”佩丝哀求道:“你把我插死了。”

    志光没有理会佩丝的哀求,他的肉棒还是一出一入地在佩丝的罅隙里抽插,他感到佩丝的罅隙十分之窄,每一下抽插都把他的肉棒磨得十分舒服,加上佩丝今次是清醒的,佩丝的每一下呻吟声、求饶声都使志光更加兴奋。

    “不……不要停啊!”佩丝感到罅隙的痛楚已经消失了,换来的是一种从来未试过的欲仙欲死的感觉,而每当志光把肉棒插得比较深入时,她都觉得特别消魂,她不顾羞耻地说:“大力一点……插深一点啊……”

    “傻女,你现在相信我刚才没骗你吧!你是否好舒服呢?”

    “好……好舒服啊……”佩丝现时已经把所有的矜持、羞耻、道德都抛诸脑后,拉开喉咙大声淫叫。

    突然间,她感到全身抽搐,身上所有肌肉都不自制地颤抖起来,她的高潮来了。虽然佩丝进入了高潮,但志光由于是在一晚之内第二次做爱,因此肉棒比较麻木,他还可以挥动龙精虎猛的肉捧继续抽插!

    佩丝的高潮维持了很久,她陶醉得只可以张开口呻吟,直到高潮过后才觉得全身酸痛,她本来想叫志光停下来,但一次新的痕痒感觉再次侵袭她的罅隙。志光今次一直玩了大半个钟头,他没有因为佩丝到达高潮而停下来,他反而继续插下去,他要挑起佩丝的淫根,使佩丝以后都死心塌地对他。

    “我……死啦!”佩丝的第二次高潮好快就来临了,对于初经人道的佩丝来讲,一连两次的高潮实在是太多了,她的淫叫变得有点语无伦次:“你……停下来……不……继续啊,不要……美死我啦!”

    佩丝全身再次颤起来,罅隙内还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恍似要把志光的肉棒吸入去。

    “噢……”志光终于扺受不了佩丝罅隙内的强烈吸力,他打了个冷震,再一次喷出浓浓的精液。

    两人终于停下来了,他们都疲倦得有气无力,最后拥抱着睡觉。


    第一章春满灵堂

    晨光初现的时侯,在一个高级私人屋村里,一阵阵呻吟声从其中一个单位里的主人房传出来。原来房里的睡床上有一对肉虫正在翻云覆雨。床上的男人大约四十多岁,他叫倪国明,是一间玩具厂的大股东,床上的女人是国明的太太冯玉珠。他们两夫妻年纪相差很远,玉珠现在才三十出头。

    在十多年前,玉珠和国明都在同一间玩具厂打工,当时的国明十分英俊,是厂里女工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很多女工都向他自动献身,玉珠也是其中的一个。不过当时的社会比较保守,一般人都缺乏性知识,玉珠经常和国明上床,她又不懂得去避孕,终于珠胎暗结。

    玉珠的父母知道后便强逼国明娶她,国明唯有和玉珠结婚,而他们结婚之后不久,玉珠便生了一个女。国明做了爸爸之后变得收心养性,专心去赚钱,过了几年之后,他储了一笔钱,和朋友合资开了一间玩具厂。至于玉珠在结婚之后就留在家中做家庭主妇,全心全意去照顾丈夫和女儿,平时有空就和一班有钱太太去健身中心,因此她虽然年过三十,但身材还保持得很好,胸前一对三十五吋大奶豪无下堕迹像,至于腰枝和大腿上连一点多余的脂肪也没有。

    由于玉珠身材保持得好,所以国明也懒得去拈花惹草,他十分满意玉珠带给他的性爱享受,这天国明就是一睡醒便抱着玉珠做爱,而且一搞就搞了大半个钟头,国明虽然搞到满身大汗,但却换来一份回味无穷的享受。

    云雨过后,国明揽着玉珠休息了一会,床头的闹响起来,国明是时候要上班了,他依依不舍地放开玉珠走入浴室梳洗,换上西装后,玉珠已再次睡着了,国明走到床边轻轻吻吻了玉珠一啖,然后才返工。谁不知天有不测之风云,这一吻竟是国明对玉珠的最后一吻。在一个钟头后,一阵电话铃声把好梦正浓的玉珠吵醒,而电话传来的消息更把玉珠吓至目瞪口呆。

    原来国明在上班途中被一辆冲红灯的私家车撞倒,意外发生后私家车不顾而去,而国明被送到医院后已返魂无术,警察从国明身上记事簿找到他家里电话号码,于是打电话叫玉珠去医院认尸。

    玉珠去到医院后一见到国明的遗体便哭得死去活来,一边哭一边叫警察把撞死国的司机捉来填命。不过警察无法帮她捉到杀夫真凶,意外发生时虽然有人看到私家车的车牌,但调查后发现这私家车刚好在事发前被人报失,警方在几天后虽然找回失车,但这失车已被烧成一堆癈铁,所有证据已被偷车贼烧毁,所以无法追查。

    正所谓人死不能复生,玉珠唯有收拾心情替国明办理身后事。由于国明在香港没有亲人,因此在丧礼的第一晚,灵堂十分冷清,到深夜时灵堂里除了玉珠和她女儿倪佩丝之外,就只有一人。他叫陆志光,是玩具厂的另一股东,除了玉珠两毌女之外,他便是国明在香港最亲的人。

    玉珠两毌女在灵堂上一边哭一边烧金银衣纸,不经不觉已到了午夜,志光劝她们回家休息,但玉珠坚持要替亡夫守夜,不过她也认为佩丝年纪太细,不宜守夜,于是请志光送佩丝回家。
    志光驾车送佩丝回到家时,佩丝可能哭得太倦,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志光唯有把她的一只手搭在自己肩头上,他又用一只手绕过佩丝背脊扶着她入屋,他们一路行,志光的手就慢慢移到佩丝胸前。

    佩丝今年只有十八岁,胸前一对刚发育的乳房只有柠檬那么细,志光的手轻轻托着她的乳房,他感到佩丝的丧服内并没有胸围。志光偷偷捏了一下手中的乳房,但佩丝还是半睡半醒的,全无反应,志光于是更放胆去摸,他好快就找到乳头的位置,他用手指轻轻捏着佩丝的乳头,发育中的乳头特别敏感,好快就被志光捏得发硬,白色的丧服上明显地凸起了两点。

    志光把佩丝扶入睡房,佩丝一躺在床上便睡着了,志光好想趁这个黄金机会仔细去再摸佩丝,他甚至想解开佩丝的衫钮,望一望她那对刚发育的小乳房,再看看她的双脚尽头处究竟开始长毛了没有,但他没有这样做,因为他不想为了贪图一时的手欲而破坏了他的计划。

    原来志光和国明合资开的玩具厂,志光只占两成股份,其余八成都是国明所有,所以志光虽然是股东,但厂里的大小事务都由国明话事,他本来想和国明拆伙再另开一间玩具厂,但他又不够资金,唯有继续做个有名无实的板。不过志光不服气一世受制于国明,于是便想了一条将玩具厂据为己有的毒计,而计划里的第一步就是要杀死国明。

    当日把国明撞死的失车就是志光偷的,驾车撞死国明的人也是他,事后放火烧车的人也是他!由于志光把所有证据消灭了,警察也没有怀疑过他,所以他的第一步计划可以话做得十分成功,而他现在要做的正是计划的第二步。

    志光送了佩丝回家后立刻返回殡仪馆,灵堂里只有玉珠一人,她呆呆地望着国明的遗照,心里想着以前和国明一起时的甜蜜往事,由于她想得太过入神,所以完全不知道志光已返回灵堂,直到志光伸手拍她肩头时才从回忆中走回现实世界。

    “国明已死了,”志光安慰玉珠说:“你不要太伤心,要小心身体,佩丝好需要你照顾的。”

    “佩丝回家后睡了没有?”玉珠关心地问。自从国明死后,佩丝就是她在世上最亲的人,所以更加疼爱佩丝。

    “你放心吧,她可能哭得太倦,一回家就睡着了。”

    “劳烦你了,今次丧事如果没有你帮手,我真不知怎去做。”

    “国明是我的多年朋友,我当然会帮手,阿嫂,我看你也倦了,不如在长椅上睡一会吧!”

    “我又怎睡得着呢?我嫁了国明十几年,我现在一合上眼就好像见到国明,他死得这么惨,我真希望他可以报梦给我,告欣我谁是驾车撞死他的凶手。”

    “阿嫂……”志光被玉珠的话吓得心里一寒,但他如果相信鬼神之说的话,他就不敢把国明杀死啦,所以他好快就回复镇定,他把话题带开说:“你不要胡思乱想了,不要再想以前的事,你应该为未来打算。”

    “未来!我也不敢想了。国明在生时,我从来不过问工厂的事,如今要我接管工厂,我也不懂怎去打理,以后工厂就要靠你了。”

    “你可以放心,工厂我也有份的,我一定会好好把工厂搞好的。”志光又把话题带回国明处:“国明以前对你很好,他现在死了,我真替你担心。”

    “陆先生……”

    “阿嫂,不要这么客气,”志光把珠的说话打断:“我和国明这么熟,你叫我志光就可以。”他一讲完就握着玉珠的手以示安慰。

    “志……志光,国明这样不明不白的死去,留下我和佩丝两个孤儿寡妇,你叫我以后怎么过活呢!”

    “阿嫂,其实你还年轻,大可以把国明忘掉,找过一个男人再嫁的,以后不愁没有好日子过。”

    志光这样说是有目的的,因为国明死后,工厂的八成股份落在玉珠手里,他见玉珠今年三十几岁,正好步入性欲旺盛的狼虎之年,猜想她不可能从此为国明守寡一世,所以他的第二步计划就是要挑起玉珠的欲念,只要能够赢取玉珠的芳心,他就可以把玩具厂完全控制。

    “我的年纪也不细了,而且又带着个女,怎会有男人肯要我!”

    “阿嫂你其实保养得很好,你和佩丝走在一起时,其他人都会以为你们是两姊妹,就连我也对你有好感。”

    “这里是国明的灵堂,”玉珠对志光怒道:“他刚死去,头七都未过,你怎可以对我讲这些事?!”

    “阿嫂你要面对现实,国明已死了,你应为将来打算,而我是真心真意想照顾你和佩丝一世的。”

    志光讲完后便一手把玉珠拉起,一张嘴印在玉珠的唇上,玉珠一时间吓得不知所措。自从国明死后,她一直处于极度悲痛中,从来没有想起性的问题,但志光这一吻却挑起了她那绩压多日的性欲,她回想到国明在临死前的早上,他们在家里做爱,这情景是何等甜蜜,不过当她一想起国明,她便立刻把志光推开。

    “我们不可以这样的,如今国明尸骨未寒,我不能做出对不起国明的事。”玉珠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国明的尸骨已寒,你是否会接受我?”

    “我……”玉珠想不到志光会这样追问,她说:“我不知道。”

    志光对玉珠的答案感到很不满意,他拉着玉珠走入灵堂后的停尸房,床上躺着国明的尸体,冰冻的冷气使玉珠不禁打了个冷震。

    “你看!国明是尸骨未寒吗?他早已被冷气雪冻了,”志光拉着玉珠的手到国明的遗体上说:“不信你可以亲手摸一下。”

    当玉珠的手快要碰到尸体时,她不敢再把手伸前,她眼前的尸体就是和她做了十多年夫妻的国明,他们多年来的性生活,玉珠层摸过国明身上每处地方,但现在不知为何不敢去摸国明的尸体,一只手停在半空。

    “你为什么不摸?”志光追问:“你怕什么?难道他不是你丈夫?还是你已经想把他忘掉?”

    一连串的问题,玉珠也不知如何回答,她的眼泪再次涌出,她双手掩面,转身跑出停尸房。但志光也追了出来,他在灵堂后把玉珠拉实,他出力把玉珠拥抱着,一张嘴再次印在她的唇上。

    玉珠心里很乱,她张开眼望着志光,后来她视线转到用玻璃做的停尸房,她一看到国明的尸体便把志光推开。

    “我……我不能这样做……不可以在这里。我见到国明的尸身,我……我好怕!”玉珠道:“我怕国明在天之灵会怪责我。”

    “阿嫂……不对,我应该叫你做玉珠,国明已经死了,如果他是爱你,他在天之灵也会想你以后有个好归宿,他不会怪你的,我和国明是好朋友,我好明白他的,如果他知道我和你在一起,他一定会好高兴,你相信我吧!”

    “你讲的话是真的吗?但我们在这里,我感到国明就好似在旁边看着我们一样,我真的是好怕。”

    “你放心啦,其实我把你拉到这里,是想和你在国明的尸体前做爱,一来让国明知道你找了个好归宿,等他可以安心地去,二来我要你冲破国明这个心理障碍,只有这样做才能使你忘记国明。”

    “你没有骗我吗?”玉珠半信半疑地问:“我可以忘记国明?”

    志光没有开口答她,他伸出一双手把玉珠的丧服的腰带解开,脱去披在她身上的麻纱后继续解开玉珠胸前的白恤衫的衫钮,恤衫随着她的手擘向下滑落,露出里面那个肤色的胸围。玉珠的恤衫被脱去后,志光再伸手去脱她的白色运动长裤,这条裤是用橡筋裤头的,志光只需把长裤捉实向下轻轻一拉,便把运动裤脱去,这时玉珠身上就只有一套胸围和内裤。

    志光没有即时动手帮玉珠解除余下来的障碍,他要慢慢地欣赏玉珠的半裸身躯。玉珠的乳房十分之大,至于她的下体,她虽然还穿有内裤,但志光可以肯定她有很大片耻毛,因为他可以见到有很多耻毛从内裤两则和裤头处凸了出来。

    “我只可以帮你帮到这处,”志光望着玉珠说:“剩下来的要你自己脱,为了你的将来,你必需在国明的尸体前自己动手除衫,你要鼓起勇气,摆脱心里的障碍。”

    玉珠望了国明的遗体一眼,双手慢慢移到背后,解开了胸围扣,一对大奶立刻弹出来,这对奶又大又白,两颗乳头足有姆指和食指围成一圈那么大,颜色则是深啡色的。玉珠随手把胸围抛开后闭上眼伸手捉实内裤的裤头,她深呼吸了一口大气后便狠心地把内裤脱去。她的耻毛果然极之多,一大堆乱草似的把那贲起的地方完全遮闭。

    玉珠自从失身给国明之后,一直对国明很忠心,她的身体从来未被其他人望过的,如今全身光脱脱的站在志光面前,她感到十分羞耻,也觉得这样做很对不起国明,她感到很后悔,恨不得立刻穿回衣服。但志光没有让玉珠有任何后悔的时间,他一手把玉珠拉到身前,一张嘴吻在她的乳房上,又不时把乳房上深啡色的乳头含在口中吸啜。

    “啊……”玉珠开始被熔化了:“不要……阿……陆先生……”

    “叫我志光吧!”

    志光一边吻着玉珠,一边动手脱自己的裤。当他把内裤拉开,一支六、七吋长的肉棒便弹了出来,顶着玉珠的草堆。

    玉珠垂头看到志光的肉棒时吓了一跳,她以前只见过国明的肉棒,但国明的肉棒就只有四吋长,她从未想过有好似志光这么大的肉棒,不禁被志光的尺码吓呆了。

    志光对玉珠又吻、又摸,玉珠被他搞到好舒服,其中最要命的就是志光的左手,这只手刚好摸着她下体贲起的地方,志光的手指还不时地轻轻伸入她的小穴里,她感到自己的小穴有很多淫水流出来,淫水顺着她的大腿一直流到地上。她感到全身酸软,如果她不是被志光拥抱着,她早就会跌落地上。
    志光把玉珠推到停尸房的玻璃墙,玉珠背面紧贴着玻璃墙,背脊感到奇寒刺骨,但身前却被全身火热的志光压实,一边冻一边热,感觉十分奇怪。这时志光把玉珠的一只脚抬起,他的肉棒刚好顶着玉珠的小穴,他出尽全力向上一顶,肉棒随即完全插入小穴之内。

    “噢……”由于国明的肉棒比志光短,玉珠从来未有过这么充实的感觉,她不得不叫起来道:“不……不要这么大力……慢一点……噢……是这样了……”

    志光的肉棒使玉珠欲仙欲死,一对肉虫就在灵堂后拥抱在一起,玉珠的一对大奶被志光推得一上一落地抛来抛去。国明以前从未为玉珠带来过这样刺激的享受,玉珠忍不住要张开口淫叫,当她适应了志光的粗大尺码后,她又想志光粗暴一点对待她。

    “大力一点吧!”玉珠现在已变成一个不折不扣的淫妇:“插入一些……快一些吧……噢……”

    志光为了讨好玉珠,他完全照玉珠的话去做,用尽全力去抽插玉珠的小穴。

    “啊……不要停啊……”一阵抽搐感觉走遍玉珠全身,她终于在志光怀抱里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强烈高潮。而志光也被她的小穴里产生的强大吸力所影响,一股热辣辣的白汁从肉棒里爆发出来,把玉珠的小穴注满。

    “志光,”玉珠依偎在志光胸膛上说:“以后我和佩丝就全靠你了。”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们,我会把佩丝当作亲生女看待的。”志光一边对玉珠甜言蜜语,心里一边祝贺自己成功地进行了第二步计划。

    玉珠穿回丧服后回头望向国明的遗体,心里向国明默祷道:“你放心去吧!我已找到个好归宿了,我和佩丝以后会有好日子过,你安息吧!”

    第二章孝女失身

    国明的身后事终于解决了,由于他生前没有立遗嘱,而且没有其他亲人,所以他的遗产就由玉珠和佩丝两人平分,至于玩具厂的八成股份,她们两人各得四成,但由于佩丝还未成年,所以佩丝所占的四成暂时由玉珠管理,直到佩丝廿一岁为止。但玉珠对工厂的事一窍不通,于是把工厂交由志光全权管理,志光终于一偿心愿百份百地控制整间公厂。

    至于志光和玉珠的关系,玉珠本来是不想张扬出去,她每日假藉到工厂视察业务,实际上是找志光鬼混。不过纸是包不住火的,工厂里的人渐渐发现他们关系,志光索性提出要搬到她家里住。玉珠起初怕佩丝会不高兴,但她想深一层后觉得她和志光也不能永远偷偷摸摸地在一起的,所以她应承了志光,但条件是要志光和她正式结婚。

    志光心里虽然不愿意,但为了讨好玉珠、为了工厂的控制权,他只好和玉珠正式结婚。

    他们在婚后不用再在工厂里偷情了,两人可以名正言顺的留在家里面胡天胡帝,他们除了在自己的睡房里大战之外,更把客厅的沙发、饭台、浴室、厨房、甚至连露台也当作战场。更离谱的是他们一想做爱便会立刻就地开战,根本不理佩丝会否看到。

    佩丝因为不想眼冤,所以平时一回家便躲入自己睡房。但有一晚佩丝在睡房内埋头做功课时听到一阵拍门声,她打开房门一看,吓然见到一对全身赤裸的男女,这对男女竟然就是玉珠和志光。

    “阿女,”玉珠不知羞耻地对佩丝说:“你爸爸说没试过在你的睡房里和我做爱,我想你借睡房给我们玩一晚。”她不理佩丝是否愿意,说完后便和志光一起走上佩丝的睡床。

    “她不是我的爸爸,”佩丝指着志光怒道:“我只有一个爸爸,他叫做倪国明!”

    “随便你怎样叫我,”志光道:“你不想叫我做爸爸的话可以叫我做阿叔,总之我就是你妈妈的老公。今晚我们已决定在这里做爱,你想看的话就乖乖地坐在一旁不要出声,不想看的话就立刻出去。”

    “你……你们……”佩丝想不到他们是这么无耻的,一怒之下便跑到街上。

    她一口气跑到街上的公园,她从裤袋取出银包,里面放有爸爸的遗照,她一见到这照片上国明的亲切笑容时,眼泪便立刻从双眼流出来。

    “爸爸……”佩丝对着国明的遗照哭道:“你以前对阿妈那么好,但她竟然对你一点感情也没有,你死了才不过几个月,她便跟了第二个男人,她真是水性扬花,爸爸你放心,我一定帮你出一口气的!”

    出气!佩丝一想到这里便立刻把眼泪抹掉,她想了又想,既然她妈妈对爸爸不忠,最好的报复方法就是要妈妈的奸夫也对她不忠。但怎样才可以另到志光去搞其他女人呢?佩丝绞尽脑汁,最后认为志光对她阿妈也很好,如果要他变心,除非有女人主动向他投怀送抱,不过这个女人又到哪里找呢?这时她脑海里突然涌现一度灵光,她想到一个很大胆的念头,她要自己去色诱志光。

    这虽然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但佩丝感到很犹疑,因为她要牺牲一件无价之宝才可以用这方法替爸爸出一口气,这件无价之宝就是她的处女膜!佩丝一向都很重视自己的初夜,自从她长大后明白到什么是处女时已梦想着将来结婚时,在洞房之夜将宝贵的初夜送给未来的丈夫。不过当她低头望见爸爸的遗照时,她下定决心要亲手把这个梦想打碎。

    办法是想到了,但如何进行呢?佩丝一边想一边走回家里。当她返回家时,志光和玉珠的大战已经结束,他们在佩丝的床睡着了,佩丝唯有到玉珠的睡房过夜。佩丝打开玉珠的衣框想找套睡衣替换,但衣框内的睡衣全部都是既性感又暴露的睡袍,她根本不敢穿上,她只好和衣而睡。

    但佩丝无法入睡,整晚在想着色诱志光的办法,她向妈妈的衣柜望了一眼,她想到志光既然喜欢看玉珠穿这些性感睡袍,她便想到自己也可以买一套这样的睡袍,然后等玉珠不在家时去色诱志光。但这种睡袍的价钱也不便宜,身为学生的她又怎会有多余钱去买呢?

    她思前想后,终于想到既然连最宝贵的初夜都可以牺牲,其他的更加显得不重要。所以在第二天一早就找个锤仔把她的猪仔扑满敲碎,买了一件比起玉珠衣柜里的睡袍更加性感的睡袍。

    睡袍已准备好了,佩丝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静心等候机会。

    她等了个几月,终于时机来临了,玉珠约了一班太太团去旅行,一去就去十几日,到时家里就只会剩下她和志光。在玉珠出发当晚,佩丝一早就返回自己的睡房换上那套性感的睡袍。由于这件睡袍实在太过暴露了,佩丝买它时也不敢试穿,今次她还是第一次穿上这睡袍,当她望着镜子时也被镜中的自己吓了一跳。

    睡袍的是细肩带低胸连身式设计,上半段全是疏孔的通花,这些通花大得可以让姆指穿过,佩丝那两点细小的乳头全全完完地暴露出来。至于睡袍的下半段则是用极之透明的薄纱所做,虽然这套睡袍还配有一条用同样质料所做的内裤,但这两层薄如蝉翼的轻纱完全没有遮闭身体的作用,佩丝不单止可以从镜中看到在睡袍和内裤里面的稀疏耻毛,就连在双脚尽头处的一条罅隙也清楚可见。

    佩丝望着镜中的自己,她越看就越觉害怕,她实在不敢穿着这套睡袍去见志光,她想放弃色诱志光的计划,但当她打开衣柜找普通衫裤替换时,突然有一个相架从衣柜里跌出来,这个相架险些打中佩丝,而相架中的照片竟然就是国明的遗照。

    “爸爸……”佩丝以为这是国明显灵怪责她胆小,她望着国明的遗照哭道:“你放心吧,我是你的孝顺女,我一定会帮你出这一口气的。”

    这时睡房外传来一阵铁闸声,佩丝知道是志光下班回来了,于是依照计划拉开一罐啤酒,她喝了几口啤酒,又涂了些啤酒在身上,把自己弄得满身酒气,她将剩下的啤酒从窗口倒落街后把空罐收藏好,她再望了国明的遗照一眼,深呼吸了一口气,便打开睡房门跌跌撞撞的行出客厅,最后跌倒在沙发上。

    “噢……阿叔你……回来了……”佩丝扮醉说:“我……刚才在同学的生日会里饮……饮了一些啤酒,现在好……好头痛,你有头痛药吗?”

    “傻女!喝过酒之后是不可以食药的,这会中毒的啊!”志光一见佩丝一身暴露的睡袍,就立刻被她吸引着了,心里也想玩一玩这个便宜女,于是心怀不轨地说:“不如我帮你按摩一下吧!”

    佩丝见到志光用一对色迷迷的眼光望着她时,她的脸立刻羞得红起来,但她知道志光已经上钓了,所以她不能退缩,她向志光轻轻点头,表示要志光替她按摩。

    志光伸出手指按在佩丝的太阳穴上,一边按摩一边问:“是否舒服些?”

    佩丝不敢答他,只是轻轻点了一下头。

    “在这里按摩不顺手,”志光见佩丝全无戒心,于是放胆地说:“不如我抱你入房,再帮你按摩。”

    佩丝心中虽然很害怕,但为了替爸爸出气,她没有反对,任由志光把她抱到他和玉珠的睡床上。志光让佩丝坐在床边,他爬到床上从佩丝身后伸手替她按摸摩太阳穴,但志光按不了几下便把手慢慢向下移,变为替佩丝按摩肩头。

    “这舒服吗?”志光试探佩丝的反应说:“我不如帮你松开你肩头的吊带,这会舒服一点的。”

    “嗯……”

    志光见她不反对,他立刻把佩丝双肩上的吊带向外拉,吊带顺着手臂向下滑落,但睡袍却没有因此而跌下来,原来佩丝因为太紧张,乳头发硬凸了起来,两粒乳头从睡袍的通花处凸了出来把睡袍吊在胸前。

    志光虽然是床上高手,但也从未试过有这种情况出现,他好想立刻把睡袍拉低,但又怕这样做会太过明目张胆,使佩丝惊醒过来,一时间他也不知应该怎样做。

    至于佩丝,她亦没预计到睡袍会被乳头挂起,她也很心急想把腄袍拉低,于是她便扮作抓痒,伸手在胸前抓了几下,睡袍终于跌下来了。这时志光恨不得立刻伸手去去下佩丝的乳房,但他不想操之过急而误事,只好强行压制自己的欲火继续替佩丝按摩,不过却又趁佩丝不在意时把佩丝的手从睡袍的吊带里抽出来。

    佩丝现在已经十分害羞,但她为了替爸爸出口气,她唯有乖乖地坐在床上任由志光鱼肉,除此之外,她就只可以闭上眼,等待志光再进一步的行动。

    志光见佩丝闭上眼,他以为佩丝已经醉得睡着了,但他也不敢肯定,他轻轻叫了佩丝两声,但佩丝全无反应,他便大胆起来,把佩丝扶低,让她躺在床上,他的手立刻按在佩丝的乳房上。这两团肉志光几个月前在国明丧礼当晚曾经摸过了,不过现在正是佩丝的发育时期,她的乳房在短短几个月内起了好大的变化,由两个柠檬变为两个鲜橙,志光估计她的胸围起码有三十三吋,以一个十八岁的女孩来说,她己经算是个小波霸了。

    起初志光只敢轻轻力搓佩丝的乳房,不过他见佩丝没有任何动静,他便开始用力搓下去,把她的乳房当作两团面粉般又搓又挤,好像要从她的乳房中挤出鲜奶,但这是没有可能的,因为佩丝根本是个未经人道的处女,就算志光把手中的乳房搓至扭曲变形,也不可能挤出半滴奶汁来,所以他也放弃了。他把目标转移到佩丝的下身,他把佩丝的睡袍下半段揭起,然后用卷猪肠粉的手法把那条薄得透明的内裤卷低。

    志光好像法医官验尸一样把佩丝由头到脚细看一遍,佩丝虽然年纪轻轻,但却从玉珠身上遗传了一副很好的身材。不过遗传是没有百份之百的,两母女虽然同样拥有一对大奶,但上面的乳头却完全不同,佩丝的乳头就只有小指头般细,粉红色的,和玉珠那又大又深色的乳头相差好远。

    而两母女最大的分别就是她们的耻毛,玉珠的耻毛十分浓密,那堆乱草的覆盖范围大到一只手都也盖不了,但佩丝的下体就只有一串生得好整齐的耻毛,只需用一只手指就可以把她的耻毛完全遮盖。耻毛之下就是一条由两块厚肉所组成的罅隙,这条罅隙虽然没有被耻毛遮掩,但却是紧闭着的,根本看不到罅隙内的风光,志光唯有用手指把这神秘的罅隙张开。

    厚肉内的嫩肉十分娇美,和乳头一样也是粉红色的,当志光想进一步把手指插入去时,佩丝突然转过身,趴在床上,志光吓得立刻把手缩回。

    原来佩丝因为感到极度羞耻,她不想志光继续研究她的神秘罅隙,于是假扮熟睡后翻身,把自己的三点重要部位埋在床上,除此之外,她也想趁这机会把强忍多时的眼泪印在床单之上。

    不过她这样做,却令志光有时间脱去他身上的衫裤,他除衫时也不忘望者佩丝,他发现了佩丝的第四点重要部位,这一点就是她股缝之中那个有如一朵雏菊的屁眼。志光一脱光衫裤便伸出手指去摸这一朵雏菊,他摸了一会,手指顺着她的股缝向下摸去,终于又返回她的罅隙了,他把佩丝的双脚分开,再次把她的罅隙张开,他一看见那粉红色的嫩肉,他的肉棒立刻硬起来。

    他已经好心急了,他不顾会否把佩丝弄醒,捉着她的双脚把她的屁股拉到床边,然后一手扶着肉棒一手抱起她的屁股,挥动肉棒一分一吋向她的罅隙进攻。

    佩丝感到像被撕开似的,她痛得想张开口大叫,但她知道自己一叫便会被识破,唯有咬着床单拚命死忍。

    志光几经辛苦才可以把肉棒完全插入,佩丝的罅隙十分狭窄,他垂头一看,只见一条血痕从罅隙中流出来,鲜血顺着佩丝的大体腿一直向下流。志光十分开心,这是他第一次为处女破身,每一下的抽插,那狭窄的罅隙都把他的肉棒夹得十分舒服。

    由于佩丝心里只想替爸爸出一口气,根本没有半点欲火,加上志光事前又没有认真地爱摸过她,所以她的罅隙内连一滴甘露也没有,况且她又是个未经人道的处女,志光的肉棒把她抽插得痛不欲生,她终于抵受不了从罅隙传来的剧痛而晕倒了。

    但志光没有留意到佩丝晕了,因为他一直都以为佩丝醉了,所以他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直到抽插了几百下之后才打了一个冷震,一泡精液喷出来把佩丝的子宫注满。
    志光趴在佩丝背上休息了一会之后才躺回床上,他也把佩丝拉到身边,让她好好地躺在床上,他点了一支烟,一边吸烟一边在回味刚才神仙般的享受,他望着身边赤裸的佩丝,不知不觉便想到玉珠了。

    佩丝和她妈妈相比,分别之大就好似高级妓女和庙街的老鸡一样。虽然玉珠的身材还保持得很好,但她始终是一个已年过三十的女人,她的肌肤开始失去弹性,变得粗糙,加上她曾经生育,小穴有些松弛。佩丝却有的是青春,十八岁的她拥有一身嫩滑的皮肤,至于她的罅隙更迫窄得差点不能容纳一枝普通尺码的肉棒,因只经过刚才一战之后,志光好想把佩丝骗上手,使他有多个泄欲的选择,所以他在吸烟之余,心里正在构思一段谎话。

    从志光的口鼻里喷出来的烟慢慢飘向佩丝,她随即被难闻的烟味呛醒,她一见到自己一丝不挂的躺在志光的身旁,她立刻想拉过身边的一张被来遮蔽身体,但她一动身,一阵火辣辣的剌痛却从她的罅隙传来,她忍不住“啊”一声叫了出来。

    “佩丝……”志光把刚才想到的一篇大话讲出来:“是我错,我实在不应该趁你饮醉酒时把你……但我控制不了自己,因为我一直都很喜欢你的,你不要怪我!”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